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式变迁,孟河医派

来源:http://www.takasugifarm.com 作者:典籍 人气:56 发布时间:2019-11-02
摘要:孟河医派作为中医学的重要流派,其形成背景可追溯至汉魏时期葛洪等人于附近茅山地区的道教活动,后历经两晋、南朝、隋、唐、宋、元朝代更迭,虽世道陵替,而薪火不绝,陶弘景

孟河医派作为中医学的重要流派,其形成背景可追溯至汉魏时期葛洪等人于附近茅山地区的道教活动,后历经两晋、南朝、隋、唐、宋、元朝代更迭,虽世道陵替,而薪火不绝,陶弘景、许叔微、王肯堂诸人皆为其中佼佼之辈。 明末清初以来,得益于交运的便利、经济的繁荣与文教的昌盛,常州孟河地区医馆林立,世家众多。 其中,费、马、巢、丁四家医术精湛,誉满杏林,以致“求医者络绎不绝,摇橹之声连绵数十里”,一时为吴中翘首,以致“吴中医学之盛甲于天下,孟河名医之众冠于吴中”之誉不绝于时。

二十九、李夏亭编著《孟河医派三十八家》

昨晚《老中医》如约与大家见面

电视剧《老中医》已登录央视热播,这部咱中国自己医学的大戏,以十九世纪二十年代至四十年代的上海为背景,讲述了“孟河医派”传人翁泉海带领中医同仁共同抵抗“中医废止案”并保护中医这一民族瑰宝的故事。

孟河医派的历史源流

李夏亭编著,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17年01月出版。

剧中涉及的中医知识和演员的动人演绎

该剧中贯穿数个医案,望闻问切、辨证施治,不仅体现了中医背景和内涵,也体现着传统文化的传承,展现了传统中医文化的无穷魅力。

(1)孟河医派的区域范围

孟河医派作为著名医派之一,其形成可追溯至东汉三国时期,可谓为葛洪医药余绪。孟河地区历代名医辈出,宋代出了许叔微,著《本事方》,开医案类著作之先河。明代王肯堂著《六科准绳》以求“宗学术之规矩”、“求醇疵互辨”。至清代,孟河地区积集了一批学养很深的医界人物,为孟河医派的崛起奠定了坚实基础。孟河医派著名医家如费伯雄、马培之、巢渭芳、丁甘仁等纷纷走出故土,有多名名医东行上海,开业授徒,共和国建国前后许多著名中医专家皆传承于孟河医派。

观众们纷纷点赞

图片 1

“江东之州, 常州为大”,自春秋末年吴王寿梦第四子季札封邑延陵以来, 常州地区开始了长达 2500 多年有准确纪年和确切地名的历史。西汉高祖五年(公元前 202 年)改延陵为毗陵县,后建郡统县,曾统辖丹徒、曲阿(丹阳)、武进、延陵、毗陵、暨阳 (江阴、张家港 西部)、无锡 7 县。此后千余年间,行政区划屡有沿革,又有晋陵、 兰陵、 尝州等称。 元至元十四年(1277年)升常州路,属江浙等处行中书省,治晋陵县、武进县,领晋陵、武进二县和宜兴、无锡二州。 至正十七年(1357 年)朱元璋改置长春府,同年更名常州府。 清雍正四年(1726 年)析武进另置阳湖,析无锡另设金匮,析宜兴另立荆溪,加上原领江阴、靖江,常州府统领 8 县,有“江左名区,中吴要辅,八邑名都”之称。

孟河中医是江苏医家一大流派。明末清初,费尚有弃官从医,定居孟河,开始了孟河费氏的医学事业。略晚于费氏,法征麟、法公麟兄弟在孟河行医以治伤寒出名。乾隆年间,沙晓峰、沙达周,在孟河以外科名重当时。乾嘉年间,费士源以内科闻名。丁氏以儿科见长。马氏、巢氏也已有人业医。

孙俪、景甜、陈晓等明星也发微博表示支持

那么剧中男主角翁海泉的原型究竟为“孟河医派”四大名医中的谁呢,有什么贡献?听小编娓娓道来。

孟河地处常州西北,历来为其辖地,据《武进阳湖县志》载:东汉光武初年(公元 25 年),朝廷命开渎,从长江口掘至小黄山下,遂成通江口岸,故称“河庄口”。 唐朝元和五年(公元 810 年),常州刺史孟简在此浚扩老渎, 并向南贯穿至京杭大运河,元和八年(公元 813 年)河成,成为江阴至京口(镇江)间又一条南运河与长江间的水上大动脉,取名“孟河”,镇因河而得名。 孟河地处长江主干道,南接京杭大运河,因其北临长江,西接润州,南瞰毗陵,东望三吴的得天独厚之势, 一直是常州府的江防要塞,也是南宋抵御金兵南侵及明代倭寇进犯北部的
重要通道和屏障。

清道光、咸丰、同治年间,孟河名医云集,业务兴盛,经验成熟,学术思想逐渐形成,费尚有的六世孙费伯荣、费士源的孙子费兰泉、马家的马省三和马文植祖孙以及文植堂兄弟辈马日初、巢家的巢沛山等,均名震数省。百十户人家的孟河小镇,有十几家中药铺,足见当时医事之盛。

图片 2图片 3图片 4

孟河医派

就地域的归属及医学的影响来看,孟河医学既肇始于常州,又兴盛于常州,且诸多医家均曾悬壶于常州,医理所至,流波甚广。 因此,我们在探讨孟河医派的区域范围时, 大可不必囿于孟河一隅,无论城派、乡派,凡在常州府及附近地区的学医、行医的医家均可视之为孟河医派的范畴。

费家以调治内伤杂病见长,马家以内、外、喉三科兼擅著称。孟河医家在杂病、外疹方面的突出建树,使孟河医家的声名大扬。从清道光、咸丰年间起至清末民初,孟河医家又陆续向外发展。沙石安迁镇江大港,巢崇山、费绳甫、丁甘仁迁上海,余听鸿迁常熟,贺季衡迁丹阳,邓星伯迁无锡。孟河医道之盛,医家辈出,正如丁甘仁在《诊余集》序中所说:“吾吴医家之盛甲天下,而吾孟河名医之众,又冠于吴中。”当时清政府统治日益腐败,帝国主义侵略日趋猖狂,祖国文化倍受摧残,传统医药学更不例外,孟河医家的崛起,增添了医学的活力,起到了鼓舞自强的作用,这是孟河医家作出的历史性贡献。

看了这部剧的人都知道

中医学沿袭千年,在我国幅员辽阔、区域差别悬殊的影响下陆续形成了颇具地方特色的中医学术流派。

(2)孟河医学概述

孟河医家,有代表性的是费、马、巢、丁四大家。

陈宝国饰演的男主人公翁泉海是“孟河医派”传人

孟河是江苏省常州市的小镇。在“不为良相,即为良医”思想的影响下,孟河地区以儒从医者颇多,或承其家学,或授于师门,得天独厚的社会文化氛围和自然地域特点为孟河医派的形成和发展创造了优越条件。清代中叶民间盛传“吴中医学之盛甲于天下,孟河名医之众冠于吴中”。

源起萌新期:以葛洪、陶弘景及许叔微、王肯堂等为代表 孟河医派源流甚早,据目前所掌握之文献, 可将其诞生背景上溯至魏晋南北朝时期,后经隋唐积淀,至宋明时期,医理丰富发展,进而渐有雏形。

孟河四大家以其高深的学术造诣,丰富的临床经验,对祖国医学的发展作出了卓越的功绩。由他们为核心而形成的孟河医派,似一颗灿烂的明星,照耀在清代末年、民国初年的医坛上,流派所及,至今未衰。

“孟河医派”咋回事想必大家都挺好奇

展开剩余92%

西晋永嘉之乱后,中原陵夷,衣冠南渡,东晋、南朝先后建都建康,常州自此成为京畿重地、人文渊薮。 据史料载,仅齐梁两朝就共有 15 位皇帝出生于常州,可谓教化昌明,冠绝东南。 中原地区大批官宦及知识分子的南迁, 不仅带来了先进的科技文化、制度风俗,其中亦不乏精通医药之人,他们落地生根,又与常州本地医家切劘交流,对常州的医学进步产生了强大的辐射作用。 同时,就地理形势而言,孟河地处宁镇山脉东麓,附近地区峰峦纵横,河网密布,尤其是西南百里之茅山地区,素有“秦汉神仙府,梁唐宰相家”之美称,山川形胜,江南独秀,古来多有隐逸之士避地自处,为道教圣地、上清派祖庭。 先秦时期,郭四朝、李明真人于此修炼,西汉时咸阳茅氏三兄弟又来此采药救灾。 可以说,南北交融的时代印记、十道九医的茅山道教传统,为孟河医派最初的萌芽培育了肥沃的土壤。

费家代表性的大家是费伯雄(1800-1879年)、费绳甫(1851-1914年)祖孙两人。伯雄以归醇纠偏,平淡中出神奇盛名于晚清,他是孟河医派的奠基人。绳甫以善治危、大、奇、急诸诊而闻名上海。

展开剩余95%

“孟河医派”四大名医

葛洪,字稚川,自号抱朴子,晋代丹阳郡句容人。 从祖道教宗师葛玄,得庐江人左兹授《九丹液仙经》, 与华佗弟子吴普交往颇厚, 又得家学医药传承,故而精于岐黄之术。 中岁后倦意仕进,隐于茅山抱朴峰,修道炼丹,兼治医务,如是者凡十余载。 晚年居岭南罗浮山炼丹行医,著作不辍。 葛氏于医学深有发凡, 曾汇集晋以前医籍上千卷辑为 《玉函方》,此书后亡轶,今仅能见到其精选本《肘后备急
方》。 《四库全书提要》称:“(其书)有方无论,不用难得之药,简要易明。 ”此书历来为家乡医家所瞩目,费伯雄《怪疾奇方》、马培之《青囊秘传》、巢祟山《千金珍秘方》及丁甘仁的《家传珍方》等书都能找到《肘后方》痕迹。 此外,葛洪中年在茅山地区修道、行医的经历,对句容东南部、常州西部地区的影响深
远,又游戏山水,救治甚众,附近百姓记其医事而称颂者甚多, 故后人有称孟河医派为葛洪医药之余绪,言之有据,实属确论。

马家原以疡科名者数世,至马培之(1820-1903年)呼声高,影响大。1880年晋京为慈禧太后治病,名声大振。宫廷里传出“外来医生以马文植为著”的声誉。从此以后,马培之被称为“以外科见长而以内科成名”。

今儿小编就来和大家聊聊

孟河医派医家以费、马、巢、丁四大家为代表,全国影响甚大。

陶弘景,字通明,号华阳居士,南朝丹阳秣陵人。 “祖世已来,务敦方药”,祖传《范汪方》,几代以来用此书治病救人, 梁代齐后辞官隐居茅山华阳洞。 陶弘景一生著述颇丰,有《本草经集注》7 卷、《肘后百一方》3 卷、《效验方》5 卷、《补缺肘后百一方》3卷及 《梦书》、《效验施用药房》、《服食草木杂药法》等。 陶弘景将《神农本草经》进行了归纳整理、增补修订,著成《本草经集注》,在体例上首创按药物性质分类;在药物数量上取《神农本草经》365 种,再加上汉晋两代名医所用的药物 365 种, 共计 730 种,并对药物名称、来源、产地、形状、药性、鉴别、功用、炮制、保管等均加记述。 同时,还考定了古今药物的度量衡,为我国药学的发展做出了贡献,对孟河医派本草学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

巢家是在两地先后成名,即是巢崇山(1843-1909年)、巢渭芳(1869-1927年)二人,巢崇山在上海行医50余年,家学渊源,学验两富,擅长内外两科,刀圭之术犹为独到。巢渭芳系马培之学生,精内科,尤长于时病。一生留居孟河,业务兴旺,名重乡里。

图片 5

孟河四大家取中医经典之精华,熔各派学术于一炉,在认识外感病方面,宗《伤寒论》之六经辨证,但又不拘泥伤寒方,师温病卫气营血理论,而又不墨守于四时之温病,开创了中医学史上崭新的寒温统一的学术风气;在用药方面,形成以“醇正和缓”为宗,以“轻清简约”为法的用药特色。

自隋唐而至靖康之难,宋室南迁,常州地区医学余焰不熄,代不乏人,就中又有伤寒大家许叔微承续医脉。 许叔微,字知可,北宋真州白沙(今江苏仪征县)人。 幼年失怙,矢志岐黄,成年后久试不第,转而弃儒学医。 48 岁逢靖康之难,举家南迁,居常州以行医为业,6 年后中进士,官至翰林学士。 晚年因不满宋廷偏安,又目睹忠良荼毒之状,遂辞官退隐,居马迹山(今无锡马山,隋至建国初历属武进)行医济人,著书立说,抗金名将韩世忠曾亲赠“名医进士”匾额。 许氏医学著作甚多,现有《伤寒百证歌》、《伤寒发微论》、《伤寒九十论》 及 《普济本事方》传世。 其所著《本事方》,秘藏本传至高僧荆山浮屠,再传罗知悌, 朱丹溪得罗知悌授此书而珍视不已,晚年嘱弟子整理的《丹溪心法》即仿《本事方》而作,是明清时医案类著作的初始形式。 许叔微在常武地区行医近二十年,尤其是对常州东南部地区的影响较大,他对《伤寒论》研究及自己医案的整理总结等则为后继孟河医家所继承和发扬。

丁家医学造诣最深的是丁甘仁(1865-1926年)。他从马文植学,能兼蓄马氏内外喉三科之长,为上海一大名医;因首创中医专门学校,有“医誉满海上,桃李遍天下”之称颂。

“吴中名医甲天下,孟河名医冠吴中”孟河医派是明末清初源起于江苏常州孟河的一大医学流派,以费伯雄、马培之、巢崇山、丁甘仁四大医家为主要代表,其高深的学术造诣、丰富的临床经验、灵活的诊疗方法、显著的治疗效果、众多的名医名家,在我国近代中医药发展史上产生了较大影响。

图片 6

明朝时期, 另一位进士出身的名医亦于此登坛,是即金坛王肯堂。 王肯堂,字宇泰,又字损仲,号念西居士,别号损庵。 因早年母病而习医道,饱览历代医书,兼收并蓄,见解独到,20 岁时又因救治胞妹重病而声名大振,四方延诊求方之徒常满庭户。 40岁时中进士,官至翰林院检讨,后因倭患横行,朝政糜烂,愤而辞官,研习医书,潜心著述。 其一生笔耕不辍,著作极丰,存世有《证治准绳》、《医镜》、《医辨》等。 他通晓伤寒,精于内科,擅治外科,又重视人体解剖,精于外科手术,记有外科手术如肿瘤摘除、甲状腺切除、耳脱落再植、肛门闭锁症手术治疗、骨伤整复、唇裂补术等医案并有附图,还有麻醉药物及其组成, 对孟河医派外科刀圭之术的影响尤深。王肯堂内、外、妇、儿、骨各科均有涉猎,亦开创了孟河医派各科皆擅之先河。

孟河医派奠基人--费伯雄

孟河医派揽中医之大成,将各派学术熔化于一炉,辨证细腻、准确,有用药轻灵平正、治法灵活多样、内服外用兼并等特点。在全国诸多流派中,孟河医派一起传承脉络清晰,门人弟子众多,学术弘扬,薪火相传而独具特色。

费伯雄

形成发展期:以胡慎柔、顾元交、法徵麟、法公麟等为代表 明末清初,伴随着经济的南移与漕运的兴盛,以孟河为代表的常州地区民生富庶,崇文重教。 其中常州学派、阳湖文派、常州词派、常州画派、孟河医派等派竞相登上历史舞台,袁枚曾赞曰“近日文人,常州为盛”,可谓名士辈出,学者叠现。又因孟河地处水路咽喉、战略要冲,左近医药名家多会于此,各种学术思想相互砥砺,治学方法多有借鉴,其中尤以胡慎柔、顾元交、法徵麟、法公麟、费尚有、马院判、钱祥甫、钱维岳等人医名卓著,声闻四省。 可以说,优越的地理位置,发达的交通条件,繁荣的漕运经济,深厚的文化积淀,为此时孟河医派的形成与核心医学思想的建立,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近代医坛大宗--费绳甫

江苏常州的孟河,是长江边的一个小渔村。孟河小镇南接京杭大运河,北抵长江,是连接南北的通江河道,古时水路非常发达。

出身世医家庭,学验俱丰,咸丰同治年间,以医术闻名于世。曾为道光皇帝治好失音症,《清史稿》称之曰:“清末江南诸医,以伯雄为最著”。

胡慎柔,明末著名僧医家,毗陵(常州)人。 幼年寄育僧舍,后出家为僧,法名住想。 胡慎柔博通佛教典籍及儒家经史,因患痨病,经浙江查了吾先生治愈,遂随查师学医十余年,颇有所获,后经查师推荐从名医周慎斋继续研习, 留心摘录周师临
证经验,诠次成书。 回毗陵后独立行医,治病辄应,疗效卓著,往来苏、浙、皖等地,救治甚多。 临终前将手札及生平著述授予弟子石震, 刊成 《慎柔五书》,其中论述虚损、痨瘵的治法经验,可为老人虚人调养指归, 对痨病的论述和治法对后世影响很大。

孟河四大家之一--巢渭芳

图片 7

其代表著作为《医醇賸义》《医方论》《食鉴本草》《怪疾奇方》等。

顾元交,明末清初医家,毗陵(常州)人,字焉文。 中年遇胡慎柔,并随之游,后以医为业。 顾氏对本草学深有研究,以《本草纲目》浩繁、《本草经疏》多附会、《本草蒙荃》浅陋,故取众书之长,篡为《本草汇笺》十卷。 该书首列药图,集运气及诸药学总论,继以草、木、果、谷、菜、人、禽、兽、虫、鱼、鳞、介、玉、石、水、火、土等分部类药,载药近 400 种,以临床用药内容为主,介绍药性功治,并附录验方。 后经龙耕堂刊为 《本草汇笺》、《总略》、《芥说》、《图》四
卷。

独具只眼的杰出医家--恽铁樵

被称“孟河”,是为了纪念他的缔造者唐朝常州刺史孟简。

其治学既不拘执古人成法,又不趋奇立异,立论以和缓醇正为旨,治法以清润平稳为主,善于通变化裁古人成方。其自制的11首治中风新方,总以实用有效为切要,对指导临床颇有裨益。

法徵麟字仁源,其弟公麟字丹书,均为清康乾时孟河名医,以擅治伤寒及内科而闻名。 乾隆年间,大学士程景伊曾撰法氏谱序,谓“徵麟喜急人之难,至今行路犹称之,次其一事也”,公麟医名较其兄更著,常以所得医资周济贫弱,名重乡里。 二人后代亦以医为业,尤擅治伤寒诸证。 法氏一门后于清晚期迁出孟河,一支定居武进雪堰,一支定居宜兴和桥,世称法氏世医。

20世纪上半叶中医领军人物--谢利恒

中医学界流传有一句话:“吴中名医甲天下,孟河名医冠吴中。”孟河当地中医盛行时,百余户的小村庄,仅中药铺就有十几家。清咸丰时期,孟河医名大振,远近求医者慕名而至,门前时常舟楫相接,以医药业发达而成为一个繁盛地区。赴孟河求医者中,除了普通百姓,道光皇帝、慈禧太后、皇族都曾前来请医。孟河医派是中医学的一大流派,最具代表性的是费、马、巢、丁四家。

费伯雄论治中风之总纲为气血损亏,外风乘隙而入,故调治当着意调营,使风从卫出;如见痰火内蕴,外风乘客之症,则当清营化痰,熄风理气为主。认为“五脏六腑,化生气血;气血旺盛,营养脏腑”,两者间密切相关,故临证时尤其注重从脏腑气血入手辨治。用药方面,在注重长于应用血药的同时,体现出其一贯主张的和缓醇正之风。强调“执古方以治新病,往往有冰炭之不入者,尤不可以不审”,提出“天下无神奇之法,只有平淡之法,平淡之极,乃为神奇”。

此时的孟河医派方兴日盛,名家辈出,除以上所述诸家之外,费尚有、马院判、钱祥甫、钱维岳等人亦名著一时,他们或精于内外诸科,或擅长针刀之术,共同形成了孟河医派欣欣向荣的发展局面。

孟河衣钵传承人--杨博良

费伯雄是近代治虚劳专家,他1865年完成了《医方论》,对清代汪昂所著《医方集解》中若干方剂的弊病作了批评。费伯雄以擅长治疗虚劳驰誉江南。道光年间曾两度应召入宫,先后治疗皇太后肺痈和道光皇帝失音症,均取得显著效果。费伯雄由此获道光赐匾额和联幅,被称道“是活国手”。

图片 8

鼎盛弘远期:以费伯雄、马培之、丁甘仁等为代表 此前千余年萌芽、形成的基础上,孟河医派于清末民初迎来自身发展的鼎盛时期, 以费、 马、巢、丁为宗派的四家相继崛起,并在后续的历史发展中,逐渐形成壮大,扬播海内外。 此外,伴随清末海运的兴起,孟河作为苏浙水上交通的枢纽地位日渐没落,加之战乱频仍、河道淤堵,已难复往昔喧嚣繁华。 孟河医家亦不再限于一隅,逐渐向苏州、上海
一带迁移,穷则思变中为中医事业的传承寻求新的机遇, 这一迁移也成为孟河医派逐步走向全国、辐射全球之肇始。

孟河费氏高足--徐相任

咸丰年间,向荣率兵攻打洪秀全、李秀成所在的南京城,向因年事已高加上多年劳累,“阵前呕血频频不起”。同僚张国梁强请费伯雄前来治疗,费投药数剂,向即可起床。

马培之

费伯雄,字晋卿,家学渊源,先儒后医,受知于丹徒名医王九峰,少时常习《黄帝内经》、《针灸甲乙经》、《伤寒论》等经典,通晓河间、东垣、丹溪等先贤医籍,收诸家之长,遂集大成,擅治疑难杂症,神效奇验。 道光年间曾两度应召入宫治病,先后治疗皇太后肺痈和道光皇帝失音证,均取得显效,御赐匾额及联幅,称道其“是活国手”。 费氏博学通儒,医术精湛,人称其“名士为名医”,蔚然为医界
重望。 其医学思想源于历代各家学术,由博返约,取各家之长补偏救弊,以治法“和缓”,用药“醇正”为特色, 集中体现在 《医醇賸义》、《费批医学心悟》。 《清史稿》有传,评曰:“清末江南诸医,以伯雄为最著。 ”

中医肾病学宗师--邹云翔

事后,费伯雄悄悄地告诉张国梁,因军情紧急,向荣肯定不能好好休息,他的病数月后可能复发,而届时“我亦无能为力”,此事后来果然应验。张国梁对费伯雄由是尊敬之至。

“外科尤绝,以内科成名”,治伤寒最为拿手。曾两次为翁同龢治好顽疾,还曾因为慈禧太后治疾而名扬天下。著有《外科传薪集》 《外科集腋》等。

马培之,字文植,幼随祖父马省三治医,尽得其学,后又旁收王九峰、费伯雄之学术经验,融会贯通。 光绪六年应诏进京视西太后疾,翌年返乡,御赐匾额“福”、“务存精要”,由是医名益显。 著有《马培之外科医案》、《务存精要》、《马培之医案》、《外科集腋》、《马评外科证治全生集》等。 他以内、外、喉三科兼擅著称,于外科特具卓识,推崇全生派,亦吸收正宗、心得两派精华而发明之。 他治疗外科疾病辨证上四诊合参、审症求因,治法上内外结合,擅长刀针而不滥用。 晚年在无锡、苏州行医,在孟河医派的传播上有先驱之功。

《内经》大家--秦伯未

马文植以“脉理精细”“能述病源”著称,曾应诏进宫,为慈禧太后治病,因疗效显著,皇族称“所拟医方甚佳”,“外来医生以马文植为最”,并御赐“务存精要”匾额。其他皇亲纷纷要其诊疗,他多次请求回孟河均未得允许。

在内科方面,马培之尤重调理脾胃,提出调营畅中、甘温治痞、调补中宫等多种调治大法。用药平和,反对滥用峻猛之药。

丁甘仁,名泽周,以字行。 先后受业于马仲清、丁松溪,后业于马培之,又师从伤寒学派大家汪莲石。 其继承孟河学派经验,最早主张伤寒、温病学说统一,熔经方时方为一炉,创寒温融合辨证体系。 后又悬壶上海,革新中医传承模式,创办全国第一所中医高等院校——上海中医专门学校,同时教授中西方医学;采用西医教育模式,设立沪南、沪北广益中医院,备学生见习、实习。 当时校内求学者遍及全国,可谓“医誉满海上,桃李满天下”。 孟河医派自丁甘仁及其高徒之手走向全国,走向海外。

触类旁通、自成一家--程门雪

巢崇山以擅长内外两科著称,尤以外科为精。“刀圭之术尤为独到,能以刀针手法治疗肠痈,多应验如神。”

在外科方面,马培之主张凡业疡科者必需先究内科,要“既求方脉刀圭益精”,提出辨病精当、辨证精细,遣方绵密、用药平正,同时注重调畅情志、迅速止痛等诸多学术观点。

孟河医派的主要特色

丁甘仁崇尚医术,对医德要求也较高。他不仅医术好,而且乐善好施,对病者不论贫富,一视同仁。这种行医精神深为百姓所敬仰。孙中山曾以大总统的名义,赠以“博施济众”金字匾额,以示表扬。

将运气学说融入实践中,认为长夏湿土司令,太阴用事之时,暑必兼湿,治必分暑湿之孰重孰轻,分别选用辛开清泄或辛开苦泄等法施治。

(1)国手频出,名医云集

马培之强调外症不能只着眼于局部,要内外兼治。在使用古代各种丸、散、膏、丹等从内而治之外,还用刀针相结合,内外并举,具有辨证施治的整体思想,世人称其“以外科见长而由内科成名”,所著的《外科医薪集》,是我国近百年来甚受欢迎的外科临床专书。

图片 9

除前面所介绍之胡慎柔、顾元交、法徵麟、法公麟及清代费、马、巢、丁等四家外,孟河医派形成的千百年来,亦涌现了众多的医家群体。 据不完全统计,近 200 位名医目前有文献资料可查,其中明、清时府、县志载有吴希孟、杨经、王彦昭、吴杰、蒋宗武、蒋理正六位御医,费伯雄、马培之、邓星伯三位“征君”,徐述、徐迪、丁焕、汤玉、汤瑎、汤启晹等名医立传专记,诵其事迹。 《中国医学史》 中 1840 至 1949 年期间著名医家 12 人中有 5 人都是孟河医派,所谓“孟河名医冠吴中”,诚为至论。 此外,根据我们的调查研究,清末时期孟河地区尚有奚、蒋、贾、杨等数家医名兴盛的世家,但于以后的发展中逐渐外迁或没落了。

丁氏崇尚费伯雄的醇正缓和、归醇纠偏的学术风格,在处方用药上,大都以轻灵见长,最擅运用“轻可去实”之法;在临诊中既需估计患者的体质强弱、酌量病势的轻重缓急,对患者的居处习惯、饮食嗜好等也要作适当的考虑,这样就能保证药到病除。

巢崇山

清末民初,孟河医派出现了一批名医,如巢崇山、费绳甫、余听鸿、陈虬、沈奉江、马伯藩、贺季衡、恽铁樵、谢观、丁元彦、章巨膺等。 民国时期的孟河医派受近代医学科学影响,提倡中西医汇通,西为中用,以中医专门学校为依托,培养了大批人才,如丁甘仁创办的“上海中医专门学校”,恽铁樵创办的“铁樵中医函授学校”,王慎轩开办的“苏州国医专科学校”,秦伯未、严苍山等创办的“上海中国医学院”以及徐衡之、陆渊雷、章次公等创办的“上海国医学院”, 均为中医药事业的继承发展培养了大批的人才精英。

图片 10

生于孟河著名医药世家,家学渊源,学验两富,擅长内、外两科,尤精于能以刀针手法治疗肠痈。治学宗《黄帝内经》,精通药性,临床注重调理脾胃,养护胃阴,推崇并善于运用喻嘉言学说指导临床实践。

建国后,孟河医派得到了更大的发展。 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全国各地将散在的门诊、联合诊所合并成立中医医院,创办中医药大学,孟河传人由个体走入医院、高校,此期先后出现了徐衡之、邹云翔、王慎轩、秦伯未、张伯臾、程门雪、黄文东、章次公、丁济民、张赞臣、屠揆先、钱育寿等大批名医,他们或在医院阐扬岐黄, 或在高校培养中医新人,为孟河医派的传承做了很大的贡献。 新世纪以来,两届国医大师中就有孟河医派传人裘沛然、 颜正华、朱良春、颜德馨、陆广莘 5 人。 时至今日,孟河医派更已走出全国、走向世界,其医学传人亦遍及全球五大洲 17 个国家,共 1800 余人。

孟河医学缘起要追溯到明朝正德皇帝时,大臣费尚有弃官从医,定居孟河,开启了孟河费氏的医学事业。费尚有穷究医理,久之便以医术闻名于世,并代有传人。略晚于费氏,马氏、巢氏也已有人从医。加上孟河当地颇为有名的法氏、沙氏等较有影响的医家,孟河医派开始逐渐形成。

著有《玉壶仙馆外科医案》,记录治疗头部、五官等外科病例43种、84案,总结了医治外科融贯温热家言的临床经验。另著有《巢崇山医案》《千金珍秘》。

(2)著述宏富,泽被后世

清道光、咸丰、同治年间,孟河名医云集,业务兴盛,经验成熟,学术思想日臻完善。旧时的常州、武进等府县志均有“小小孟河镇江船如织,求医者络绎不绝”“摇橹之声连绵数十里”等记载。

曾极力推荐晚出道的同乡丁甘仁从苏州到上海行医,世人有“甘仁至申,崇山实为之介”之说。他还培养了很多门徒,宏扬中华医药,尤以贝颂美、陶佑卿、汪剑秋、刘俊丞、黄晓和为最著称。

孟河医派医家,不仅医术高超,且精于探求医理,善于著书立说,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撰写了大量的医学著作。 据现存资料所记,最早的孟河医派著作当属南朝陶弘景的《肘后百一方》,此后影响深远的则有宋朝许叔微的《伤寒九十论》及《普济本事方》,明代王肯堂的《六科证治准绳》,清代费伯雄的《医醇賸义》,丁甘仁的《丁甘仁医案》,余听鸿的《诊余集》,陆渊雷的《伤寒论今释》、《金匮要略今释》,秦伯未的《内经类证》、《中医入门》等。 近年来,常州市中医医院致力于医派相关文献的爬罗剔抉,截至目前,已系统整理孟河医家相关著述 245 种,较为著 名者如费伯 雄《医醇賸义 》,马 培 之 《外 科 传 薪集》、《马培之外科医案》、《马培之医案》, 丁甘仁《喉痧证治概要》、《丁甘仁医案》,秦伯未《秦氏内经学》、《潜斋医学讲稿》,章次公《药物学》、《章次公医术经验集》,裘沛然《中医历代各家学说》、《中国中医独特疗法大全》、《壶天散墨》 等均录入其中,为后学医家探究医理、研习岐黄积累了经验,提供了便利。

费氏、马氏在孟河医界占主导地位,培养出了费伯雄、马培之等杰出医学家,巢氏亦有巢崇山等名震数省。各家医学的发展,中药铺由此毗邻而开,至今仍叫得上名的有将近十家。

图片 11

(3)发皇古义,融会新知

清朝末年,由于战乱,孟河地方经济相对疲软,加上孟河从医者日益增多等原因,许多名医纷纷迁往无锡、苏州、上海等地,并掀起了一股孟河医学的“东渐之风”。1883年,马培之迁往苏州,在住所和沭泰山堂药店坐诊,因声名显赫,坐诊处门庭若市,居住之处,被称为马医科巷。

丁甘仁

中国哲学以“和”为要,强调天人合一,中庸和合。 传统中医植根于此,亦以和法为大要,旨在辨析整体以达平和中正。 《黄帝内经》首倡其说,着眼于生理,重视气血、阴阳的调顺和谐;《伤寒论》继踵其后,着力于临证治疗,开后世和法诊疗之源。 两宋以还,医家如庞安、朱肱、刘完素、李东垣、徐春甫者沿此路数,或倡“和表”之说,或提和解概念,均有所增益发凡。 孟河诸家于此亦深有洞见, 在总结前人理论的基础上又有所阐发,如费伯雄“夫疾病虽多,不越内伤、外感。 不足者补之,以复其正;有余者去之,以归于平。 是即和法也,缓治也”、马培之“脏腑不和,则气血乖错,不能周行于身,而百病见矣”,正沿黄帝、仲景一脉,讲求人体自和,治当求和,而法当和缓。

孟河其他各派外迁后也都有相当的发展,成为当地的名医或医学流派,并带出众多弟子,分布至全国各省、港澳地区以及世界各地。

江苏省武进县通江乡孟河镇人。推崇张仲景《伤寒论》,临证处方以六经辨证为纲。他认为把握六经分治准则是分析病情、辨证用药的关键。于临床内、外、妇、幼、喉科及疑难杂症无一不精,而在医治外感热病方面更卓有成效,主张伤寒、温病学说统一。

至于寒温之争,自刘完素首持“热病只能作热治,不能作寒医”之说后,医家于二者诊疗多有抵牾,及至清代温热学兴起,则有愈演愈烈之势。 孟河诸家则跳出畛域,抛却门户,力主寒温融合。 丁甘仁即创立寒温融合的辨治体系,认为治疗外感温病不应拘泥于寒温之别,宗《伤寒论》之六经辨证,而不拘泥伤寒方师温病卫气营血理论,而不墨守于四时之温病。 后继门人于此不断研习拓展,如裘沛然力主寒温一体论,张云鹏提出寒温统一说,均对现代中医外感热病学的成立和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如今孟河连绵十几家中药铺的盛况不再。费、马、丁、巢四大家的旧宅,也是一番破落衰败景象。一个能让老百姓产生崇拜的医派,肯定有非凡之道。孟河医派四大家各有千秋的诊疗学术,造就了众多名医。

提出医生临诊时,要估计患者体质的强弱,要酌量病势的轻重缓急,且应对患者的居处习惯、饮食嗜好等都要作适当的考虑。对病后调理及久治不愈的慢性疾病提出要注意脾胃,且着重指出治脾与治胃迥然有别,并推崇《叶氏医案》中“脾宜升则健,胃宜降则和”以及“太阴湿土,得阳始运;阳明阳土,得阴自安,以脾喜刚燥,胃喜柔润”之论。

此外,清末以来,国事日衰,西风美雨,纷至沓来,西方医学的引入,更是对传统中医产生了强烈的冲击。 面对严峻的生存环境,孟河医家并未作茧自缚、画地为牢,丁甘仁云:“医为仁术,择善而从,不分畛域”,又云:“中医以气化擅长,西医以迹象见长,论其理则中学至精,论其效则西人亦著”,主动接触新学,力求为我所用。 这种圆融通达、融合中西的治医理念亦开此后恽铁樵创立新中医、陆渊雷中医科学化、章次公双重诊断一重治疗等诸公中西医汇通理论与实践之先河, 为孟河医派此后的发展、传播探出了新路。

福利

于外科证治亦见独到。他自拟的外科药品,集诸外科验方,选药道地,加工精细,药有外用敷贴膏药、油膏敷药、药线、散药等,疗效显著,其大红膏尤为著名。他常采用古法“火针”穿刺脓疡,排出脓血,用以代替外科手术刀。

(4)薪火相继,传承有序

孟河代表医家注重食养,费伯雄所著《食鉴本草》将药食结合,阐述了日常饮食的药用价值,书中将 96 种常用食物分为谷、菜、瓜、果等十类,使患者做到“食养尽之”“不为食误” 。

特别重视中医学教育,于1917年创办上海中医专门学校,两年后又创办女子中医专门学校,培养中医人才,成绩卓著。

孟河医家众多,术业各有专攻,主张广开门户,有教无类,择徒范围亦不限于家族内部,只要自愿拜入门墙,均一视同仁,传道授术。 尤其是清末以降,费、马、巢、丁四家又通过联姻、合作和师承等形式,更是加强了彼此间的交流,使其学术思想既有传承,更有发挥。 然开门授徒,不囿门户,并不代表降低择徒标准,孟河医派各名家对学徒的选择均很严格,归纳总结,其择徒以德为先、以悟为要、以勤为贵。 此外,孟河医家不但严于择人,亦注重师者品性修养,诸如“思想开明,不惜秘术”、“以身作则,言传身教”、“厚积薄发,取精用宏”、“循序善诱,因材施教”等等,不一而足,可谓以身作则,严于自律。

《食鉴本草·味》中援引《素问·生气通天论》之说:“阴之所生,本在五味,阴之五宫,伤在五味”,提出“味能伤耗人之五脏,善养生者,以淡食为主”的观点。避免咸酸甜过度。

那么电视剧中

民国初年,为阐扬国医,发皇古义,孟河医家又相继尝试创办新式学校,较为著名者如丁甘仁迁居上海后,联合同道夏应堂、谢观等筹建并先后创立了上海中医专门学校、 中国医学院等中医教育机构,在培养模式上进行了重大改革,通过院校教育
做到对学生的统一要求,又通过师承教育达到对学生的个性化培养,程门雪、黄文东、秦伯未、章次公等孟河医派大家均为该校早期学生。

《食鉴本草·谷》中指出“人之养生,全赖谷食为主”,肯定了谷食为食养之首的地位。

翁泉海究竟是以谁为原型呢?

然而,无论传统的个人师承,抑或新兴的学院、函授,虽授业形式有异,所传医道始终如一。 中医传承,讲求“术、理、道”的参合,在具体的授业传道中,孟河各名家亦始终秉承中医传统理念, 以道术同授、理法共传,又以“厚基础,宽知识”、“多技能,勤实践”、“发皇古义,融会新知”等内涵融贯其中,在博采诸家、汇通中西中不断取长纠偏、自成新意,最终在传统与现代、传承与弘扬中达到了统一。

《食鉴本草·菜》中指出:“菜性属阴,职司疏泄,是谓之蔬。食用之不可或缺,因著于谷次。蔓青菜,菜之中最益人者,常食和中益气,令人肥健,凡住远方,煮此菜豆腐食,则无不服水土病。”

根据电视剧介绍 主人公翁泉海闯荡上海滩

孟河医派的现代传承

《食鉴本草》中记载了29个粥方,以下列举9款。

而四大家中闯荡上海的只有巢崇山和丁甘仁

(1)搭建平台,开设机构

“孟河医派”就讲到这里了

20世纪20年代以治疗传染病——“烂喉丹痧”出名的

为更好地传承和保护孟河医派文化遗产, 推动孟河医派的发展,2006 年 7月,在常州市委市政府的支持下,常州市中医医院成立了孟河医派研究的专门机构——常州市孟河医学研究所。围绕孟河医派在理论、诊疗、文化上的特色优势,研究所全面挖掘、研究、总结孟河名医名家学术思想,并实地走访相关医学传人,建立孟河医学数据库及孟河医学研究网站, 组织筹建孟河医学博物馆,总结经验,指导临床,努力为大众的健康保驾护航。 为扩大医派影响,常州市中医医院还广泛开展多学科、全方位合作,与国内较有影响的新安医派、岭南医派以及省内的吴门医派、 山阳医派等建立了较好的合作关系,促进了医派学术资源的整合与互补。 此外,医院还与中国中医科学院、同济大学、北京中医药大学、南京中医药大学、美国加州中医药大学等国内及国际孟河医派相关研究机构建立学术网络,促进了学术的交流与信息的共享。 如 2008 年参与同济大学中医大师传承人才培养项目,2011 年与美国加州中医药大学签订孟河医派海外传承合作协议, 成立“孟河医派美国加州传承中心”及“美国加州中医药大学中国常州研究生培养基地”。

关于《老中医》的其他知识

就只有一位丁甘仁

(2)钩沉文献,付梓刊行

欢迎诸位“留言”互动

所以基本可以断定

近年来,常州市中医医院孟河医学研究所致力于文献挖掘和理论梳理, 现已系统整理孟河医派名家著述 245 种。 此外,整理再版的《孟河四家医集》、《丁甘仁传》、《当代孟河医派名家医论集萃》、《医法提要》、《两顾堂师带徒讲稿》 等著作也已相继出版, 为现代学者了解孟河医家学术思想铺设了门径。 目前研究所正在点校年内将出版《柳溪别墅医案》,力求通过文献的搜寻、史料的钩沉,深入挖掘孟河医家理论中的吉光片羽,使之重见天日。

看《老中医》必备的历史背景知识!全国中医界反击“废止旧医案”

这部剧中一定有丁甘仁的影子

(3)依托医院,培养后学

内容整理自中国中医药报《孟河古镇出名医》、论文《孟河医派传承特色探析》(作者张琪 曹震 周奇峰)、《中医健康养生》杂志微信公众号

图片 12

在培养孟河医派传承人方面,常州市中医医院以依托医院为主,通过中西医互动交流、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形式开展研究。 医院现有临床各科室、孟河医学研究所、孟河医派传承工作室、名医工作室等相关机构参与研究工作。 其中,孟河医派传承工作室是全国首批中医学术流派工作室建设项目,常州市中医医院以此为契机,制定了孟河医派百名传承人培养计划,并适时启动四鹰计划、孵化工程,采取一对一、团带团交叉互动及项目培养、开展国际高层论坛等方式,提高中医临床技能,加强国际交流,培养高水平中医人才,以期实现孟河医派的现代化、国际化。 目前,工作室在制定炮制技术标准、推动医派文化传承方面的努力已初见成效。

编辑:董俊彤 监制:朱蕗鋆 审核:高新军

这位名动天下,生前让国家总统孙中山先生题写“博施济众”匾额,死后,让国家总理唐绍仪都亲自写下32字挽联的老中医,究竟干了哪些震撼中医行业的大事?

(4)精诚守和,承续传统

让我们从头看看这位人才的成长史吧

常州市中医医院着力挖掘孟河医派传统文化,通过总结凝练,逐渐形成了以“精、诚、守、和、孝、悌、忠、信、礼、义”为核心价值的道德内涵。 院训“精、诚、守、和”及医训“大医精诚、大德不显”,荣获全国中医药文化建设二等奖,良好地诠释了中医传统文化,充分体现了孟河医派精诚谦和的遗风。 除医派思想价值的重塑与弘扬外,医院还注重对科普三馆、文化三墙、特色三廊及专题长廊等各色文化硬件的建设,孟河医派博物馆升格为省级博物馆,在打造和改善医院环境形象的同时,着力推进医派文化的保护与传承。 常州市中医医院在弘扬医派文化上的努力,也得到了各级领导和社会各界的一致肯定,成为全国首批中医药文化宣传教育基地。

丁甘仁,字泽周,1866年出生在江苏省武进县的孟河镇,这个镇子,以盛产地道的名老中医著称,其中费伯雄号称“是活国手”,马培之号称“江南第一名医” 。

丁甘仁的爸爸叫丁惠初,丁惠初的祖上是大户人家,当时光良田就有一百多亩,店铺更有十几家,但可惜的是,到了咸丰年间家道中落了。尽管丁惠初还有“四品候选”的身份,但是奈何家里没钱了,没钱就没法买官,四品候选就没着落,所以最后只能种地为生。

6岁,丁甘仁开始读私塾,但家里估计实在太穷了,所以不到12岁便因为家庭原因辍学了。父母想把他送去商铺学做生意。

但丁甘仁很坚决:我要当天下第一名医

父母没办法,只能四处问询,最后丁甘仁的母亲突然想起,自己娘家就有一位老头,他就是圩塘村的马仲清当时老马都已经85岁了,在当地很有名气,去到后,马老说:我门人弟子已经多到数不清了,但真正让我相中的,还没有一个,令郎有此天分,但想真的想做行家里手,得吃不少苦头,甘仁能吃否?小甘仁跪下叩头:能吃!

从此小甘仁就背《内经》、《伤寒杂病论》、《本草纲目》,但不幸的是,师父才教了他两年,突然就去世了。擦干泪水,小丁甘仁又没师傅了。后来丁甘仁找到了族兄丁松溪,丁松溪是费伯雄的弟子,而费伯雄就是早已成名的“孟河第一把交椅”,给光绪皇帝治过“失音”,

当时名声已如太阳的光辉。一学又是3年,丁甘仁在学了6年中医后觉得可以到外面闯荡一番了。于是他坐上船,来到了行医生涯的第一站:苏州。这里出过温病派的叶天士和薛生白等名医,丁甘仁学习其医法的同时也在行医。在这里,丁甘仁经历了从医生涯中的第一个挫折,他在治疗一个孩子的时候,那个孩子突然死亡,而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苏州县令。县令带了一群人来向丁甘仁“问责”,迫不得已他离开了苏州。

一个薄雾昏昏的早晨,憔悴的丁甘仁回到了家乡孟河,父母妻子见他脸色淤青,问他发生了什么,他一言不发、两目垂泪。丁甘仁被那句“庸医,你留在世界上只会害人”深深地刺痛了,多少个夜晚,他夜不能寐,反复追问自己,究竟还要不要行医。一个月,两个月,他内心的恐惧一天天在放大。

后来他在师傅的鼓励下决定重新开始。

图片 13

上海的心酸与辉煌

他这次将目光转向了号称“十里洋场”的上海,他在郊区租了一个小屋,这位房东姓黄,卖鞋为生。因为丁甘仁给他治愈了一次急性病,所以两人成了好友,这位黄先生是落魄秀才,家里也并没什么钱财和人脉,并不能帮上丁甘仁多少忙。但即便如此,他还是经常把长衫借给丁甘仁穿,这样丁甘仁就能在出诊时穿的光鲜亮丽一点,免得失去体面。丁甘仁这样开始了四年的游医生涯,他白天行医,晚上读书培养功力,但是依旧没有什么起色。

终于,在一天出诊时,他遇到了一个孟河老乡,这位老乡同是行医者,这个老乡就叫巢崇山,孟河四大名医排行第三,著作有《玉壶仙馆医案》和《千金诊秘》。巢崇山看到丁甘仁一身寒酸,想起初来的自己也是这般,问他这些年过得如何,读了些什么书,最后还把丁甘仁药方要过去,看后不禁竖起大拇指。最后在巢崇山的保举下,丁甘仁终于在一家慈善医馆取得了一个坐诊的机会,这家医馆叫做“仁济善堂”。丁甘仁在医堂认认真真工作多年,凭借自己的实力被老板逐渐认可。

在他31岁那年,赵老板去世。这家医馆被上海商界大亨王一亭收购,改成了慈善机构,从此不再业医。

离开仁济善堂后,他用这几年积攒下的资金在四马路租了一幢二层楼房,开启了独立业医的新生涯。那是1896年,他成立诊所后的第一年冬,上海流行一种名叫烂喉痧的传染病,患者喉咙肿胀身上发斑,严重的就会死去。这种病在西医叫做猩红热。由于当时西医还没有血清、抗生素,结果死者盈野。

那时丁甘仁门诊也来了烂喉痧病人,丁甘仁诊脉看病,仔细分析,小心处方。他治好一例,第二天来了几百号病人,甚至许多都是门板抬着来的,门外乌压压全是人头。三个月间,他披星戴月,挨个病人进行治疗,救活了不下一万个病人。传染病扑灭后,丁甘仁的名字响彻了上海滩。

类似的烂喉痧在1912年的上海又爆发了一次,享有盛名的丁甘仁再次被推到第一线。然而,这次细菌的菌株变异了,症状也与1896年的不同。面对困境,丁甘仁整夜守着病人仔细观察,最后确立了另一种治疗思路,这种治疗思路正是温病派卫气营血辩证法:重痧不重喉、痧透喉自愈,也就是说,在病人初期感染烂喉痧身体肌表出痧时,要以辛凉发汗透痧为第一要务,热邪随着汗出来,便不会继续加重,病情就会逐步减轻并走向痊愈;只有到了中期,热毒入营分时,才用清营解毒的药物。运用这个思路,1912年的那场烂喉痧,又在丁甘仁手中被扑灭。丁甘仁的名声,终于实现了上海滩人人皆知。

图片 14

丁甘仁的名声大噪招来了西医的嫉妒和刁难,虽然他成功反击,但是依旧忧心忡忡,他心里想的是中医的未来。为此,他要建一所大学,一所专门培养中医的大学,只有有了大学,别人才不会蔑视中医!丁甘仁给北洋政府写信请求办学被拒,几年后他再度申请终于被审批,然而政府并不给予资金支持。但这并不能使丁甘仁放弃,他将资金入股别的大药房,这样就可以享受定期的分红,另外他还和别的药厂合作研发了中药丸散膏丹,通过报纸杂志扩大售卖,这样就能在诊费外筹集更多钱。

当时的上海鸦片充斥,他认识到鸦片烟害人不浅,若能开发出戒烟产品,不但利国利民,更能筹集一份资金。于是研发出“戒烟丹”,既能造福社会,又能获取一部分回报。戒烟丹的畅销惹恼了黑心商人和青红帮,丁甘仁面临着随时实地的恐吓和骚扰,不得已,他向市政局请求保护。市政当局不敢怠慢,甚至一度调集警力保护丁甘仁。压力重重,丁甘仁却矢志如初,他办学保存国粹的行动,在上海被人津津乐道。最后收购“仁济善堂”的商业大亨王一亭也听闻此事,亲自出马为丁甘仁筹集大笔资金。

世之生佛

丁甘仁的学校1916年6月建成招生,《申报》连续报道26天将丁甘仁的招生启事发布出去,丁甘仁亲自题写了“精勤诚笃”的校训,要求学生:学贵于精、勤奋治学、诚信待人、笃志不渝。为了替学生寻找具有真才实学的老师,丁甘仁再度日夜奔忙,搜寻医界骨干。这些老师,大部分就是后来那些中医界大腕级人物,如夏应堂,当时人称“医界瑜亮”;如谢利恒,编纂过《中国医学大词典》、《辞海》;再如曹颖甫,近现代经方界最具实力的人物。这些大家,有的是义务出任学校领导,有的仅仅象征性拿点钱。

图片 15

丁甘仁为了给学生实习机会,他顺便办了两所中医院——沪南广益中医医院和沪北广益中医医院,两所中医院均设有病房、药房和门诊。丁甘仁的医院,取名“广益”,自打一开始就是公益性质,以服务贫民为宗旨,为了给上海穷人看病他医院每年施舍药物200000包,自古及今,从没有哪一个医院敢施舍20万份中药。甚至为了培育人才,对于贫困学生,他分文不收,提供食宿。当时人称丁甘仁为中医界“祭酒”,祭酒是国家教育最高领导,在中医界,这份赞誉丁甘仁完全担得起。

这所学校,培养了数不清的的中医大夫,光成名的就有:秦伯未、程门雪、章次公、黄文东、陈存仁、张赞臣、张伯臾、许半龙等数十名现代的国医大师,有许多算起来还是他的徒孙。正如丁甘仁所希望的那样:今日之莘莘学子,明日之佼佼栋梁,鄙人之希望也。

1925年为了为女性争取权利,丁甘仁和谢利恒又建立女子中医学校,让女同胞们也能自力更生,实现人生价值。这些举动在社会上造成巨大影响,后来连不怎么相信中医的孙中山都忍不住给丁甘仁题字:博施济众。

1926年8月6日丁甘仁积劳成疾仙逝上海,死后各界纷纷举行公祭,送葬队伍多达1000多人,其中就有孙中山亲自任命的护法军政府财政总长唐绍仪,他写道:汤汤孟河、群医辈出、谁为拔萃、公其首屈、博施济众、仁心仁术、沪之名医、世之生佛。自孟河医派费伯雄、马培之和巢崇山之后,最耀眼的一颗医星划过天际,留给世人无限的哀悼。世之生佛,四字多么沉甸甸的重量军阀孙传芳,国民政府参议院副议长陈陶遗等军政名流纷纷敬献挽联。

图片 16

在短短60个春秋里

他开创了中医界许多先河

这个从底层爬起来的大师

用他一辈子

向世人展示奋斗的意义

向我们传递了仁医的本质

百年之下

谁能及君

【爱青岛综合整理,实习生:南国玉;部分内容来源网络,图片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85702000】

本文由美高梅4858mgm发布于典籍,转载请注明出处:范式变迁,孟河医派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