旴江医学,旴江医学流派

来源:http://www.takasugifarm.com 作者:典籍 人气:93 发布时间:2019-10-30
摘要:旴江医学,起于西汉,源远流长,名医代出,学术繁盛,已经跨过2 000余年光阴。据考证旴江干支流涉及的16 个县市有医家963人、医籍684种,江西古代十大名医中有八人出自旴江流域,

旴江医学,起于西汉,源远流长,名医代出,学术繁盛,已经跨过2 000 余年光阴。据考证旴江干支流涉及的16 个县市有医家963 人、医籍684种,江西古代十大名医中有八人出自旴江流域,影响深远,流传海内外,在中国医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开栏的话:旴江医学在中国医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对中医药学发展以及对日本、朝鲜等国传统医药发展均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堪与安徽省“新安医学”、江苏省“孟河医学”、广东省“岭南医学”相媲美。自本期开始,将从不同角度介绍旴江医学的学术特点与成就,促使旴江医学的传播与发扬。

2015年12月10日,中国中医科学院屠呦呦研究员因开创性地从中草药中分离出青蒿素应用于疟疾治疗被授予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获奖证书。屠呦呦在随后的演讲中提及:“当年我面临研究困境时,又重新温习中医古籍,进一步思考东晋葛洪《肘后备急方》有关‘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的截疟记载。这使我联想到提取过程可能需要避免高温,由此改用低沸点溶剂的提取方法……”中国古代医学的智慧给予了她最关键的引导和启示。《江西省科学技术志》记载:“葛玄及其侄孙葛洪先后踏足江西南城的麻姑山和樟树的阁皂山,致力于炼丹、采药,传医治病……张陵、丁令威、葛玄、葛洪在江西采药炼丹,开江西药业之先河。”抚州南城居旴江上游,樟树居旴江下游,都是旴江文化的重要发源地。作为道教灵宝派的创始人,葛玄及其侄孙葛洪长期在旴江流域布道传医、采药制药、整理医药方术,悄悄埋下了“江西中医药”的种子,自此,蔚为奇观的旴江医学和江西药帮开始了长达两千余年的历史传承和发展壮大,为后世留下了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中医药宝库。旴江,现名抚河,源出于抚州广昌,经黎川、南丰、南城、临川、进贤、丰城、新建、南昌等地,西入赣江,北入鄱阳湖。浩浩江水,千百年来静静流淌在赣鄱大地,浇灌着丰饶的赣抚平原,养育了两岸一代又一代江西儿女。这是一条注定要书写历史的长河。自古,旴江流域文风鼎盛、名人辈出,历代文人学士,宛如繁星灿烂,指不胜屈。唐宋八大家的王安石、曾巩,“宰相词人”晏殊,南宋思想家陆九渊,元代理学家吴澄,明代戏曲家汤显祖等,皆出生于旴江流域,在历史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与“文化之邦”“才子之乡”的美誉相媲美,旴江还有“医学之乡”的盛名。妇产科大家陈自明,骨伤科、喉科专家危亦林,针灸大家席弘,脉学大家严三点,舌诊专家杜本,医林状元龚廷贤,擅治痨瘵专家龚居中,医学教育专家李梴,清初三大名医之一喻嘉言,临床专家谢星焕……自先秦始,旴江还哺育了数以千计、不胜枚举的岐黄翘楚,形成了屹立于杏林的医学群体,留下了卷叠浩繁的庞大医著。据江西中医药大学旴江医学研究会副会长、旴江医学传承人谢强教授多年潜心研究考证,旴江干支流涉及的16个县市有古代医家1012人、医籍703种,江西古代十大名医中,陈自明、危亦林、龚廷贤、龚居中、李梴、喻嘉言、黄宫绣、谢星焕等8人均出自旴江流域,在被公认的全国历代62家针灸学派中,旴江医家占其8家,樟树帮、建昌帮药业名誉天下,历代名医辈出,医药繁盛,学说纷呈,远播寰宇,传承至今,对我国中医药学发展影响深远,是我国古代最著名的地方医学流派之一。让我们一同走进旴江医学的千年历史,感触旴江医学在古今传承中的壮丽画面和蓬勃生机。【集千名岐黄医家之大成】旴江医史源远流长 名医成林谢强教授介绍,我国古代医学与儒释道文化相通,多以道学为体、儒学为魂、释学为用。追溯我国医学的发展历史,大致可以分为“道医”“儒医”“术医”几个阶段。溯源寻流,江西自古以来是中国宗教文化的一大中心,旴江流域及其周边是儒释道的主要发源地与传播地之一。旴江医学的缘起、发展、繁荣也正是循着江西宗教文化的轨迹,在绵延不绝的历代传承中,在深厚的江西人文底蕴的培育下,逐渐成长为我国地方医学的一朵奇葩,书写了我国传统医学的绚丽篇章。走进旴江腹地,龙虎山、麻姑山、阁皂山等宗教名胜风光旖旎、山清水秀、香火旺盛,每年都吸引着成千上万的游客和信众前来游览,是“江西风景独好”的闪亮名片。其实,早在汉晋时期,旴江流域就已是道教的兴盛之地,道教在旴江流域创立,以道传医,医道相济,旴江医学由此而兴起。道教灵宝派祖师葛玄在旴江流域南城麻姑山和樟树阁皂山等地修行40余年,撰《葛氏杂方》《神仙服食经》等;葛玄的侄孙葛洪传承衣钵,撰《抱朴子内篇》《肘后备急方》等。葛洪又将其学下传曾孙葛巢甫,葛氏三圣长期在旴江流域制药行医布道,受其影响,从事医药者纷起。至此,旴江医学和旴江药帮开始了驰誉中外数千年的繁盛不衰。佛家有言,“求官去长安,求佛到洪州”。唐朝,江西是佛教的重要发源地和传播地,医佛相济,佛以扬医,旴江医学因此得以进一步弘扬。禅宗重要创始人马祖道一长期在旴江流域的抚州、洪州、新建等地修行,建“丛林”,立“清规”,以医弘教,仁心惠众。受马祖的传化,后世有沈应善、慈济、释心斋、喻嘉言、释觉音、谢佩玉等20余位高僧佛医和居士名医,在旴江流域各地传医治病,撰写医著,流芳后世。如,南城谢佩玉是一名信佛居士,术高心慈,被南昌市民尊称为南昌名医“四大金刚一尊佛”之“一尊佛”。值得一提的是,民国南昌居士名医姚国美,带头募捐重建“佑民寺”,在寺中设中医门诊部为平民疗疾施药,在百姓心中威望甚高。他首先倡议并与江公铁、张佩宜、姚穉山等同仁一道创办“江西中医专门学校”,培养了一大批中医精英,如姚荷生、姚奇蔚、张海峰、万友生、孙书伟、杨卓寅、王家瑞等,后来均为江西中医界的中坚,为振兴江西中医事业做出了卓越贡献,也为今日江西中医药高等教育发展奠定了基础。进入宋元,旴江流域有书院近百所,儒学昌盛,儒医成群,旴江医学得以迅速发展。这里,人们竞相习医,施医济众,崇儒尚医之风沛然,出现了60余位医术精湛的儒医大家,撰有医籍50余种,名动天下,谱写了一幅璀璨的“儒人达医”群芳谱:临川陈自明,精妇、外、喉科,撰《妇人大全良方》被誉为“中国妇科奠基”之作,撰《外科精要》是国内最早明确“外科”名称,开外科疾病辨证施治之先河。黎民寿撰《辑方》《决脉精要》等,流传日本影响深远。严三点精脉诊,撰《脉法撮要》。南丰危亦林,精骨伤、喉、内、外等,著有《世医得效方》。临川席弘精针术,撰《席横家针灸书》,有“学者潜心宜熟读,席弘治病名最高”的美誉。清江杜本精舌诊,撰《敖氏伤寒金镜录》等。到了明清两代,政治中心南移,旴江医学这朵奇葩盎然绽放,翘楚辈出,大放异彩。据考证,明清时期有名医800余人、医籍400余种,出现了龚信、龚廷贤、李梴、涂绅、万全、王文谟、龚居中、喻嘉言、黄宫绣、谢星焕、陈当务等享誉全国的著名医药学家,著有《古今医鉴》《万病回春》《寿世保元》《医学入门》《红炉点雪》《本草求真》《谢映庐医案》《医门法律》等众多传世医著,发明创新不计其数,在海内外流传甚远,旴江医学进入全面繁盛时期。同时,随着医学的全面繁盛,旴江药业也应声全面繁荣。建昌、樟树及周边的南丰、丰城等地,药商云集,药材齐全、炮制精良,逐渐发展成为国内著名药帮——江西建昌帮和樟树帮,与“京帮”“川帮”并称为中国四大药帮。今日的樟树自古就被称为“南国药都”,樟树药材曾被钦定为皇宫用药。至今,还有“药不过樟树不灵,药不过建昌不成”的赞誉。据统计,两帮药业全盛时期,有药行300余家,医药名家100余人,药业遍及大江南北以及东南亚,影响至今。时事变迁,到了清末民国时期,中华大地战火纷飞,国势式微,民不聊生。而且,随着西学东渐,西医日益广泛,中医药遭到排斥,中医药发展日渐坎坷,旴江医学在动荡中日益衰落,发展一度停滞。到了近代,江西医药界姚国美、张佩宜、江镜清、谢双湖、谢佩玉、江公铁等一大批有志之士奋起努力,为推动旴江医学复兴发展竭尽所能;新中国成立后,涌现出李如里、许寿仁、杨志一、姚荷生、万友生、张海峰、傅再希、李元馨、姚奇蔚、杨卓寅、徐少廷、陈瑞春等一大批旴江名医,他们积累的学术经验都是中医药学的宝贵财富。上世纪80年代,江西中医药大学著名医史学家杨卓寅教授,在深入研究、多方论证的基础上,首次将旴江流域医学群体命名为“旴江医学”,开旴江医学研究的先河。近年来,江西中医药大学高度重视旴江医学的发掘、传承和弘扬,成立了旴江医学研究会,一大批老中青中医药学者积极投身于旴江医学的研究工作中,为旴江医学研究再次焕发蓬勃生机注入了强劲动力。【融千年赣鄱文化之精粹】旴江医文融会贯通 德文并茂人们常用“杏林满园”“誉满杏林”等成语来赞扬医生的高明医术和高尚医德。众所周知,“杏林”源于东汉道医董奉。《江西省宗教志》记载,董奉“赴豫章行医,久之,到庐山卜居……为人治病,药到病除,极为见效。”董奉施医,不收诊费,种杏即可,竟得10万余株,郁然成林,遗留“杏林”千古佳话。其实,“杏林”文化现象正是旴江医家仁心仁术、以德立世的一个缩影。江西中医药大学旴江医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旴江医学传承人何晓晖教授表示,道医“悬壶济世”,佛医“慈爱众生”,儒医“不为良相,便为良医”,“仁德”早已成为流淌在旴江医家身上的血脉,世代传承,为赣鄱文化注入了以“仁德”为魂的“旴江元素”。旴江南城谢氏医门就是其中的一个典范。史料记载,谢星焕六世业医,他在南城、金溪一带行医40余年,对因病求诊者,从不推辞,总是捧出一颗仁爱之心,尽心尽力救治,对贫苦之人不计报酬。谢家每年自制时令成药“金不换正气丸”,从端午至重阳布施于贫民,对无钱看病的贫苦患者一概不收酬金,受益者不计其数。临川陈自明看到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妇女倍受疾病折磨,摒弃“宁治十男子,不治一妇人”的陈年陋习,甘愿做一名为人们所不屑的“带下医”,救妇人无数。“仁德”一直是旴江医家必须恪守、明文规定的基本准则。金溪名医龚信在《古今医鉴》中设“明医箴”和“庸医箴”专篇,要求明医做到“心存仁义,博览群书,精通道艺,惟期博济,不炫虚名,不计其功,不谋其利,不论贫富”。金溪龚延贤总结《医家十要》,开宗明义提出医家要“存仁心,乃是良箴,博施济众,惠泽斯深”,主张“勿重利,当存仁义,贫富虽殊,药施无二”。何晓晖教授介绍,旴江医学得以广为传播和发扬,还与旴江医学医文并茂的特征密不可分。尤其是唐宋以来,儒医相通蔚成风气。史料记载的千余位旴江医家中大多出自儒门,如陈自明、龚信、龚廷贤、李梴、喻嘉言、黄宫绣、傅再希等均是先儒后医,少年攻读儒书,有扎实的文学功底,所以学养深厚,能著书立说,医文并茂。如,《寓意草》《得心集》《易氏医案》《医案偶存》等均为学验俱丰、文情并茂的医案上乘之作。在何晓晖教授的推荐下,笔者翻看了新建喻嘉言的《寓意草》,该医著采用笔记文学体裁,融医案与美文于一体,故事性、可读性很强。现摘取《论徐岳生将成痿痹之证》一文的某些段落:“徐岳生躯盛气充,昔年因食指微伤见血,以冷水濯之,遂至血凝不散……闻最后阳道尽缩,小水全无,乃肺金之气,先绝于上,所以致此。明明言之,而竟蹈之,奈何奈何!”此文讲述了患者因为误治将变成痿痹的故事,读起来朗朗上口,娓娓动听,医者的文学功底之深可见一斑。此外,记者发现,夹叙夹议,论证严密,逻辑性强,文章精辟,引喻譬类,引经据典,手法多样等诸多文学特点,几乎都能在《寓意草》中找到例证。南丰李梴的传世之作《医学入门》将医学融于诗词歌赋之中,是一本难得的文学佳作。金溪龚廷贤《万病回春》一书中同样采用了歌诀形式,简明扼要又朗朗上口,前文中的“医家十要”充分体现这一特色。我们再看,《寓意草》《得心集》《万病回春》《寿世保元》《古今医鉴》《红炉点雪》……这些旴江医著书名皆别具一格,文学色彩浓厚。在旴江流域中,戏曲与喉科的渊源非常引人瞩目,“东方莎士比亚”汤显祖的故乡就是旴江流域的临川。走进旴江流域,南丰傩舞、广昌“旴河戏”、宜黄腔都是流传广泛的声腔剧种,一曲“临川四梦”更是海内外声名远播、传世流芳。戏曲是讲究嗓音发声的综合艺术,演员在声音训练、演出及日常生活中都离不开嗓音保健与喉科病症的防治。旴江流域戏曲文化的鼎盛,离不开旴江喉科的保驾护航,也直接成就了旴江喉科的一枝独秀。经谢强教授查阅大量的地方志和史料考证,旴江喉科源于晋代,传衍不息,有擅长喉科的医家96人、医门31门,医家大多分布于明清时期,与地方戏曲繁荣密切相关。葛洪《肘后备急方》记有吹喉、嚼化、针灸等喉科治法及方药,是旴江喉科针药并治的独特临证风格的源起。南丰危亦林曾师从我国最早的喉科医生临川范叔清,撰《世医得效方·卷第十七·口齿兼咽喉科》,咽喉疾病最早得以冠名,改写了“喉科医生最早见于清代”的一般认知。清江聂杏元《咽喉说》是我国目前有史料记载的第一部喉科专著。谢强教授说,至今,旴江喉科传承人依旧存留不少辨治嗓音病症的独特经验和养嗓治喉验方,如艺人嗓音病症不仅辨嘶与哑,还须辨明声塌、声弱等10余种之不同,以及观音茶、乌梅茶等养嗓治喉症秘验方等。我们常说的“道地药材”中“道地”二字,最早见于汤显祖的《牡丹亭》。此外,旴江医学的发展、繁荣与海外传播,与旴江流域的雕版印书业密切相关。自古流传,“临川才子金溪书”,金溪县浒湾镇曾是明清时期全国雕版印刷业的中心之一,印书便利促进了本地医家著书立说和医学传播,如金溪一县,自明清以来有著名医家50余人,刊刻金溪本地医籍50余种,极大扩展了旴江医学的对外交流和影响。如,陈自明的《妇人良方大全》《外科精要》等在日本刊行,危亦林的《世医得效方》流传朝鲜、日本等,龚廷贤的《万病回春》被奉为日本后世派的经典。【蕴千年传承创新之生机】旴江医承薪火相传 福荫世人正如受《肘后备急方》启发,青蒿素被成功提取并被用于抗疟,拯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中国传统医学在传承与创新中焕发绚丽光芒。何晓晖教授表示,师古而不泥古,传承加以创新,一直是旴江文化的精髓,也是旴江医学最鲜明的特征。在旴江医家群体中,家传与师传相结合的现象非常突出。古代,如临川陈氏三代为医,南丰危氏五代名医,临川席氏十二代均以针灸为业,南城谢氏六世业医,金溪龚氏名医辈出等;当代,南昌以姚国美为代表的“姚门医派”,世代相传十三代,名医辈出,至今,江西中医药大学“姚荷生研究室”门诊部依旧人满为患;抚州以李圃孙为代表的“李门医派”,医术代代相承。另外,旴江医家擅于精研前人著作,从师多元,博采众长等特性为后人称赞。如,新建喻嘉言发挥《内经》精气学说,提出“大气论”“秋燥论”等新理论;深入学习研究《伤寒论》,创立“三纲鼎立”之说,独树一帜。临川陈自明遍游东南各地,集各家之长,成为一代妇科和外科名家。众多旴江医家还时刻秉持“仁德”的医学精神,打破“秘方不外传”的传统,纷纷著书立说,奉方献术,传承学术和经验。如,危亦林毫无保留地公开危氏家传的秘方,《世医得效方》载方3300余首,不仅保存了许多濒于失传的古代验方,又收载了危氏五世所积累的名医验方。龚廷贤年逾九十,行医六十余载,先后著书20余部,不断将自己临床积蓄的新鲜经验和方剂公开于世,对后世医学发展发挥了重要的推动作用。同时,旴江古代医家在医学理论和医疗技术的创新和发明,创造了10余项医学之最,在中国医学史和世界医学史写下了灿烂篇章。危亦林是我国古代杰出的骨伤科发明家,创造了诸多的骨伤治疗新技术。他所著《世医得效方》开创了正骨整复手法之先河,在“正骨兼金镞科”中详细介绍了肘、臂、腰、膝脱臼骨折的整复方法,其中悬吊复位法治疗脊柱骨折为世界之最早,比英国医生达维斯采用这一同样方法早了600年;架梯复位法整复肩关节脱位,也被认为较现代外科奠基人之一的巴累1572年采用的类似方法早了200多年。《世医得效方》记述应用草乌散全身麻醉进行正骨手术,是世界麻醉史上已知的最早全身麻醉的医学文献记载,危氏应用曼陀罗、草乌等进行全身麻醉,比日本外科医生华岗青州1805年使用曼陀罗做手术麻醉早了460多年。陈自明《妇人大全良方》总结了南宋前40余部医著中有关妇产科治疗经验,尤其在继承杨子建《十产》助产手法的基础上加以改进与创新,创立了对倒产、偏产、坐产、盘肠产等难产的有效处治方法。如所记述的臀位助产法是世界之最早的文献记载,“盘肠产”及其处治方法补充了《十产》之未备。陈氏在前人成就的基础上,结合自己临床经验以兔脑髓为主药佐以芳香药物制成“催生丹”,其催生效用冠于宋以前诸催生方之首。清江杜清碧撰《敖氏伤寒金镜录》,为我国现存最早的舌诊专著。金溪龚廷贤《万病回春》中的雄黄败毒散、杨梅疮秘方和《寿世保元》中的十全丹,是世界上率先应用砷剂治疗梅毒的文献记载。临川席弘的“席弘针法”、南丰李梴的“南丰针灸补泻”和“炼脐”灸法、金溪龚廷贤的“薰脐、蒸脐、温脐”灸法,清江黄石屏的“金针”“药灸”疗法等均是针灸技术的发明与创新。最为引人关注的是,据浙江中医药研究院陈永灿教授最新考证发现,中医认识和治疗疾病的基本原则——“辨证论治”,首见于清代抚州陈当务《证治要义》,此书对“辨证论治”的基本内涵作了具体而深刻的论述。时至今日,旴江医学的传承与创新精神依然闪耀在赣鄱大地,流淌在旴江当代医家身上,并不断推陈出新,为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健康服务。2016年1月8日,江西中医药大学陈日新教授团队完成的“热敏灸技术的创立及推广应用”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填补了江西中医学领域空白。热敏灸技术作为江西中医药大学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原始创新成果,是在继承传统艾灸疗法的基础上,创造出的腧穴热敏化艾灸新疗法。目前,热敏灸在造福世人的同时,也已成为江西中医药走向世界的闪亮名片。无创痛针灸术、五官飞针术也是旴江医学在当代传承创新的典范。江西中医药大学魏稼教授长期潜心于历代针灸学术流派的研究,曾对旴江医家葛洪、席弘、李梴、龚廷贤、龚居中、黄石屏等的灸疗和针法学术思想和临证特点进行了深入细致的整理和总结。魏稼教授在学习传承古人学术经验基础上,2008年提出“人体动静腧穴论”,发现“动穴”具有穴无定处、病无定穴的原生态特点,临床可针对具体病人病情的个体差异来寻找动穴,通过精确定位后,再实施针锋相对的“精确打击”,从而提高用穴针对性与命中机率,动穴理论将对开发动穴潜能、提高临床疗效乃至发展与重构俞穴理论,都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他在长期的针灸临床实践中创立的“无创痛针灸术”,不仅减少了病人疼痛,也提高了临床疗效,这是旴江医学技术创新的又一重要成果。五官飞针术是江西省名中医、旴江医学传承人谢强教授极为擅长的。其实,元代南丰危亦林不仅精于内、外、妇、儿、骨科,而且精通五官科,擅用针灸治疗五官科疾病。自危亦林以后,针灸治疗五官科相关疾病开始在旴江流域兴起,直到现在。青出于蓝胜于蓝,在传承旴江针灸治疗五官科疾病的基础上,谢强教授古为今用、推陈出新,首创了五官刺营微创针刀法、转移兴奋灶针灸法、聪耳窍八法、通鼻窍八法、利咽喉八法、特色针灸八法、谢氏龟式吐纳导引法等简易高效的实用技术,为众多五官科疾病患者带来了康复佳音,并在全国推广运用。他主编的《旴医谢强五官针灸传珍》已完稿出版,“旴江谢氏喉科针刀刺营微创疗法治疗肥厚性咽炎伴鼾症的临床研究”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立项,获资助经费120万元。位处旴江流域的江西中医药大学,始终把传承创新旴江医学作为己任,大力推动江西中医药文化不断发扬光大。成立了旴江医学研究会和江西文化研究会中医药文化研究分会,不断推动旴江医学研究出新成果、迈上新台阶;创办了国医堂、姚荷生研究室及一批国家级名老中医药专家传承工作室,大力开展旴江当代名医学术思想传承工作;建立了基于“樟树帮”和“建昌帮”技术的仿古中药炮制实训室,建设了以江西道地药材为主体的药用植物园、中药标本馆。2015年,该校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确定为全国首批两个国家级中药炮制技术传承基地之一;谢强教授领衔的“旴江医学”传承研究项目,被列入国家级中医药传统知识与技术挖掘示范研究项目。2016年2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江中集团江中药谷制造基地时指出:“中医药是中华民族的瑰宝,一定要保护好,发掘好,发展好,传承好。”历经两千余年的旴江医学,留下了极为丰厚的医学知识和技术财富,亟待我们进一步挖掘、研究和整理,我们有责任努力传承与弘扬,相信通过一代代人的不懈奋斗,旴江医学一定会继续发扬光大,为人类的健康事业做出新的贡献。

5月16日,《中国中医药报》以“旴江医学:薪火相传的国医瑰宝”为题专版报道了旴江医学研究情况,现将全文转载以飨广大师生:

因道教传道行医而兴起于汉唐

旴江医学,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名医辈出。旴江医学人物众多,据医学史和地方志记载,旴江流域各县有传略可考的医学人物有936人,医籍684种。江西历史上十大名医中,陈自明、危亦林、龚廷贤、龚居中、李梴、喻嘉言、黄宫绣、谢星焕等8人均为旴江流域的医家,他们的学术思想和治疗经验对后世中医药的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在被针灸史界公认的全国历代62家针灸学派中,旴江医家占8家,为针灸学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旴江医学:薪火相传的国医瑰宝

汉唐时,江西的旴江流域是中国道教的重要发源地,特有的山水形胜旖旎风光吸引着四方道家术士云集,依山傍水,结庐隐居,传道行医,如我国道教流派著名的四大天师中有张陵、葛玄、许逊三位均在旴江流域立坛布道传医,由此促进了旴江医学群体的兴起。据史志记载,早在西汉昭帝时有浮丘公及其王、郭二弟子,东汉有张陵、张衡、张鲁、张盛、葛玄,晋代有郑隐、葛洪、葛巢甫、许逊、张道龄,唐代有邓思瓘、邓延康、孙智谅、张恒、张慈正、张高、张谌、崔隐士、施肩吾、胡超僧等30 余位著名道医术士隐居旴江流域洪都西山、建昌麻姑山、樟树閤皂山以及金溪周边的龙虎山修行,炼丹制药,传医治病,闻名天下。

国务院《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指出:“系统继承中医药知识和经验是中医药发展创新的源泉和基础。”地方医学是我国中医药学宝库的重要组成部分,深入研究和大力传承“旴江医学”的学术思想和治疗经验,对于继承发扬宝贵的医药遗产,推动中医药事业发展,造福人类健康事业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张安然

西汉时,浮丘公与王、郭二弟子隐居旴江流域建昌麻姑山修行,立坛炼丹制药,传丹法及养生之术,开矿石入药的先河,亦开建昌制药先河,诚为建昌药业之始祖,后世发展为“建昌帮”。

兴起于汉唐

2015年12月10日,中国科学家屠呦呦因开创性地从中草药中分离出青蒿素应用于疟疾治疗被授予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获奖证书。屠呦呦在随后的演讲中提及:“当年我面临研究困境时,又重新温习中医古籍,进一步思考东晋葛洪《肘后备急方》有关‘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的截疟记载。这使我联想到提取过程可能需要避免高温,由此改用低沸点溶剂的提取方法……”中国古代医学的智慧给予了她最关键的引导和启示。

东汉时,张陵隐居旴江流域金溪周边的龙虎山和樟树閤皂山西坑挂壁峰修行30 余年,在閤皂山西坑挂壁峰筑“天师坛”,炼丹、制药、治病,撰《神仙得道灵药经》,开樟树医学及制药先河,诚为樟树药业之始祖,后世发展为“樟树帮”。

汉代,江西的旴江流域是中国道教的重要发源地之一,特有的山水形胜旖旎风光吸引着四方道家术士云集,依山傍水,结庐隐居,传道行医,促进了旴江医学群体的兴起。

《江西省科学技术志》记载:“葛玄及其侄孙葛洪先后踏足江西南城的麻姑山和樟树的阁皂山,致力于炼丹、采药,传医治病……张陵、丁令威、葛玄、葛洪在江西采药炼丹,开江西药业之先河。”抚州南城居旴江上游,樟树居旴江下游,都是旴江文化的重要发源地。作为道教灵宝派的创始人,葛玄及其侄孙葛洪长期在旴江流域布道传医、采药制药、整理医药方术,悄悄埋下了“江西中医药”的种子,自此,蔚为奇观的旴江医学和江西药帮开始了长达两千余年的历史传承和发展壮大,为后世留下了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中医药宝库。

东汉末三国时,葛玄隐居旴江流域南城麻姑山和樟树閤皂山等地修行40 余年,筑坛、创药苑、采药、制药、炼丹、行医、传医、传授丹术及中药炮制法,撰《葛氏杂方》《广陵吴普杂方》《神仙服食经》,受其影响,业医药者纷起,由此旴江医学兴起; 此后,其徒郑隐及侄孙葛洪传承葛玄之学,亦在旴江流域修行,布道行医。

据史志记载,西汉昭帝时有浮丘公和东汉有张陵、葛玄以及迄唐有郑隐、葛洪、许逊等30余位著名道医术士隐居旴江流域的洪都西山、建昌麻姑山和清江阁皂山修行,炼丹制药,传医治病,闻名天下。如武则天欲不老,诏新建道医胡超僧合长寿药;唐宪宗患奇疾,诸医不效,豫章道医崔隐士仅投一药丸而愈。受道医术士的影响,业医药者纷起,开旴江流域医药先河,逐渐形成后世著名的“建昌”、“樟树”两大药帮,医药相济,由此旴江医学兴起。

旴江,现名抚河,源出于抚州广昌,经黎川、南丰、南城、临川、进贤、丰城、新建、南昌等地,西入赣江,北入鄱阳湖。浩浩江水,千百年来静静流淌在赣鄱大地,浇灌着丰饶的赣抚平原,养育了两岸一代又一代江西儿女。

晋时,洪都道士许逊隐居旴江流域洪都西山修行,布道行医,曾在四川旌阳和江西丰城以秘方救治瘟疫和送药济民,活人无算。葛玄之徒郑隐,曾隐居洪洪都西山、南城麻姑山及樟树閤皂山修行,采药、炼丹、授徒、治病。葛洪( 葛玄之侄孙、郑隐之徒) 承葛玄之衣钵,曾隐居旴江流域洪州( 今南昌)西山、南城麻姑山及樟树閤皂山修行,采药、炼丹、传医、治病,葛洪总结葛玄之学及自己的经验撰成《抱朴子内篇》《太清神仙服食经》《玉函煎方》《肘后救卒方》,《抱朴子内篇》叙及方药养生之道,是中国丹术史上一部极其重要的典籍,《肘后备急方》为国内第一部临床急救手册,首次记录了不少急症、疫病的辨识和治疗方法,对某些传染病的认识达到很高的水平。葛洪将其学下传曾孙葛巢甫。葛玄、葛洪、葛巢甫在旴江流域开创了我国早期道教灵宝派,为后世尊为祖师,灵宝派以閤皂山为本山、祖庭,故又称阁皂宗,中国道教史上又称其为“葛家道”; 可知,葛氏三圣在旴江流域开宗创教、制药行医,促进了旴江医学及药业的发展。

发展于宋元

这是一条注定要书写历史的长河。自古,旴江流域文风鼎盛、名人辈出,历代文人学士,宛如繁星灿烂,指不胜屈。唐宋八大家之一王安石、曾巩,“宰相词人”晏殊,南宋思想家陆九渊,元代理学家吴澄,明代戏曲家汤显祖等,皆出生于旴江流域,在历史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唐时,新建道士胡超僧隐居旴江流域新建修行,擅丹术,通医术,武则天欲不老,诏其合长寿药。豫章道人崔隐士隐居旴江流域豫章修行,擅丹术,精医术,值唐皇患奇疾,诸医不效,崔隐士仅投一药丸而愈。南昌道士施肩吾隐居隐居旴江流域洪都西山修行,以炼养形气、养生治病,撰成《群仙会真记》《华阳真人秘诀》; 二书为国内较早的气功专籍。可见,汉唐时期受道医术士的影响,旴江流域业医药者纷起,开江西医药之先河,逐渐形成后世著名的“建昌”、“樟树”两大药帮,以擅长中药饮片的加工炮制及药材集散交易而驰誉中外,医药相济,由此旴江医学兴起。

宋元,国家重视医学,临川王安石任北宋丞相推行新法,改革太医局和医学教育,促进了故乡旴江医学的发展。王安石以儒通医,受其改革及重视医学思想的影响,旴江流域尊儒重医风尚沛然。宋时旴江流域书院兴盛,有书院近100所和社学52所,文化昌盛促进了医学的繁盛。“不为良相,当为良医。”人们竞相习医,施医济众,出现了60余位儒医名家,著书立说蔚然。如陈自明儒医相通著《妇人大全良方》、黎民寿弃儒从医著《断病提纲》、严寿逸先儒后医著《医说》、李季安以儒通医著《内经指要》、危亦林尊儒精医著《世医得效方》,形成了“儒人达医”之风尚。

与“文化之邦”“才子之乡”的美誉相媲美,旴江还有“医学之乡”的盛名。妇产科大家陈自明,骨伤科、喉科专家危亦林,针灸大家席弘,脉学大家严三点,舌诊专家杜本,医林状元龚廷贤,擅治痨瘵专家龚居中,医学教育专家李梴,清初三大名医之一喻嘉言,临床专家谢星焕……自先秦始,旴江还哺育了数以千计、不胜枚举的岐黄翘楚,形成了屹立于杏林的医学群体,留下了卷叠浩繁的庞大医著。

因尊儒重医而发展于宋元

繁盛于明清

据江西中医药大学旴江医学研究会副会长、旴江医学传承人谢强教授多年潜心研究考证,旴江干支流涉及的16个县市有古代医家1012人、医籍703种,江西古代十大名医中,陈自明、危亦林、龚廷贤、龚居中、李梴、喻嘉言、黄宫绣、谢星焕等8人均出自旴江流域,在被公认的全国历代62家针灸学派中,旴江医家占其8家,樟树帮、建昌帮药业名誉天下,历代名医辈出,医药繁盛,学说纷呈,远播寰宇,传承至今,对我国中医药学发展影响深远,是我国古代最著名的地方医学流派之一。

宋元,国家尊儒并重视医学,旴江临川王安石任北宋丞相推行新法,改革太医局和医学教育,熙宁九年医学分十三科,促进了旴江医学的发展。王安石以儒通医,受其改革及重视医学思想的影响,旴江流域尊儒重医风尚沛然。宋时旴江流域书院兴盛,有书院近100 所,为当代之最; 文化昌盛促进了医学的繁盛,因此有素有“才子之乡”和“医学之乡”美誉。“不为良相,当为良医。”人们竞相习医,施医济众,出现了60 余位儒医大家,医术精湛,著书蔚然,形成了“儒人达医”之风尚。

明清以来,随着我国政治、经济、文化以及医学中心的南移,旴江流域文化昌盛,旴江医学进入繁盛时期。此时期,学术繁荣,医家林立,有史料记载的名医800余人,如龚信、龚廷贤、李梴、龚居中、喻嘉言、黄宫绣、谢星焕等蜚声医林。旴江医学的兴起地建昌、樟树,不仅医学繁荣而且药业鼎盛,商家云集,药材齐全,炮制精良,两帮药业全盛时期,有药行三百余家,药业遍及国内津要以及东南亚,药业的发达促进了旴江医学的繁盛。旴江流域的金溪浒湾镇,雕版印刷业发达,有“临川才子金溪书”美誉,明清时已是全国雕版印书业的中心之一,有60余家印书堂号,刊刻了龚廷贤《寿世保元》、龚居中《红炉点雪》等繁多的医籍,畅销全国,促进了医家著书立说和医学交流。旴江下游的南昌是江西的政治经济中心,亦是旴江医学的传承聚集中心。由明宁献王朱权和著名医家席弘的传人陈会、刘瑾以及清初三大医家喻嘉言等为主角,在南昌开摆百余年轰轰烈烈的传扬中医学术的“大讲堂”,医家云集,著书立说,广收门生。陈会授徒众多,24位传人中6人来自外省。宁献王朱权崇尚方术,命刘瑾将其师陈会的《广爱书》重校刊出,赐书名为《神应经》。由于宁献王的关注和倡导,使旴江席门针灸术得以远扬。喻嘉言,在南昌、苏州等地传徒授业,还大开讲堂,辩论新说,听者如云,培养了一大批有成就的医学家。

让我们一同走进旴江医学的千年历史,感触旴江医学在古今传承中的壮丽画面和蓬勃生机。

儒医相通大家。如医学教授陈自明儒医相通,精妇、外、喉科,所撰《妇人大全良方》被誉为“中国妇科奠基”之作,书中记述的臀位助产法和“乳岩”( 即乳癌) 的论述,为世界之最早; 所撰《外科精要》是国内最早明确“外科”名称,开外科疾病辨证施治之先河。医学教授危亦林儒医相通,精骨伤、喉、内、外等,所创“悬吊复位法”为世界之最早; 其著作《世医得效方》中专辟的“正骨兼金镞科”和“口齿兼咽喉科”卷,皆为我国最早的正骨科和喉科专卷,最早使正骨科和喉科独立成临床专科,他是我国最早的正骨科和喉科医学家。

可见,旴江医学,源远流长,随着旴江流域的政治、经济、文化、印刷、药业的昌盛,促进了旴江医学的繁盛,而旴江医学的繁盛亦对我国医学的发展影响深远。

集千名岐黄医家之大成

弃儒从医大家。医学大家黎民寿弃儒从医,治病多良效,患者争造其门,所撰《辑方》《决脉精要》《注广成先生玉函经解》等流传日本。名医李季安弃儒从医,治病不择贫富,其贫困不能自存者,必拯其危急,有儒医之称,撰《内经指要》。

旴江医史源远流长 名医成林

先儒后医大家。建昌路医学正余明可先儒后医,精通医理,为一时医中之最。医学教授严寿逸先儒后医,著《医说》,元代理学大家吴澄为《医说》作序曰: “盱江名医黎民寿,著论《辑方》,至今盛行于世,医学教授严寿逸,亦盱江人,用药去疾,随试辄效,何盱江独多工巧医欤?”

谢强教授介绍,我国古代医学与儒释道文化相通,多以道学为体、儒学为魂、释学为用。追溯我国医学的发展历史,大致可以分为“道医”“儒医”“术医”几个阶段。

医儒相通大家。宫廷太医后裔席弘医儒相通,先世数代为太医院太医,世精针术,针效如神,撰《席弘家针灸书》,有“学者潜心宜熟读,席弘治病名最高”之美誉,传承12 代,其后世门徒遍及江西以及江苏、安徽、四川、广东等省,是我国历史上最大的家族针灸派系,对后世针灸发展影响深远。脉学大家严三点医儒相通,精于脉诊,撰《脉法撮要》,《古今图书集成·医部全录》赞曰: “江西严三点,以三点指间知六脉之受病,即能诉受病之源,世以为奇,以此得名。”翰林侍制杜本医儒相通,精舌诊,撰《敖氏伤寒金镜录》,绘制36 幅舌象图谱,每图都有文解,结合舌象阐述所主证候的病因、病机、治法、预后判断等,这是国内现存第一部文图并用的验舌专书,对我国舌诊的发展起了承前启后的作用。

溯源寻流,江西自古以来是中国宗教文化的一大中心,旴江流域及其周边是儒释道的主要发源地与传播地之一。旴江医学的缘起、发展、繁荣也正是循着江西宗教文化的轨迹,在绵延不绝的历代传承中,在深厚的江西人文底蕴的培育下,逐渐成长为我国地方医学的一朵奇葩,书写了我国传统医学的绚丽篇章。

可见,宋元时期仕人以通医为荣,医学被认为是实现儒家理想的重要途径,涌现出众多儒医大家,著书立说蔚然成风,据统计宋元以降旴江医家所撰医籍达600 余种,由此极大地促进了后世旴江医学的发展。

走进旴江腹地,龙虎山、麻姑山、阁皂山等宗教名胜风光旖旎、山清水秀、香火旺盛,每年都吸引着成千上万的游客和信众前来游览,是“江西风景独好”的闪亮名片。其实,早在汉晋时期,旴江流域就已是道教的兴盛之地,道教在旴江流域创立,以道传医,医道相济,旴江医学由此而兴起。道教灵宝派祖师葛玄在旴江流域南城麻姑山和樟树阁皂山等地修行40余年,撰《葛氏杂方》《神仙服食经》等;葛玄的侄孙葛洪传承衣钵,撰《抱朴子内篇》《肘后备急方》等。葛洪又将其学下传曾孙葛巢甫,葛氏三圣长期在旴江流域制药行医布道,受其影响,从事医药者纷起。至此,旴江医学和旴江药帮开始了驰誉中外数千年的繁盛不衰。

因政治文化中心南移而繁盛于明清以降

佛家有言,“求官去长安,求佛到洪州”。唐朝,江西是佛教的重要发源地和传播地,医佛相济,佛以扬医,旴江医学因此得以进一步弘扬。禅宗重要创始人马祖长期在旴江流域的抚州、洪州、新建等地修行,建“丛林”,立“清规”,以医弘教,仁心惠众。受马祖的传化,后世有沈应善、慈济、释心斋、喻嘉言、释觉音、谢佩玉等20余位高僧佛医和居士名医,在旴江流域各地传医治病,撰写医著,流芳后世。如,南城谢佩玉是一名信佛居士,术高心慈,被南昌市民尊称为南昌名医“四大金刚一尊佛”之“一尊佛”。

明初,太祖朱元璋定都于南京,在南京应天府称帝,我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以及医学中心由北南移,因此旴江流域文化昌盛,旴江医学进入繁盛时期,医药繁荣,医家林立,有名医800 余人,出现了龚廷贤、李梴、龚居中、喻嘉言、黄宫绣、谢星焕等享誉全国的著名医药学家。

值得一提的是,民国南昌居士名医姚国美,带头募捐重建“佑民寺”,在寺中设中医门诊部为平民疗疾施药,在百姓心中威望甚高。他首先倡议并与江公铁、张佩宜、姚穉山等同仁一道创办“江西中医专门学校”,培养了一大批中医精英,如姚荷生、姚奇蔚、张海峰、万友生、孙书伟、杨卓寅、王家瑞等,后来均为江西中医界的中坚,为振兴江西中医事业做出了卓越贡献,也为今日江西中医药高等教育发展奠定了基础。

药业发展促进医学繁盛。旴江医学的兴起地建昌、樟树以及周边的南丰、丰城,不仅医学繁荣而且药业鼎盛,药商云集,药材齐全、炮制精良,逐渐发展成为国内著名药帮———江西建昌帮和樟树帮,与“京帮”、“川帮”并称为中国三大药帮; 如樟树自古称为“南国药都”,樟树药材曾被钦定为皇宫用药。至今,药界还有“药不过樟树不灵,药不过建昌不成”之赞誉。两帮药业全盛时期,有药行300 余家,药业遍及国内津要以及东南亚。医药相济,药业的发达促进了旴江医学的繁盛。

进入宋元,旴江流域有书院近百所,儒学昌盛,儒医成群,旴江医学得以迅速发展。这里,人们竞相习医,施医济众,崇儒尚医之风沛然,出现了60余位医术精湛的儒医大家,撰有医籍50余种,名动天下,谱写了一幅璀璨的“儒人达医”群芳谱:临川陈自明,精妇、外、喉科,撰《妇人大全良方》被誉为“中国妇科奠基”之作,撰《外科精要》是国内最早明确“外科”名称,开外科疾病辨证施治之先河。黎民寿撰《辑方》《决脉精要》等,流传日本影响深远。严三点精脉诊,撰《脉法撮要》。南丰危亦林,精骨伤、喉、内、外等,著有《世医得效方》。临川席弘精针术,撰《席横家针灸书》,有“学者潜心宜熟读,席弘治病名最高”的美誉。清江杜本精舌诊,撰《敖氏伤寒金镜录》等。

戏曲繁荣促进喉科兴盛。旴江流域的临川,是“才子之乡”,儒学昌盛,儒医大家众多; 亦是江南地方戏曲出现最早和最兴盛地之一,喉科发达,名医更是繁多。明时,中国著名戏曲家汤显祖之“临川四梦”戏剧就产生在临川。戏曲极受当地人民的青睐,由于说唱戏曲很容易损伤咽喉,旴江的喉科医家和艺人在行医和传唱过程中逐渐摸索出许多独具特色的防治喉病经验及观音茶、乌梅茶、南安子茶等护嗓效验方,出现了聂杏园、黄明生、张尘生等90 余位擅长喉科的医家,因此旴江流域成为我国喉科的最早发祥地,远传国内,诸如安徽新安的郑氏喉科、四川重庆和成都的熊氏喉科、湖南醴陵的张氏喉科、江西新余和萍乡的张氏喉科等皆渊源于旴江喉科。

到了明清两代,政治中心南移,旴江医学这朵奇葩盎然绽放,翘楚辈出,大放异彩。据考证,明清时期有名医800余人、医籍400余种,出现了龚信、龚廷贤、李梴、涂绅、万全、王文谟、龚居中、喻嘉言、黄宫绣、谢星焕、陈当务等享誉全国的著名医药学家,著有《古今医鉴》《万病回春》《寿世保元》《医学入门》《红炉点雪》《本草求真》《谢映庐医案》《医门法律》等众多传世医著,发明创新不计其数,在海内外流传甚远,旴江医学进入全面繁盛时期。

印书业发达促进医学传播。旴江医学流传至今,与金溪县文风鼎盛、雕版印书业发达密切相关。金溪是旴江文化重要发源地之一,自古流传“临川才子金溪书”。金溪县浒湾镇,明清时曾是全国雕版印书业的中心之一,有60 余家印书堂号,其中善成堂、两仪堂、广顺堂、旧学山房等以刊刻医籍为主。凡在这里刊刻的经、史、子、集各类书目称之“江西版”,销往全国,海内称善,并流经海外。浒湾刊刻了繁多的医籍,如龚廷贤的《寿世保元》、龚居中的《红炉点雪》、谢星焕的《得心集医案》等,促进了医家著书立说、教学授受、医家成才以及医学交流,进而亦促进了旴江医学的繁盛。金溪,自明清以来有著名医家50 余人,刊刻金溪本地医籍50 余种。如谢星焕医籍6 种、龚居中医籍10 种、龚廷贤医籍20 余种。龚廷贤有10 余种医籍传入日本,其《万病回春》被奉为日本后世派之经典。

同时,随着医学的全面繁盛,旴江药业也应声全面繁荣。建昌、樟树及周边的南丰、丰城等地,药商云集,药材齐全、炮制精良,逐渐发展成为国内著名药帮——江西建昌帮和樟树帮,与“京帮”、“川帮”并称为中国四大药帮。今日的樟树自古就被称为“南国药都”,樟树药材曾被钦定为皇宫用药。至今,还有“药不过樟树不灵,药不过建昌不成”的赞誉。据统计,两帮药业全盛时期,有药行300余家,医药名家100余人,药业遍及大江南北以及东南亚,影响至今。

王府重地促进学术传承。旴江流域的南昌,是江西的政治文化中心,亦是旴江医学的学术传承中心。由明宁献王朱权和著名医家席弘的传人陈会、刘瑾以及清初三大家名医喻嘉言等为主角,在南昌开摆百余年轰轰烈烈的传扬中医学术的“大讲堂”,医家云集,著书立说,广收门生,讲学成风。陈会,在南昌府授徒众多, 24 位传人中6 人来自外省;宁献王,崇尚方术,命刘瑾将其师陈会的《广爱书》重校刊出,赐书名为《神应经》,由于宁献王的关注和倡导,使旴江席门医术得以远扬。喻嘉言,在南昌、苏州等地传徒授业,还大开讲堂,辩论新说,听者如云,多来自江西、浙江、江苏、安徽等地,培养了一大批有成就的医学家。

时事变迁,到了清末民国时期,中华大地战火纷飞,国势式微,民不聊生。而且,随着西学东渐,西医日益广泛,中医药遭到排斥,中医药发展日渐坎坷,旴江医学在动荡中日益衰落,发展一度停滞。到了近代,江西医药界姚国美、张佩宜、江镜清、谢双湖、谢佩玉、江公铁等一大批有志之士奋起努力,为推动旴江医学复兴发展竭尽所能;解放以后,涌现出李如里、许寿仁、杨志一、姚荷生、万友生、张海峰、傅再希、李元馨、姚奇蔚、杨卓寅、徐少廷、陈瑞春等一大批旴江名医,他们积累的学术经验都是中医药学的宝贵财富。

可见,旴江医学,兴起于汉唐,发展于宋元,繁盛于明清以降,随着旴江流域的政治、经济、文化、印刷、药业的昌盛,促进了旴江医学的繁盛,而旴江医学的繁盛亦对我国医学的发展影响深远。

上世纪八十年代,江西中医药大学著名医史学家杨卓寅教授,在深入研究、多方论证的基础上,首次将旴江流域医学群体命名为“旴江医学”,开旴江医学研究的先河。近年来,江西中医药大学高度重视旴江医学的发掘、传承和弘扬,成立了旴江医学研究会,一大批老中青中医药学者积极投身于旴江医学的研究工作中,为旴江医学研究再次焕发蓬勃生机注入了强劲动力。

融千年赣鄱文化之精粹

旴江医文融汇贯通 德文并茂

人们常用“杏林满园”“誉满杏林”等成语来赞扬医生的高明医术和高尚医德。众所周知,“杏林”源于东汉道医董奉。《江西省宗教志》记载,董奉“赴豫章行医,久之,到庐山卜居……为人治病,药到病除,极为见效。”董奉施医,不收诊费,种杏即可,竟得10万余株,郁然成林,遗留“杏林”千古佳话。

其实,“杏林”文化现象正是旴江医家仁心仁术、以德立世的一个缩影。江西中医药大学旴江医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旴江医学传承人何晓晖教授表示,道医“悬壶济世”,佛医“慈爱众生”,儒医“不为良相,便为良医”,“仁德”早已成为流淌在旴江医家身上的血脉,世代传承,为赣鄱文化注入了以“仁德”为魂的“旴江元素”。

旴江南城谢氏医门就是其中的一个典范。史料记载,谢星焕六世业医,他在南城、金溪一带行医40余年,对因病求诊者,从不推辞,总是捧出一颗仁爱之心,尽心尽力救治,对贫苦之人不计报酬。谢家每年自制时令成药“金不换正气丸”,从端午至重阳布施于贫民,对无钱看病的贫苦患者一概不收酬金,受益者不计其数。临川陈自明看到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妇女倍受疾病折磨,摒弃“宁治十男子,不治一妇人”的陈年陋习,甘愿做一名为人们所不屑的“带下医”,救妇人无数。

“仁德”一直是旴江医家必须恪守、明文规定的基本准则。金溪名医龚信在《古今医鉴》中设“明医箴”和“庸医箴”专篇,要求明医做到“心存仁义,博览群书,精通道艺,惟期博济,不炫虚名,不计其功,不谋其利,不论贫富”。金溪龚延贤总结《医家十要》,开宗明义提出医家要“存仁心,乃是良箴,博施济众,惠泽斯深”,主张“勿重利,当存仁义,贫富虽殊,药施无二”。

何晓晖教授介绍,旴江医学得以广为传播和发扬,还与旴江医学医文并茂的特征密不可分。尤其是唐宋以来,儒医相通蔚成风气。史料记载的千余位旴江医家中大多出自儒门,如陈自明、龚信、龚廷贤、李梴、喻嘉言、黄宫绣、傅再希等均是先儒后医,少年攻读儒书,有扎实的文学功底,所以学养深厚,能著书立说,医文并茂。如,《寓意草》《得心集》《易氏医案》《医案偶存》等均为学验俱丰、文情并茂的医案上乘之作。

在何晓晖教授的推荐下,记者翻看了新建喻嘉言的《寓意草》,该医著采用笔记文学体裁,融医案与美文于一体,故事性、可读性很强。现摘取《论徐岳生将成痿痹之证》一文的某些段落:“徐岳生躯盛气充,昔年因食指微伤见血,以冷水濯之,遂至血凝不散……闻最后阳道尽缩,小水全无,乃肺金之气,先绝于上,所以致此。明明言之,而竟蹈之,奈何奈何!”此文讲述了患者因为误治将变成痿痹的故事,读起来朗朗上口,娓娓动听,医者的文学功底之深可见一斑。此外,记者发现,夹叙夹议,论证严密,逻辑性强,文章精辟,引喻譬类,引经据典,手法多样等诸多文学特点,几乎都能在《寓意草》中找到例证。

南丰李梴的传世之作《医学入门》将医学融于诗词歌赋之中,是一本难得的文学佳作。金溪龚廷贤《万病回春》一书中同样采用了歌诀形式,简明扼要又琅琅上口,前文中的“医家十要”充分体现这一特色。我们再看,《寓意草》《得心集》《万病回春》《寿世保元》《古今医鉴》《红炉点雪》……这些旴江医著书名皆别具一格,文学色彩浓厚。

在旴江流域中,戏曲与喉科的渊源非常引人瞩目,“东方莎士比亚”汤显祖的故乡就是旴江流域的临川。走进旴江流域,南丰傩舞、广昌“旴河戏”、宜黄腔都是流传广泛的声腔剧种,一曲“临川四梦”更是海内外声名远播、传世流芳。戏曲是讲究嗓音发声的综合艺术,演员在声音训练、演出及日常生活中都离不开嗓音保健与喉科病症的防治。旴江流域戏曲文化的鼎盛,离不开旴江喉科的保驾护航,也直接成就了旴江喉科的一枝独秀。

经谢强教授查阅大量的地方志和史料考证,旴江喉科源于晋代,传衍不息,有擅长喉科的医家96人、医门31门,医家大多分布于明清时期,与地方戏曲繁荣密切相关。葛洪《肘后备急方》记有吹喉、嚼化、针灸等喉科治法及方药,是旴江喉科针药并治的独特临证风格的源起。南丰危亦林曾师从我国最早的喉科医生临川范叔清,撰《世医得效方·卷第十七·口齿兼咽喉科》,咽喉疾病最早得以冠名,改写了“喉科医生最早见于清代”的一般认知。清江聂杏元《咽喉说》是我国目前有史料记载的第一部喉科专著。谢强教授说,至今,旴江喉科传承人依旧存留不少辨治嗓音病症的独特经验和养嗓治喉验方,如艺人嗓音病症不仅辨嘶与哑,还须辨明声塌、声弱等10余种之不同,以及观音茶、乌梅茶等养嗓治喉症秘验方等。我们常说的“道地药材”中“道地”二字,最早见于汤显祖的《牡丹亭》。

此外,旴江医学的发展、繁荣与海外传播,与旴江流域的雕版印书业密切相关。自古流传,“临川才子金溪书”,金溪县浒湾镇曾是明清时期全国雕版印刷业的中心之一,印书便利促进了本地医家著书立说和医学传播,如金溪一县,自明清以来有著名医家50余人,刊刻金溪本地医籍50余种,极大扩展了旴江医学的对外交流和影响。如,陈自明的《妇人良方大全》《外科精要》等在日本刊行,危亦林的《世医得效方》流传朝鲜、日本等,龚廷贤的《万病回春》被奉为日本后世派的经典。

蕴千年传承创新之生机

旴江医承薪火相传 福荫世人

正如受《肘后备急方》启发,青蒿素被成功提取并被用于抗疟,拯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中国传统医学在传承与创新中焕发绚丽光芒。何晓晖教授表示,师古而不泥古,传承加以创新,一直是旴江文化的精髓,也是旴江医学最鲜明的特征。

在旴江医家群体中,家传与师传相结合的现象非常突出。古代,如临川陈氏三代为医,南丰危氏五代名医,临川席氏十二代均以针灸为业,南城谢氏六世业医,金溪龚氏名医辈出等;当代,南昌以姚国美为代表的“姚门医派”,世代相传十三代,名医辈出,至今,江西中医药大学“姚荷生研究室”门诊部依旧人满为患;抚州以李圃孙为代表的“李门医派”,医术代代相承。另外,旴江医家擅于精研前人著作,从师多元,博采众长等特性为后人称赞。如,新建喻嘉言发挥《内经》精气学说,提出“大气论”“秋燥论”等新理论;深入学习研究《伤寒论》,创立“三纲鼎立”之说,独树一帜。临川陈自明遍游东南各地,集各家之长,成为一代妇科和外科名家。

众多旴江医家还时刻秉持“仁德”的医学精神,打破“秘方不外传”的传统,纷纷著书立说,奉方献术,传承学术和经验。如,危亦林毫无保留地公开危氏家传的秘方,《世医得效方》载方3300余首,不仅保存了许多濒于失传的古代验方,又收载了危氏五世所积累的名医验方。龚廷贤年逾九十,行医六十余载,先后著书20余部,不断将自己临床积蓄的新鲜经验和方剂公开于世,对后世医学发展发挥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同时,旴江古代医家在医学理论和医疗技术的创新和发明,创造了10余项医学之最,在中国医学史和世界医学史写下了灿烂篇章。危亦林是我国古代杰出的骨伤科发明家,创造了诸多的骨伤治疗新技术。他所著《世医得效方》开创了正骨整复手法之先河,在“正骨兼金镞科”中详细介绍了肘、臂、腰、膝脱臼骨折的整复方法,其中悬吊复位法治疗脊柱骨折为世界之最早,比英国医生达维斯采用这一同样方法早了600年;架梯复位法整复肩关节脱位,也被认为较现代外科奠基人之一的巴累1572年采用的类似方法早了200多年。《世医得效方》记述应用草乌散全身麻醉进行正骨手术,是世界麻醉史上已知的最早全身麻醉的医学文献记载,危氏应用蔓陀罗、草乌等进行全身麻醉,比日本外科医生华岗青州1805年使用蔓陀罗做手术麻醉早了460多年。

陈自明《妇人大全良方》总结了南宋前40余部医著中有关妇产科治疗经验,尤其在继承杨子建《十产》助产手法的基础上加以改进与创新,创立了对倒产、偏产、坐产、盘肠产等难产的有效处治方法。如所记述的臀位助产法是世界之最早的文献记载,“盘肠产”及其处治方法补充了《十产》之未备。陈氏在前人成就的基础上,结合自己临床经验以兔脑髓为主药佐以芳香药物制成“催生丹”,其催生效用冠于宋以前诸催生方之首。

清江杜清碧撰《敖氏伤寒金镜录》,为我国现存最早的舌诊专著。金溪龚廷贤《万病回春》中的雄黄败毒散、杨梅疮秘方和《寿世保元》中的十全丹,是世界上率先应用砷剂治疗梅毒的文献记载。临川席弘的“席弘针法”、南丰李梴的“南丰针灸补泻”和“炼脐”灸法、金溪龚廷贤的“薰脐、蒸脐、温脐”灸法,清江黄石屏的“金针”“药灸”疗法等均是针灸技术的发明与创新。

最为引人关注的是,据浙江中医药研究院陈永灿教授最新考证发现,中医认识和治疗疾病的基本原则——“辨证论治”,首见于清代抚州陈当务《证治要义》,此书对“辨证论治”的基本内涵作了具体而深刻的论述。

时至今日,旴江医学的传承与创新精神依然闪耀在赣鄱大地,流淌在旴江当代医家身上,并不断推陈出新,为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健康服务。

2016年1月8日,江西中医药大学陈日新教授团队完成的“热敏灸技术的创立及推广应用”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填补了江西中医学领域空白。热敏灸技术作为江西中医药大学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原始创新成果,是在继承传统艾灸疗法的基础上,创造出的腧穴热敏化艾灸新疗法。目前,热敏灸在造福世人的同时,也已成为江西中医药走向世界的闪亮名片。

无创痛针灸术、五官飞针术也是旴江医学在当代传承创新的典范。江西中医药大学魏稼教授长期潜心于历代针灸学术流派的研究,曾对旴江医家葛洪、席弘、李梴、龚廷贤、龚居中、黄石屏等的灸疗和针法学术思想和临证特点进行了深入细致的整理和总结。魏稼教授在学习传承古人学术经验基础上,2008年提出“人体动静腧穴论”,发现“动穴”具有穴无定处、病无定穴的原生态特点,临床可针对具体病人病情的个体差异来寻找动穴,通过精确定位后,再实施针锋相对的“精确打击”,从而提高用穴针对性与命中机率,动穴理论将对开发动穴潜能、提高临床疗效、乃至发展与重构俞穴理论,都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他在长期的针灸临床实践中创立的“无创痛针灸术”,不仅减少了病人疼痛,也提高了临床疗效,这是旴江医学技术创新的又一重要成果。

五官飞针术是江西省名中医、旴江医学传承人谢强教授极为擅长的。其实,元代南丰危亦林不仅精于内、外、妇、儿、骨科,而且精通五官科,擅用针灸治疗五官科疾病。自危亦林以后,针灸治疗五官科相关疾病开始在旴江流域兴起,直到现在。青出于蓝胜于蓝,在传承旴江针灸治疗五官科疾病的基础上,谢强教授古为今用、推成出新,首创了五官刺营微创针刀法、转移兴奋灶针灸法、聪耳窍八法、通鼻窍八法、利咽喉八法、特色针灸八法、谢氏龟式吐纳导引法等简易高效的实用技术,为众多五官科疾病患者带来了康复佳音,并在全国推广运用。他主编的《旴医谢强五官针灸传珍》已完稿出版,“旴江谢氏喉科针刀刺营微创疗法治疗肥厚性咽炎伴鼾症的临床研究”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立项,获资助经费120万元。

位处旴江流域的江西中医药大学,始终把传承创新旴江医学作为己任,大力推动江西中医药文化不断发扬光大。成立了旴江医学研究会和江西文化研究会中医药文化研究分会,不断推动旴江医学研究出新成果、迈上新台阶;创办了国医堂、姚荷生研究室及一批国家级名老中医药专家传承工作室,大力开展旴江当代名医学术思想传承工作;建立了基于“樟树帮”和“建昌帮”技术的仿古中药炮制实训室,建设了以江西道地药材为主体的药用植物园、中药标本馆。2015年,该校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确定为全国首批两个国家级中药炮制技术传承基地之一;谢强教授领衔的“旴江医学”传承研究项目,被列入国家级中医药传统知识与技术挖掘示范研究项目。

2016年2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江中集团江中药谷制造基地时指出:“中医药是中华民族的瑰宝,一定要保护好,发掘好,发展好,传承好。”历经两千余年的旴江医学,留下了极为丰厚的医学知识和技术财富,亟待我们进一步挖掘、研究和整理,我们有责任努力传承与弘扬,相信通过一代代人的不懈奋斗,旴江医学一定会继续发扬光大,为人类的健康事业做出新的贡献。

图片 1

本文由美高梅4858mgm发布于典籍,转载请注明出处:旴江医学,旴江医学流派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