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汉方药,日本汉方颗粒剂演进之概览

来源:http://www.takasugifarm.com 作者:典籍 人气:133 发布时间:2019-10-31
摘要:中医学中的药物应用历史悠久,服药剂型按药物功效和服用形态多达数十种。但无论如何变化,其基础应用是以“汤剂”“散剂”“丸剂”“软膏”“丹剂”等为核心。 日本是一个善于

中医学中的药物应用历史悠久,服药剂型按药物功效和服用形态多达数十种。但无论如何变化,其基础应用是以“汤剂”“散剂”“丸剂”“软膏”“丹剂”等为核心。

日本是一个善于学习模仿的民族,但学习模仿的对象基本只限于强者。这也是中医药在日本发展的逻辑。

权威期刊《中草药》透露:

日本汉方药出口额仅为4万美元

中医学流传至日本也有很长的历史,经各个时代的汉方医业者吸收学习,产生理论特色不同的古方派、后世派、折衷派等。至明治维新时,日本全盘接受西方思维,出台《医师执照规则》,实施医术开业考试制度,并否决了《汉方医学存续法案》,从事汉方者自此再无获得医师资格的权利,客观上这是日本政府对汉方医学予以全面否定。

图片 1

日本占据了目前全世界90%的中药市场销售份额。

10月20日,新当选的日汉协会长加藤照和率日本汉方药企业代表团访问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以下简称“中国医保商会”),并在会上介绍了日本汉方药生产和贸易的相关情况。

如果汉方煎剂仍然被应用,汉方医生与西医生具有相同地位,也许颗粒剂就不会在之后的逆境中诞生。那么又是什么机缘让它出场,并登上了日本汉方的大舞台呢?

大家一直自豪地认为中医药是我们的国粹。

国人一直自豪地认为,中药是我们的国粹。看到这个消息,不禁让人感到尴尬、窘迫。

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药事工业生产动态统计年报》,2012年日本汉方制剂类产品(包括汉方制剂、生药、其他生药及汉方相关的医药品)国内销售总额为19亿美元,出口金额仅为4万美元。

或与便利咖啡有关

但权威期刊《中草药》最近透露:

日本人曾说:现在我们向中国学习中医,10年后让中国向我们学习。

此外,日本的强心药和胃肠药这两类含生药成分的产品并没有被列入汉方制剂类,其中,包括“救心丸”在内的强心药产品的出口额为565万美元,胃肠药的出口额为2485万美元。

颗粒剂是一种携带方便、服用简捷的产品,其研发应用,当与日本社会民众生活方式的改变有一定关联。日本接受了大量中国文化传统,目前还有各种茶道流派传承,但现实中日本人最酷爱者却是咖啡。日本最早的咖啡店开办于明治21年(1888年)。到1899年,日本人加藤サトリ将液化咖啡放入真空蒸发罐中除去水分而最终成为粉末,成功制造了便利咖啡,这项技术推动更多便利咖啡店的开办,到20世纪40年代便利咖啡已成为普通民众的日常饮品。

日本占据了目前全世界90%的中药市场销售份额。看到这个消息后,不禁让人感到尴尬。

知耻而后勇。

日汉协称,“这两类产品的合计出口总额仅为3050万美元,相比汉方制剂类的日本国内销售总额19亿美元而言,所占份额非常少,仅为1.6%。因此,一些中国媒体有关日本汉方药出口很多的报道是不真实的。”

便利咖啡是粉末状物质,便于热水冲泡还原为饮品,而汉方颗粒剂的形态和效果与之相似。一般认为,在日本首先开发汉方颗粒剂者是东亚治疗研究所第一任所长板仓武。目前虽然无法考证他是否喜饮咖啡,但他成功制成汉方颗粒剂是在1944年前后,或许他通过下文所介绍的指导老师三浦教授或多或少地受到咖啡店老板木下杢太郎的影响。

日本人曾说:现在我们向中国学习中医,十年后让中国向我们学习。

只有详细了解中药在日本的发展,特别是,日本中药的长处,再加以借鉴,我们才真正有可能守护好中药这个我们中国人的传家宝。

日本汉方药的原料80%自中国进口

颗粒剂的开发者们

知耻而后勇。

图片 2

日汉协提供的另一组数据显示,2012年度日本原料生药的总使用量为22006吨,其中中国产约占80%,日本产约占12%,从其他国家进口占8%。

说到汉方颗粒剂,板仓武、渡边武、后藤实等都是先行者。

只有详细了解中医药在日本的发展,特别是日本中药的长处,再加以借鉴,我们才真正有可能守护好中药这个中国人的传家宝。

日本街景

“原料生药的80%从中国进口,基本全部用于日本国内消费使用。”日汉协相关负责人表示。

板仓武(1888~1958年),出生于日本千叶县东金市,1909年考入东京帝国大学东大医学部, 1913年开始作为研究生跟随“日本近代医学之先驱”三浦谨之助(1864~1950年)学习,专攻心内科。资料记载,三浦教授曾留学德国、法国,常与东京银座咖啡屋老板木下杢太郎一同出席日本佛医学会活动。木下杢太郎(1885~1945年)本名太田正雄(前者为其笔名)于1906年考入东京帝国大学东大医学部,后随土肥庆藏学习而成为著名的皮肤病专家,还是太田母斑的发明人。板仓武与木下杢太郎、三浦教授均出于东大医学部,那么共同前往木下店中饮用咖啡当是一种自然状态,或许三人共同商讨过与便利咖啡相似的颗粒剂之事。

图片 3

日本也曾抛弃中医药

据介绍,日本汉方药80%为医疗用汉方制剂,13%为OTC汉方制剂,医疗用生药占2%。2008年~2012年的5年间,汉方制剂总产值实现了20%的增长,特别是医疗用汉方制剂的增幅更是高达25%。

1921年板仓武获得医学博士学位后曾赴欧洲留学。1925年回国后,在三浦教授手下担任讲师,长年讲授治疗学课程。他将东西方医学融合作为自己的最高理想,并一直为此而努力。1928年出版《治疗学总论》一书。1943年12月,出任东亚治疗研究所(后改称东方治疗研究所)所长,与多位同道共同建立了汉方、针灸以及包括按摩推拿(应用手技)在内的新治疗医学体系。后来该处的成员成为北里大学东洋医学研究所的骨干力量。

日本街景 日本也曾抛弃中医药

日本是一个善于学习模仿的民族,但学习模仿的对象基本只限于强者。这也是中医药在日本命运的逻辑。

中国医保商会资料也显示:2013年,我国中药出口31.4亿美元,中药材及饮片出口额为12.1亿美元。多年来,日本一直是我国中药出口的最大市场之一,我对日中药出口增幅基本保持在10%以上。2013年我对日中药出口额为4.5亿美元,从日本进口中药金额为4683万美元。

在东亚治疗研究所成立后第二年(1944),板仓武便成功开发出柴胡汤、青龙汤类颗粒剂,并应用于临床进行比较研究。在日本投降后,因医院被美军接收,相关研究被迫终止。关于颗粒剂制作,板仓武在1949年出版《治疗学概论》中记述了自己的思考:“如果确定某种药草有效,那就应该开始研究其有效成分。各成分的药理作用明确后,就可实现东方医学的科学化。代替汤剂的纯药物可以应用于汉方……融合了东西医学特色、期待已久的世界医学将会出现。这不是一人之力能完成的,需要综合各方面的力量。它将需要数十年的时间,我期待着这个时机的到来。”可以看到,对汉方药物的剂型改革板仓武当时就有着高远的视野。

日本是一个善于学习模仿的民族,但学习模仿的对象基本只限于强者。这也是中医药在日本命运的逻辑。

前现代时期,中华文化在东亚一直是鹤立鸡群的。南北朝末期,中医经朝鲜半岛传入日本。

日本加盟PIC/S组织,中药材标准将调整

在20世纪40年代同期,日本关西地区也有一位人物制成了颗粒剂,他就是大正二年(1913年)出生于京都的渡边武。他毕业于京都药学专门学校(现京都药科大学),曾在东京帝国大学医学部药学科选科学习,就职于武田药品株式会社研究所,终生致力于研究日本汉方药。

南北朝末期,中医经朝鲜半岛传入日本。等到唐代,日本开始全面学习中国文化。中医学也被日本全盘吸收,并在后世发展成为具有日本特色的“汉方医学”。

等到唐代,日本开始全面学习中国文化。中医药,也被日本全盘吸收,并在后世发展成为具有日本特色的“汉方医学”。

日汉协目前有会员单位共69家,包括在日本国内以生药为原料的汉方制剂、生药制剂的生产厂商和销售商以及与生药原料相关的企业。

1947年,武田药品工业株式会社研究所渡边武与后藤实联名在日本药学会支部例会上发表了关于“汉方制剂煎出法的研究”,这是基础实验的首次公开。第二年又发表了关于“汉药类精油含量的研究”。随后相关研究均发表于《日本东洋医学杂志》。基于武田药品工业的技术,在1950年日本东洋医学会相关研究获得成功,制造了20种含有必需挥发物的颗粒剂。

日本汉方医学和中国中医是同根同源、同根异枝。

日本汉方医学和中国中医是同根同源、同根异枝。

此次来访的代表团成员包括株式会社津村、株式会社内田和汉药、Kracie制药株式会社、小林制药株式会社、小太郎汉方制药株式会社、日本粉末药品株式会社、ALPS药品工业株式会社、JPS制药株式会社等多家日本主要汉方药企业及日汉协各委员会的主要负责人。

渡边武1967年从武田制药公司退休后担任厚生省一般汉方制剂承认审查日本制药团体联合会汉方专门委员会委员,1977年担任关西日中医药研究会会长。他曾来中国进行多次学术交流, 1982年10月作为日方代表出席了中华全国中医药学会主办的“仲景学说研讨会·第一届全国大会”并作大会发言,中医大家任应秋先生为其赋诗一首:“行事赋满赋珍珠,五苦六辛性迥殊,毕竟仙方来海上,人间又见李濒湖”。

图片 4

图片 5

会谈中,日汉协还介绍了日本汉方生药制剂制度,以及日本于今年7月1日正式加盟PIC/S组织(国际医药品稽查协约组织)的相关情况,值得注意的是,中药材出口日本的质量标准会或将因此做出相应调整。

颗粒剂应用于临床

日本遣唐使

日本遣唐使

据悉,PIC/S组织以欧盟为核心,包括美国、日本及韩国,已有43个国家加盟,实施统一的GMP标准。目前,PIC/S已得到世界各国的广泛认可。

真正将颗粒剂应用于临床的是日本京都一家私立诊所的创办人细野史郎。

虽然在近1000年的时间里汉方医药保护了日本人的健康,但近代以来却受到极大挑战,甚至一度被抛弃。

虽然在近1000年的时间里,汉方医药庇佑了日本人的健康,但近代以来却受到极大挑战,甚至一度被抛弃。

中国医保商会副会长刘张林表示,中医医学和汉方医学都为人类的健康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中国也正在准备加盟PIC/S组织,他呼吁有关方面提高中药材品质和安全性水平,注重自然环境的保护,并通过日中友好交流,加深在“共同研究”、“人才培养”等领域的合作,期待日汉协与中国医保商会继续加强合作,成为日中传统医学交流的友好桥梁。

细野史郎,1899年出生于京都府,1927年从京都帝国大学医学部毕业后,开设诊所并从事胆石症研究。后因其子患哮喘病多方治疗无效而开始接触汉方,并追随日本汉方名医浅田宗伯流派,1938年开始全身心投入了汉方研究。最终在1952年第三届东洋医学会总会中发表了关于通过兔实验证明芍药甘草汤药理作用的论文。参加会议的板仓武先生由衷称赞:“汉方的黎明终于要到来了”。细野还提出了关于“开辟汉方颗粒剂开发和应用之路”的设想,倡议共同开发颗粒剂。

大航海时代到来后,葡萄牙人、西班牙人、荷兰人等相继来到日本。日本起初还把他们称为“蛮人”。但有些具有探索精神的日本医生发现,和粗糙的中医人体图谱相比,即使看不懂“蛮人”的文字,他们的人体解剖图却更为精准。中医不再是绝对的权威。

大航海时代到来后,葡萄牙人、西班牙人、荷兰人等相继来到日本。日本起初,还把他们称为“蛮人”,但有些探索精神的日本医生发现,和粗糙的中医人体图谱相比,即使看不懂“蛮人”的文字,他们的人体解剖图却更为精准。中医不再是绝对的权威。

日汉协会长加藤照和表示,希望通过生药贸易往来,在促进日中两国传统医疗事业的发展和提高两国和世界人民健康水平的同时,继续加强日汉协同中国医保商会的交流与合作,实现每隔一年的周期性互访,并就两国医药行业最新信息进行共享,对重要课题深入交换意见,来加深双方的相互理解。

实际上,在1950年,京都圣光园的细野诊疗所已将汉方颗粒剂应用于临床治疗。同年日本东洋医学会成立,细野史郎与大塚敬节、奥田谦蔵、矢数道明等被誉为汉方复兴运动的主导者。1955年,细野史郎诊所的颗粒剂研究成果已全部投入临床使用。他两次当选东洋医学会会长,培养了包括柴田良治、有地滋在内的众多日本汉方人才。

一场战争更是动摇了政府对中医的态度。

一场战争更动摇了政府对中医的态度。

市场销售和进入医保体系

1853年、1854年美国佩里舰队两次“叩关”,砸开了日本的国门。日本开明派也逐渐认识到西方文明的先进性。

1853年、1854年美国佩里舰队两次“叩关”,砸开了日本的国门。日本开明派也逐渐认识到西方文明的先进性。

小太郎汉方制药是日本首家汉方颗粒剂产品销售机构。该公司成立于1952年,首任社长上田太郎开始思考“生产出如同奶粉形状的生药制品”。五郎铃木接社长后,在原研究蝮制剂的京都大学教授木村康一、生药学大家大阪大学教授高桥真太郎指导下,于1957年成功开发了35种汉方颗粒剂,并开始向市场出售。在制作过程中,小太郎汉方制药的颗粒剂制作获得了汉方名医大塚敬节、矢数道明、石原明、山田光胤的建议。小太郎生药生理化学研究所所长桑野重昭教授承担具体制作操作。在选择方剂类型时,由上田太郎、今西伊一郎、桑野重昭、山本丰治等共同商议,因山本丰治特别热衷于选用《伤寒论》和《金匮要略》处方,最终采纳了他的意见。当时的制作过程已涉及煎取液、煎出后的滤过、煎出液的浓缩、浓缩液的脱水干燥等环节,其间经历了艰苦探索。

明治天皇即位后力推改革,在1868—1869年“戊辰战争”中打败幕府军队。这时的战争已不是冷兵器时代的大刀长矛,而是用上了火枪火炮,死伤规模更大。随军的老中医束手无策,但从英国使馆招聘来的西医挽救了很多士兵的生命,很多人很快恢复,又投入战斗。

明治天皇即位后,力推改革,在1868—1869年“戊辰战争”中,打败幕府军队。这时的战争,已不是冷兵器时代的大刀长矛,用上了火枪火炮,死伤规模更大。随军的老中医,束手无策,但从英国使馆招聘来的西医,不仅挽救了很多士兵的生命,甚至很多人还很快恢复,又投入战斗。

1961年,日本对已实施35年的医疗保险制度纳入汉方药问题开始进行研讨。1967年6月29日,小太郎生产的葛根汤、当归芍药散、十味败毒汤、五苓散4种颗粒剂,薏苡仁汤的片剂和散剂,以及盛剂堂生产的五苓散、当归芍药散2种颗粒剂,作为医疗用药品被厚生省所认可。颗粒剂进入医保的过程比较曲折,时任日本医学会会长武见太郞居功至伟,他同时也推进了北里东洋医学研究所的成立。但由于颗粒剂进入保险体制时没有临床实验作为依据,后世对武见太郎褒贬不一。但总的看,汉方制剂被政府医疗保险体系——药价基准收载,在汉方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

图片 6

图片 7

1976年,津村公司开始跟随开发,进入医疗保险的颗粒剂药物升至42种。到20世纪80年代达148种(含外用1种)。政府组织对一般用汉方药管理,在此基础上确定医疗用处方。处方依据主要为明治、大正、昭和时期代表性汉方著书中处方的使用情况。

18世纪中后期日本人所著《红毛杂话》中的显微镜

18世纪中后期日本人所著《红毛杂话》中的显微镜

颗粒剂的使用指导和管理

明治维新,可以说就是日本抛弃源于中国的文明,全面拥抱西方文明的过程。

明治维新,可以说,就是日本抛弃源于中国的文明,而全面拥抱西方文明的过程。

颗粒剂虽然进入了医疗保险用药范围,但日本并未建立专门的管理机构。1970年,日本厚生省药物局制药科筹备建立了汉方协调会,针对一般用汉方处方数量进行内部规定限制,一年后又成立了隶属于中央药事审议会,在一般用医药品特别总会下设的汉方生药制剂调查会,将632首处方减少为346首,又经日本制药团体联合会的汉方专门委员会进行审议,最终形成了210个处方的日药联方案。从1972年到1974年,日本厚生省对市场汉方制剂进行了4次审查,推出了《一般用汉方处方手册》,到2013年已经修订6版。

西医“理所应当”地取代了中医。

西医“理所应当”地取代了中医。

为保证市场秩序,1983年日本各大制药公司共同成立日本汉方生药制造协会,目前会员公司共有65家,聚集了日本加工生药或制造生产汉方制剂、生药制剂的企业以及从事进口的销售单位。

日本政府“封杀”中医:师资格考试科目都是西医内容,废止汉方药馆,禁止汉方自由买卖,只有持有西医执照的医生才能开中药……

日本政府“封杀”中医:师资格考试科目都是西医内容,废止汉方药馆,禁止汉方自由买卖,只有持有西医执照的医生才能开中药……

等到清末,大量中国人也开始到日本学习西医。其中最为人所知的,就是鲁迅先生。

等到清末,大量中国人也开始到日本学习西医了。其中,最为人所知的,就是鲁迅了。

中医药在日本复兴

中医药在日本复兴

明治维新后的几十年里,日本学校不再教汉方医学。

明治维新后的几十年里,日本学校不再教汉方医学。

到20世纪70年代后,情况发生了变化。

到20世纪70年代后,情况发生了变化。

随着日本经济快速现代化,患慢性病、过敏性疾病的国民人数迅速增长,特别是老龄化带来了大量的老年病。西医对此常常无法解决,而中医药却往往有出乎意料的效果。

随着日本经济快速现代化,患慢性病、过敏性疾病的国民人数迅速增长,特别是老龄化带来了大量的老年病。西医对此常常无法解决,而中医药却往往有出乎意料的效果。

中日建交也大大加强了中日文化交流,中国中医药的大量成果再度被介绍到日本。

中日建交也大大加强了中日文化交流,中国中医药的大量成果再度介绍到日本。

日本政府也给予了大量支持。根据东汉张仲景《伤寒杂病论》中的原方,目前日本有210个处方受到普遍应用。1976年,厚生省正式将汉方药列入健康保险,把主要的210个有效方剂及140种生药列为医疗用药,可以进入医疗保险,这样患者个人就只需要承担10%—30%的费用,大大鼓励了汉方药的应用。

日本政府也给予了大量支持。根据东汉张仲景《伤寒杂病论》中的原方,目前日本有210个处方受到普遍应用。1976年,厚生省正式把汉方药列入健康保险,把主要的210个有效方剂及140种生药列为医疗用药,可以进入医疗保险,这样患者采用汉方药个人就只需要承担10%—30%的费用,大大鼓励了汉方药的应用。

随即,中医在日本实现复兴,特别是汉方药取得了巨大的成效。

随即,中医在日本实现复兴,特别是汉方药取得了巨大的成效。

图片 8

图片 9

日本一处汉方药店

日本一处汉方药店

日本汉方药厂有200家左右,汉方制剂多达2000多种。

日本汉方药厂有200家左右,汉方制剂多达2000多种。

89%的日本医生会开汉方药处方,处方用汉方药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

89%的日本医生会开汉方药处方,处方用汉方药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

目前日本6万家药店中,经营汉方制剂的达80%以上,在药局、药妆店的显著位置,基本都能找到汉方药。

目前日本6万家药店中,经营汉方制剂的达80%以上,在药局、药妆店的显著位置,基本都能找到汉方药。

图片 10

图片 11

一家汉方药店的宣传画

一家汉方药店的宣传画

日本民众也非常认可汉方药,近80%的日本人认为,汉方医药治疗慢性病十分有效,60%的日本人认为汉方药能促进健康长寿。

日本民众也非常认可汉方药,近80%的日本人认为,汉方医药治疗慢性病十分有效,60%认为汉方药能促进健康长寿。

日本“帝国制药”(日本一家制药公司:编者注)生产的贴敷剂出口40多个国家和地区,年产膏体1.8万吨,相当于12亿贴,连接起来可以绕地4.2圈,产量居世界第一。

日本帝国制药生产的贴付剂出口40多个国家和地区,年产膏体1.8万吨,相当于12亿贴,连接起来可以绕地4.2圈,产量居世界第1。

图片 12

图片 13

帝国制药产生的膏药 日本人为什么走在了前面?

帝国制药产生的膏药

据说,日本医学权威大肪敬节在弥留之际曾激励弟子们:现在我们向中国学习中医,十年后让中国向我们学习。

日本人为什么走在了前面?

核心期刊《中草药》于2016年在一篇文章中提到:目前日本汉方药占据了全世界90%的中药市场销售份额。

据说,日本医学权威大肪敬节在弥留之际曾激励弟子们:现在我们向中国学习中医,10年后让中国向我们学习。

日本汉方药如何实现了逆袭?

中国药学会和天津药物研究院共同主办的国家级期刊《中草药》,2016年时在一篇文章中提到:

图片 14

目前日本汉方药占据了全世界90%的中药市场销售份额。

中国引进的大塚敬节所著《临床应用伤寒论解说》《金匮要略研究》

日本汉方药如何实现了逆袭?

1. 政府支持

图片 15

除了将汉方药纳入医保体系,减轻患者采用汉方药的药费负担外,日本政府也十分重视汉方医学教育。明治政府曾颁布法律废止汉方医学,1972年日本文部省批准综合大学医学部、医科大学、药科大学、齿科大学可开设传统医学教育课程。

中国引进的大塚敬节所著《临床应用伤寒论解说》《金匮要略研究》

2001年3月,文部科学省发布《教育核心课程设置》,汉方医学教育被纳入其中。到2004年,80所医科大学全部开展了汉方医学的教育。

➤ 1. 政府支持

政府还投资建立了一系列汉方医药研究机构,比如北里研究所附属东洋医学研究所、富山医科药科大学和汉药研究所。

除了将汉方药纳入医保体系,减轻患者采用汉方药的药费负担外,日本政府也十分重视汉方医学教育。明治政府曾颁布法律废止汉方医学,1972年日本文部省批准综合大学医学部、医科大学、药科大学、齿科大学可开设传统医学教育课程。

图片 16

2001年3月,文部科学省发布《教育核心课程设置》,汉方医学教育被加入其中。到2004年,80所医科大学全部开展了汉方医学的教育。

面向大众的读物(来源:図解 いちばんわかる! 東洋医学のきほん帳)

政府还投资建立了一系列汉方医药研究机构。比如,北里研究所附属东洋医学研究所、富山医科药科大学和汉药研究所,1988年就被WHO指定为世界传统医学合作中心。

2. 重视创新

图片 17

日本的创新主体是企业。

面向大众的读物

日本制药企业的科技人员占全国科技人员总数的60%,其研发费用占整个国家投入的80%。日本的三大汉方药生产企业的新药研发费用均占每年销售收入的10%—20%。

➤ 2. 重视创新

日本汉方药大多采取颗粒剂、片剂、胶囊剂、口服液等剂型,摆脱了水煎火熬的传统中药服用方法。为最大限度保留药效,药物提取过程采取温浸提取、减压浓缩、喷雾干燥、真空冷冻干燥等技术和设备。

日本的创新主体是企业。

图片 18

日本制药企业的科技人员占全国科技人员总数的60%,其研发费用占整个国家投入的80%。日本的三大汉方药生产企业的新药研发费用均占每年销售收入的10%—20%。

汉方真武湯

日本汉方药大多采取颗粒剂、片剂、胶囊剂、口服液等剂型,摆脱了水煎火熬的传统中药服用方法。为最大限度保留药效,药物提取过程采取温浸提取、减压浓缩、喷雾干燥、真空冷冻干燥等技术和设备。

剂型创新,让服用汉方药更加方便,也更加适合现代社会快节奏的生活方式。

图片 19

在制剂外观和口感上日本企业也进行积极创新:颗粒美观、包装精致、口感好。一些汉方药颗粒剂能直接口服,都不需要水送服,一改中药粗糙、苦涩的观感。

汉方真武湯

企业最能贴近市场,也最有活力。比如,日本“小林制药”(日本一家制药公司:编者注)瞅准“雾霾商机”研制出“清肺汤DUSMOCK”,大力向中国游客推销。因为中国游客爆买,“小林制药”计划2017年把“清肺汤”的产量增加30%,达到约110万包。

剂型创新,让服用汉方药更加方便,也更加适合现代社会快节奏的生活方式。

图片 20

制剂外观和口感上,日本企业也进行积极创新,颗粒美观、包装精致、口感好,一些汉方药颗粒剂能直接口服,都不需要水送服,一改中药粗糙、苦涩的观感。

清肺汤DUSMOCK

企业最能贴近市场,也最有活力。比如,日本小林制药,瞅准“雾霾商机”,研制出“清肺汤DUSMOCK”,大力向中国游客推销。因为中国游客爆买,小林制药计划2017年把“清肺汤”的产量增加30%,达到约110万包。

日本在中药“六神丸”的基础上,加入人参、沉香研制的“救心丸”,年出口就超过1亿美元。

图片 21

3. 严苛的质量控制

清肺汤DUSMOCK

中医给人一个很深的印象就是“随意”。上海中医药大学曾做过一个实验,邀请十六位资深中医教授进行诊断,结果判断舌质淡红、脉象信息一致性都不到60%。

日本在中药六神丸的基础上,加入人参、沉香研制的救心丸,年出口就超过1亿美元。

日本在汉方药的生产过程中,就极力压缩这种“人为”因素。

➤ 3. 严苛的质量控制

20世纪80年代末,日本颁布汉方药生产质量管理规范,汉方药都按这个标准生产。

中医给人一个很强的印象就是,“随意”。上海中医药大学曾做过一个实验,邀请16位资深中医教授,进行诊断,结果判断舌质淡红、脉象信息一致性都不到60%。

图片 22

日本汉方药,日本汉方颗粒剂演进之概览。日本在汉方药的生产过程中,就极力压缩这种“人为”因素。

改源感冒药生产线

20世纪80年代末,日本颁布汉方药生产质量管理规范,汉方药都按这个标准生产。

日本还专门出台了药材种植规范,要求生产过程中尽量不用化肥和农药,尽可能降低农药残留和重金属含量。对每个环节都有详细记录,以保证原材料的质量。

图片 23

除了检测性状、干燥减重等项目外,日本对于汉方药中重金属残留量和农药残留量的监控非常严格。而且日本汉方药对于鉴别和含量测定的要求非常高,普遍比中国中药标准更为严格。

改源感冒药生产线

标准化,是现代生产的显著特征。标准化后的汉方药不会与欧美标准发生冲突,显然也更有利于汉方药走出日本国门,被国际市场接受。

日本还专门出台了药材种植规范,要求生产过程中尽量不用化肥和农药,尽可能降低农药残留和重金属含量,对每个环节都有详细记录,以保证原材料的质量。

比如,津村制药的“六君子汤”就被西方医学界用来进行辅助抗癌治疗。

除了检测性状、干燥减重等项目外,日本对于汉方药中重金属残留量和农药残留量的监控是非常严格的,而且日本汉方药对于鉴别和含量测定的要求非常高,普遍比中国中药标准更为严格。

图片 24

标准化,是现代生产的显著特征。标准化后的汉方药,不会与欧美标准发生冲突,显然也更有利于汉方药走出日本国门,被国际市场所接受。

汉方生姜湯

比如,津村制药的六君子汤,就被西方医学界用来进行辅助抗癌治疗。

4. 重视传承

图片 25

中药原料、中医典籍,是中医药的两大法宝。

汉方生姜湯

中药强调“道地药材”。“津村药业”先后在中国建立了70多个GAP(中药材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药材种植基地。国内拥有最多GAP基地的中药企业是同仁堂,而同仁堂GAP基地也才只有8个。中国生产的大量药材原料出口到日本,日本进行加工再把成药卖到全世界。

➤ 4. 重视传承

但是近年来日本汉方药企开始加速中药材国产化。比如,津村用青森县八户市的废弃小学,进行药用人参栽培国产化种植,在北海道2021年前年栽培量有望增加到2000吨,是2016年的3倍。

中药原料、中医典籍,是中医药的两大法宝。

图片 26

中药强调“道地药材”。津村药业先后在中国建立了70多个GAP(中药材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药材种植基地。国内拥有最多GAP基地的中药企业是同仁堂,而同仁堂GAP基地也才只有8个。中国生产的大量药材原料出口到日本,日本进行加工再把成药卖到全世界。

汉方药原料展示

但近年来中国药材品质不断下降,价格却在快速上涨。所以,日本汉方药企开始加速中药材国产化。比如,津村用青森县八户市的废弃小学,进行药用人参栽培国产化种植,在北海道2021年前年栽培量有望增加到2000吨,是2016年的3倍。

重视中医古籍的传承。不同于西医,中医的智慧植根于中国传统古籍之中。现在日本汉方医籍的藏书量仅次于中国,还有20多家汉方医籍出版和翻译机构,每年出版汉方医药书籍100多种。不仅注重古代书籍,日本还特别关注大陆和港台地区最新的中医药研究动态,在大陆和港台地区设立专门机构,收集所有中医药出版物,为其所用。

图片 27

图片 28

汉方药原料展示

汉方药原料

重视中医古籍的传承。不同于西医,中医药的智慧植根于中国传统古籍之中。现在日本汉方医籍的藏书量仅次于中国,还有20多家汉方医籍出版和翻译机构,每年出版汉方医药书籍100多种,其中不仅注重古代书籍,还特别关注大陆和港台地区最新的中医药研究动态,还在大陆和港台地区设立专门机构,收集所有中医药出版物,为其所用。

中医在日本发展也并非尽善尽美。比如,日本对中医存在“废医存药”的情况等等。

图片 29

但这却给了我们很大的赶超机会,毕竟中医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家宝。

汉方药原料

别人可以急功近利、占其一端、为己所用,而我们必须发扬光大。

中医在日本发展也并非尽善尽美。比如,日本对中医存在“废医存药”的情况,在日本,汉方药与西药相比,也还不是主流。

但这却给我们最大的赶超机会。

毕竟中医药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家宝。

别人可以急功近利,占其一端,为己所用,而我们必须发扬光大。

本文由美高梅4858mgm发布于典籍,转载请注明出处:日本汉方药,日本汉方颗粒剂演进之概览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