收录的翻刻宋本,中文字讹误例释

来源:http://www.takasugifarm.com 作者:典籍 人气:181 发布时间:2019-10-28
摘要:今天所说“宋本伤寒论”,指明代赵开美据北宋元祐三年(1088年)小字本《伤寒论》翻刻之本,底本已亡。赵开美《仲景全书》收书四部,依次是:《宋本伤寒论》、成无己《注解伤寒论

今天所说“宋本伤寒论”,指明代赵开美据北宋元祐三年(1088年)小字本《伤寒论》翻刻之本,底本已亡。赵开美《仲景全书》收书四部,依次是:《宋本伤寒论》、成无己《注解伤寒论》、宋云公《伤寒类证》及《金匮要略》。刻讫于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己亥,开美于此年三月写成《刻仲景全书序》。《仲景全书》今世仅存五部:中国医科大学、台湾故宫博物院、中国中医科学院、上海中医药大学、上海图书馆各藏一部,皆校读之、拍摄之(书影)、笔录之,发现此五部有初刻本、修刻本之别。中国中医科学院、上海中医药大学、上海图书馆三家所藏为初刻本,有十几个讹字;台湾故宫博物院、中国医科大学所藏为修刻本,将初刻本讹字剜掉补以正字,显示赵开美追求完美、认真负责的校书精神,惜改误未尽。

赵开美(1563-1624)《仲景全书》收录的翻刻宋本《伤寒论》有增补之文,今以台湾故宫宋本《伤寒论》为底本,检其增补而说之。 清叶德辉(1864-1927)。字焕彬,号鄎园,光绪十八年进士。《书林清话》引明嘉靖十一年十二月刻书牒文云:“严督务要照式翻刻,县仍选委师生对同,方许刷卖。书尾就刻匠户姓名查考,再不许故违官式,另自改刊。如有违谬,拿问重罪。追版剗毁,决不轻贷。”叶德辉云:“足见明时法制之严,刻书之慎,而建宁匠人之盛。自宋以来至明五六百年,流风不坠。观于此牒,亦可想其专精雕镂矣。”私人刻书,多为射利,刻书好增补文字,改变书名,割裂卷数,掺杂己注等等,时称“明人刻书而书亡”。叶德辉说:“吾尝言明人好刻书,而最不知刻书”,“朱明一朝刻书,非仿宋刻本,往往掺杂己注,或窜乱原文”。明万历二十七年赵开美刻《仲景全书》虽为私人刊刻,但出于著名藏书家赵开美手,聘请当时著名刻工赵应期独立雕镂,故《仲景全书》中之宋版《伤寒论》堪称善本。然细览穷究赵开美翻刻宋版《伤寒论》,为时俗所染,亦有增补文字之处。举证如下。 1.增《医林列传》。《列传》凡三人:张机、王叔和、成无己。成无己传云:“成无己,聊摄人,家世儒医,性识明敏,记问该博,撰述《伤寒》,义皆前人所未经道者。指在定体分形析证,其同而异者明之,似是而非者辨之。古今言《伤寒》者,祖张仲景,但因其证而用之,初未有发明其意义。成无己博极研精,深造自得,本《难》《素》《灵枢》诸书,以发明其奥;因仲景方论,以辨析其理。极表里虚实阴阳生死之说,究药病轻重去取加减之意,真得长沙公之旨趣。所著伤寒论十卷、明理论三卷、论方一卷,大行于世。”凡161字。“初未有发明其意义”句前,系综合南宋绍兴十四年严器之《注解伤寒论序》而成;“古今言伤寒者”至“究药病轻重去取加减之意”系抄录南宋开禧元年张孝忠《伤寒明理论·跋》而成。北宋校正医书局校订完《伤寒论》,时在北宋治平二年,《成无己传》及《张机传》《王叔和传》非出自校正医书局,而出于其后。 2.《仲景全书目录》下增“翻刻宋版伤寒论全文”九字。宋本无此九字。且赵开美《刻仲景全书序》云:“予曩固知成注非全文,既得是书,不啻拱璧,转卷间而后知成之荒也,因复并刻之”,序已言翻刻宋本,增此九字,不符翻刻原则矣。 3.卷一至卷十皆增“宋林億校正 明赵开美校刻 沈琳仝校”十五字。北宋主校《伤寒论》者为孙奇。《伤寒论序》云:“国家诏儒臣校正医书,臣奇续被其选,以为百病之急,无急于伤寒,今先校定张仲景《伤寒论》十卷”。所谓“续被其选”,谓《金匮要略》《金匮玉函经》校订皆出孙奇手。《金匮要略方论序》:“国家诏儒臣校订医书,臣奇先校订《伤寒论》,次校订《金匮玉函经》,今又校成此书”,观《伤寒论序》《金匮要略方论序》,此两书校订成于孙奇,序文亦为孙奇所写,若独题“宋林億校正”五字,与史实不合,知“宋林億校正”五字为赵开美增补也。又,赵开美本《金匮要略》载元邓珍序,赵本以邓珍本为底本,邓本书名原作《新编金匮方论》,为北宋校正医书局原名,北宋绍圣三年开雕行世,见叶德辉《书林清话》卷二《刻板有禁例始于宋人》载开雕牒文。附说于此。赵本删“新编”二字改称《金匮要略方论》,沿用至今。这些事实反应赵开美翻刻《伤寒论》《金匮要略》《伤寒论校注》皆有改动底本之处,明人刻书陋习也。 4.增木印牌记。卷四末页增“世让堂翻刻宋版赵氏家藏印”木印牌记十二字,卷五至卷十末页增“世譲堂翻宋版”木印牌记,卷十最末一行增“长洲赵应期独刻”七字。这些木印牌记对考证赵开美所用底本有价值,但作为翻刻作品不可增入。 5.增《伤寒论后序》。全文如下: 伤寒论后序 夫治伤寒之法,历观诸家方书,得仲景之多者,惟孙思邈,犹曰:“见大医疗伤寒,惟大青知母等诸冷物投之,极与仲景本意相反”,又曰:“寻方之大意,不过三种,一则桂枝,二则麻黄,三则青龙。凡疗伤寒,不出之也。”呜呼,是未知方之深者也。奈何仲景之意,治病发于阳者,以桂枝、生姜、大枣之类;发于阴者,以干姜、甘草、附子之类,非谓全用温热药?盖取《素问》辛甘之说。且风与寒,非辛甘不能发散之也。而又中风自汗用桂枝,伤寒无汗用麻黄,中风见寒脉、伤寒见风脉用青龙。若不知此,欲治伤寒者,是未得其门矣。然则此之三方,春冬所宜用之,若夏秋之时,病多中暍,当行白虎也。故《阴阳大论》云:“脉盛身寒,得之伤寒;脉虚身热,得之伤暑。”又云:“五月六月,阳气已盛,为寒所折,病热则重。”《别论》云:“太阳中热,暍是也。其人汗出恶寒,身热而渴,白虎主之。”若误服桂枝、麻黄辈,未有不黄发斑出,脱血而生者。此古人所未至,故附于卷之末云。 《伤寒论后序》凡406字,这是一篇以《内经》理论批驳孙思邈治疗伤寒不出桂枝、麻黄、青龙三方论文,与书前林億等《伤寒论序》和《伤寒论》校订本全书完全不相关涉的议论,为赵开美增补绝无疑义。撰文者不详,或沈琳乎? 上述所增,皆为赘文,有伤北宋底本,不符“翻刻”之名。前人鲜有论及,今简说之。 行文至此,忽然想到,杨守敬剪贴的“宋本伤寒论”将“宋林億校正明赵开美校刻 沈琳仝校”十五字剪掉,他从版本学角度发现此十五字为赵开美增入乃剪除之。日本枫山秘府所藏《仲景全书·伤寒论》坊刻本删掉卷四至卷十木印牌记、删掉《伤寒论后记》,也因发现这些文字为赵开美增入而删之。(钱超尘 北京中医药大学)

图片 1

以台湾故宫博物院所藏《宋本伤寒论》为底本,以《脉经》《金匮玉函经》《唐本伤寒论》(又称《孙思邈本伤寒论》)《注解伤寒论》为校本,对底本逐字校读,发现修刻本有两类讹误:一是讹字、衍字、脱字类,二是误增文字类。举例如下。

在所有中医文献中,惟《伤寒论》版本传承最为繁紊歧互,错节盘根,读章太炎《伤寒论单论本题辞》(《章太炎全集》第八集),迷茫顿解,得版本传承之枢要。太炎先生饱读医书,最长《伤寒》,云:“信乎,稽古之士,宜得善本而读之也。《千金翼方》所录《论》文太阳篇,则孙氏以己意编次,诚不如本书善。检其文字,今作‘鞕’者,皆作‘坚’,‘固瘕’亦作‘坚瘕’。盖孙氏所据为梁本,继冲所献亿等所校者为隋本,故一不避隋讳,一避隋讳也。”梁阮孝绪《七录》着录之《辨伤寒》十卷,上承六朝传本,下启隋唐传本,本人得此启示,而成《伤寒论》版本传承一览表。

讹字衍字脱字类

图片 2

宋本卷五《辨阳明病》子目第四十三方:“伤寒身黄发热,栀子蘖皮汤主之。”句中“蘖”(nie)字误,当作“蘗”。我国所藏《宋本伤寒论》原刻凡五部:台湾故宫博物院一部、中国医科大学一部、中国中医科学院一部、上海中医药大学一部、上海图书馆一部。上述五部皆讹为“蘖”。1856年日本安政本《伤寒论》改为“蘗”。“蘖”是子目出现的讹字,正文第261条作“蘗”,不误。

现在流行的《宋本伤寒论》,不是北宋校正医书局于治平二年奉旨刊行的大字本《伤寒论》,也不是北宋元祐三年奉旨刊行的小字本《伤寒论》,而是明万历二十七年江苏常熟着名藏书家赵开美(1563—1624年)以仅存的一部小字本《伤寒论》为底本翻刻者,接近原貌,赵氏命名为《宋板伤寒论》,底本不久亡佚。今称之《宋本伤寒论》是明赵开美翻宋本,有些文献专家称“赵开美本”更能体现该本时代性和版本特征。

宋本卷五第215条及卷九《辨可下》重出之条“胃中有燥屎五六枚”。《脉经》卷七《病可下证第七》无“胃中”二字。《金匮玉函经》卷三《辨阳明病形证治第五》、孙思邈《千金翼方》卷九《阳明病状第八》皆无“胃中”二字,是“胃中”二字宋本误衍也。误衍“胃中”二字,诟病攻击中医者据为口实。

图片 3

《宋本伤寒论》203条衍“小便”二字:“当问其小便日几行,若本小便日三四行,今日再行”,考《脉经》卷七《病发汗以后证第三》、《金匮玉函经》卷三同条、孙思邈本《阳明病状第八》均作“若本日三四行”,“日”字上均无“小便”二字。是宋本误衍“小便”二字也。

赵开美本之文脉直通王叔和《张仲景方》,见表所示。从《张仲景方》至赵开美翻宋本,中间相隔一千三百余年, 出现多种钞本,文本演变曲折复杂。东晋末刘宋初《小品方》作者陈延之云,他据《辨伤寒》《杂病方》撰写《小品方》。梁代阮孝绪《七录》着录之《辨伤寒》十卷向后传承分为两歧,一为避“坚”为“鞕”或“固”(“坚瘕”改为“固瘕”)者,史称隋本;一为《千金翼方》卷九卷十收载的《伤寒论》,不避隋讳,史称梁本。隋本下传至五代十国荆南国,末帝高继冲进献北宋朝廷,时在北宋开宝中,北宋嘉祐年间选为校定之底本,治平二年刊刻为大字本。大字本售价高,携带不便,元祐三年改刊为小字本,明万历二十七年赵开美据为底本翻刻之,为《伤寒论》之流传奠定基础。赵氏存亡继绝之功至为宏伟!后世重隋本系统,轻梁本系统。

宋本第22条“若微寒者,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主之”,此条见《金匮玉函经》卷二,又见成无己本同条,“微”字下均有“恶”字,是也。观所用方药,尤知脱“恶”字。

图片 4

妄增文字类

赵开美本《伤寒论》今存五部,见下表所示,有初刻、本修刻本之别。初刻本有少许讹字,如:《平脉》“若见损脉来至,为难治”,初刻本小注“肾谓所胜脾”,不辞,修刻本改为“肾为脾所胜”,是。《辨痉湿暍》初刻本“问曰:风湿相抟,一身尽疼,病法当汗出而解”,修刻本“疼”下补“痛”字,删“病”字。是。初刻本之“病”字为“痛”字之讹,句读亦误。第12条服法初刻本作“不可令如水流离”,修刻本改“离”为“漓”,义长。第93条末句初刻本作“得里和,然后复下之”,修刻本将“得里和”改为“里未和”,是。修刻本改正初刻本讹字之处不多,基本如上所述四条。

妄增《医林列传》。北宋治平二年(1065年)大字本、元祐三年(1088年)小字本《伤寒论》均无《医林列传》。赵开美本《伤寒论》之《医林列传》为赵开美妄增。此三传皆掇合旧文而成。如《成无己传》,缀合南宋绍兴十四年(1144年)《注解伤寒论》严器之序及南宋开禧元年(1205年)张孝忠《伤寒明理论跋》而成。《张机传》《王叔和传》亦同此类。

赵开美本有讹字。如《平脉》“设令向壁卧,闻师到,不惊起而盻视”,“盻”《说文》训为“恨视也”,带着仇恨目光看人曰“盻”。医患无宿怨,不应出此目光。“盻”乃“眄”之讹。“眄”,斜视也,符合句义。古书“盻”“眄”经常互讹。

妄增“宋林億校正,明赵开美校刻,沈琳仝校”15字,置于每卷首页。《伤寒论序》: “国家诏儒臣校正医书,臣奇续被其选,以为百病之急,无急于伤寒,今先校定张仲景《伤寒论》十卷”,是《伤寒论》之校成出于孙奇也。《金匮玉函经》《金匮要略》之校成亦出于孙奇,观两书序可知。若书“宋林億校正”,则有悖历史事实。今存之元代刊刻的成无己《注解伤寒论》(孤本)以北宋本《伤寒论》为底本,每卷首页均无“宋林億校正”字样,则此五字为赵开美妄增无疑也。“明赵开美校刻 沈琳仝校校”十字为赵开美妄增,断无疑义。明人刻书,每擅自增加文字。清叶德辉《书林清话》云:“吾尝言明人好刻书,而最不知刻书。朱明一朝刻书,非仿宋刻本,往往掺杂己注,或窜乱原文。”赵开美是著名藏书家,为习俗所染,亦增补文字,惜哉!

第38条“筋惕肉瞤”之“惕”乃“愓”之讹。《注解伤寒论》元刻本及明赵开美校定本均作“愓”。“惕”义为敬,无动义。“愓”,动也。古医书“愓”“惕”经常互混。如《灵枢·经脉》“气不足则善恐,心惕惕如人将捕之”,“惕惕”亦为“愓愓”之讹。

增木印牌记。《宋本伤寒论》原刻本卷四末增“世譲堂翻刻宋版赵氏家藏印”木印牌记12字,卷五至卷十末页增“世譲堂翻宋版”木印牌记6字,卷十最末一行增“长州赵应期独刻”7字。这些牌记对于考察版本来源及刻工颇有价值,但作为翻刻本《伤寒论》则不当有此增文也。

215条“胃中必有燥屎五六枚”, “胃中”二字衍。《金匮玉函经》卷三第五、《脉经》卷七第七、孙思邈本《伤寒论·阳明病状》均无“胃中”二字。217条“汗出谵语者,以有燥屎在胃中”,238条“胃中有燥屎者,可攻”,句中胃中有燥屎句皆为衍文,需对照《脉经》《金匮玉函经》《孙思邈本伤寒论》《注解伤寒论》相关诸书校读赵开美本。

据考,赵开美本《伤寒论》存在讹字增文凡40处,存在这些缺点的原因,不是赵开美校雠粗糙,从中反映出来的是校书之艰难不易。赵开美校书认真负责,留下《伤寒论》初刻本、修刻本就是明证。他对校书认真负责的态度,在钱曾《读书敏求记》中清常道人所作之跋中有所体现,云:“岁己亥(1599年),览吴琯刻《古今逸史》中《洛阳伽蓝记》,读未数字,辄龃龉不可句。因购得陈锡玄、秦西岩、顾宁宇、孙兰公4家抄本,改其讹者488字,增其脱者320字。丙午(1606年)又得旧刻本,校于燕山龙骧邸中,复改正50余字。凡历8载,始为完书。”钱曾所说虽是赵开美校雠《洛阳伽蓝记》的故事,但这种校书精神,应该是一以贯之的。

北京中医药大学刘渡舟教授于20世纪80年代承担原卫生部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指定校注《宋本伤寒论》任务,以国家图书馆所藏《伤寒论》修刻本之缩微胶卷为底本校注之,这是以国家名义校注《宋本伤寒论》之始。北宋刊行《伤寒论》白文本,新中国以《宋本伤寒论》为底本校注之,古今遥相辉映,在《伤寒论》版本史上,具有重要意义。 (钱超尘 北京中医药大学)

如需参与古籍相关交流,请回复公众号消息:群聊

本文由美高梅4858mgm发布于典籍,转载请注明出处:收录的翻刻宋本,中文字讹误例释

关键词:

上一篇:中成药剂型分类,中药制剂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