丨张生和莺莺的诗情词意,中医药名对联一

来源:http://www.takasugifarm.com 作者:典籍 人气:115 发布时间:2019-10-22
摘要:药名对联是劳动人民群众消遣娱乐活跃文化生活的方式。相传唐代诗人杜甫,老年多病,贫困潦倒,开了一间中药店,对联是: 《西厢记》是元代著名剧作家王实甫的代表作,也是一部

药名对联是劳动人民群众消遣娱乐活跃文化生活的方式。相传唐代诗人杜甫,老年多病,贫困潦倒,开了一间中药店,对联是:

图片 1

《西厢记》是元代著名剧作家王实甫的代表作,也是一部优美动人的言情传奇小说。唐德宗时,洛阳才子张君瑞在普救寺偶遇故相国崔珏之女崔莺莺,两人一见钟情,在丫鬟红娘相助下,历尽悲欢离合,最终结为夫妻。

自古以来,文人墨士偏爱灯笼,创作了许多形象生动、妙趣横生的灯笼谜,给人们的文化生活增添了无穷乐趣,起到了增长知识、裨益健康的作用。

独活灵芝草;当归首乌身。

图为1983年发行的西厢记邮票套票,源自网络

待月西厢下(一)丨张生和莺莺的诗情词意

丨张生和莺莺的诗情词意,中医药名对联一。明代书法家、文学家祝允明,有一次与唐寅、文徵明、徐士祯等几位好友品茶聊天时,撷取灯笼这一题材制谜赏玩。其时,祝允明久病初愈,对一些中药名颇为知晓,他的灯笼谜也充溢着“药味”,看起来犹如一剂药方:“淡竹枳壳制防风,内藏红花在当中,熟地不须用半下,生地车前仗此翁。”寥寥几句诗谜,就把灯笼的制作材料以及特征、作用准确地表现出来。

由四个药名联成,寓意深邃。还有一副长联:

文 /八月初六

待月西厢下(二)丨张生和莺莺的诗情词意

类此用中药名、方剂这一独特表现形式巧妙制作的灯笼谜还真不少。相传华佗收徒弟时,有意测试拜师者的聪明才智:“我这里开有七味中药,连缀起来可猜一物,猜对了,我就收你为徒。”说罢开了一张处方药方谜,要求猜一日用品。但见上面写着:“枳壳防风藏红花,熟地不用它半下。生地当用在车前,夜晚赶路眼不瞎。”有一少年反应敏捷,遂即高举起他随行所带的灯笼。华佗称赞他聪敏,收下为徒。在闽南民间,流传一道仿大人口吻的灯笼谜,配制得浑然天成:“面色白兼红,心里热直冲。断来是火症,看去还朦胧。宜取竹茹用,故纸复防风。生地不能少,熟地无也通。”此谜里面隐藏5味中药名,药味谜味俱浓,押韵自然,读来琅琅上口,我想,要不是作者对医学药理颇为熟识,是颇难制出这等佳作的。

白头翁持戟跨海马,与木贼草寇战百合,旋复回朝,不愧将军国老;

1

但凡提起元杂剧的四大爱情剧,最被人津津乐道的要数元代杂剧家王实甫的《西厢记》。

《西厢记》全名《崔莺莺待月西厢记》,描写了贫寒书生张君瑞(张生)和相国之女崔莺莺对于爱情的坚贞不渝,敢于冲破封建礼教禁锢,并终成眷属的故事。全剧情节错综复杂,人物艺术形象鲜明,其主题思想“愿普天下有情的都成了眷属” 更为天下人广泛传唱。

王实甫的这部《西厢记》,是根据金代戏曲作家董解元所撰的诸宫词《西厢记》(通称《董西厢》)的基础上改编而来。而董解元的《西厢记》,则改编自唐代文学家元稹的小说《莺莺传》,也正是张生和崔莺莺故事的最初版本。

若说王实甫和董解元笔下的张生和崔莺莺,都以才子佳人皆大欢喜的圆满结局被后人传颂,而作为真正原著的《莺莺传》,却只剩下“始乱终弃”的骂名了。

《莺莺传》原题《传奇》,被《太平广记》第四百八十八卷收录时改名为《莺莺传》,因文中赋有《会真诗》,亦称作《会真记》。小说描绘了张生与崔莺莺相恋,后又无情将她遗弃的故事。纵观小说全文,除了文笔的优美,对于人物的刻画生动形象之外,字里行间无不透露出一股浓郁的渣男气息。

待月西厢下(三)丨张生和莺莺的诗情词意

周末闲暇,笔者到一位谜友家中作客。他说,有一道中药结合病因巧构的灯笼谜十分有趣,谜面是:“远视瓜蒌桔梗,近视防风故纸。生地须用它,熟地总不需。欲问病因如何,只因心中一点火。”的确,这道谜的谜面隐藏着6味中药名,浑然天成。乍看起来令人搔首费猜,但只要找到突破口,也就能迎刃而解了。另有一道灯笼谜,纯用处方形式出现,别具一格,令人耳目一新。谜面是:“病名:火攻心。处方:淡竹、柴胡、故纸、防风、灯心。熟地可用可不用,生地不可不用。”这一处方谜巧妙运用退热泻火的7味中药名,把灯笼材料、用途恰到好处表现出来。你看“火攻心”指的是蜡烛,前4味中药隐指制作灯笼的材料,而且切实是治疗“火攻心”的中药方剂。后两味更是运用巧妙,把灯笼的主要特征含蓄地勾勒了出来,你看,“熟地”指的是熟悉的地方,要用灯笼也可以,不用也可以;而对陌生的路段就不能不使用灯笼。此谜一经猜出,无不让人恍然大悟,击掌赞妙。

红娘子插金簪戴银花,此牡丹芍药胜五倍,苁蓉出阁,宛若去母天仙。

2

在故事的开篇,作者元稹用了一些近乎完美的词句来赞美男主角张生,称其“性温茂,美风容,内秉坚孤,非礼不可入”。和朋友出去游玩饮宴,别人都吵吵闹闹,争先恐后表现自己,他却表面随和,始终不受干扰。年已二十三岁却从未接近过女色。知情者问他为何这般,他回答道:我是真正的爱美之人,可所遇见的都不是心中那个人。

开场的这一段绘声绘色的描述,会让读者对男主的形象产生初步的好感,觉得他是个温润如玉又洁身自好的翩翩书生,并对真爱有着无限期盼的痴情心。而这和后文的薄情郎形象不由自相矛盾,也为元稹在结尾处对渣男行为的无耻洗白埋下了伏笔。

后来,张生去了蒲州,留宿普救寺,与同宿寺中的崔氏寡妇相遇。时年赶上浑瑊(浑瑊,唐朝名将)命丧蒲州,军中大乱,乘乱者便借机大肆抢琼蒲州百姓。崔氏家财颇丰,奴仆又多,心恐会遭此祸难,又不知该去投靠何人。因张生和蒲州的一些将领交情颇好,就请他们来保护崔家,这才免遭灾难。崔氏感恩于张生的出手相助,特地备了酒菜盛情款待。席间,她对张生表达了万般感激之情,并依次唤了儿子欢郎和女儿崔莺莺出来拜谢恩公。

当张生一见到美若天仙,正处于芳龄十七的美好年华,又矜持寡语的莺莺,不由春心大乱,贪色的本质终始露出一截狐尾。他欲勾引莺莺,却苦于无机可乘。不过这张生也属聪明之人,懂得从猎物最亲近的人开始下手。他多次献礼讨好莺莺的丫鬟红娘,向她吐露了对莺莺的爱慕之情。红娘提议可以趁崔氏寡妇对他怀有感恩之际向崔家提亲,而张生却以自己已经被莺莺迷得七荤八素,快要被相思煎熬致死,根本等不及做媒娶亲而搪塞过去。可见从一开始他就并不想真娶莺莺,而是想玩玩而已。听了张生的此番言语,红娘便建议他作情诗表白。于是张生便兴冲冲地写了首《春词》交付于红娘。

当天晚上,红娘将莺莺所回复的诗交于张生。诗曰如下: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拂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淫心骚动的张生即刻就读懂了诗中的含义。便于晚上攀上崔家住处东面的杏花树,翻墙跃入莺莺所榻的西厢房。哈哈,这狐狸尾巴终于露出一半了。古时一般的正人君子,怎会随随便便翻墙偷袭入人家小姐的闺房?这和他先前所说的从不喜欢随便和女性亲近大为相悖。此时色胆上身的张生,本暗喜会由此虏获一场春宵夜,谁料被穿戴整齐,面色严肃的莺莺训斥了一顿。莺莺训斥他,最初解救她一家是出于道义,而如今却假借此道义来求个人私欲,以乱换乱。希望他能用礼来约束自己,不要做出邪乱之事来。张生听罢后顿生绝望,便就此作罢。

读到此处,不禁为莺莺的此番行为大大叫好。显然她是故意以诗句来引诱张生入室,并在他的头上套了一个紧箍咒,令其对自己的言行加以约束。先不说她用冷漠来回应恩人的挑逗,这内敛又不失大体的举止,完全符合古时贤良淑德妇女的特征。而且她又具备一定的智谋,也早就看出了张生的内心所想,使了一点小计策骗其上钩,逼其不得乖乖打消淫乱念头。

不过这故事毕竟是渣男所写,当然不会连芊芊玉体都还未触碰,就已走向尾声。所以后面作者安排了一个反转:几日后莺莺居然不请自来。她命红娘将枕头和被子送入张生房内,自己摘下了端庄的面纱,面带娇羞进入张生房内,不动声色地与他共度一夜春宵。春宵过后,张生不禁自感“飘飘然”,以为昨夜的缠绵是场梦。

且不说他觉得是场梦,就连作为读者的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一切来的过于突兀,或许我可以理解为,先前莺莺一直在和自己做思想斗争。她的芳心确实早已被张生所俘虏,而且她的爱较之张生更为浓烈,但碍于传统礼教束缚不敢轻易表露。但作为旧时的深闺小姐,莺莺这先漠然拒绝,后又主动送上门的举止实在有点令人摸不着头脑。

这足不出户的深闺女子一旦动了真心,之后的局面便由不得她来掌控了。若遇上个能付诸终生的良人,算她的大幸。若不幸遇上了渣男,清清白白的命运就将被改写。可惜的是,张生便是此类渣男。他碰了人家姑娘的身子,隔了十多天都未去主动找过人家,更别提向人家提亲了,而是安心地在屋内作起了会真诗。或许主动送上门的女子都得不到重视吧,估计那边西厢房的莺莺也正隐忍地静候张生到来。

显然她对张生的爱更深厚,终究无法再忍相思之苦,便差红娘前去找张生。张生见了红娘,将做好的会真诗托她带给莺莺。之后,这对才子佳人又重续前缘。张生像做贼似的“朝隐而出,暮隐而入”,与莺莺同宿西厢房,差不多同居了一个月。毕竟这张生是初涉儿女之情,多少也对莺莺动了点真心。他便常问莺莺,她母亲对他俩之事的态度如何,莺莺却回答道:“我不可奈何矣”。

看到此处,我又忍不住纳闷来。既然人家都已有想娶之心,那为何又将他拒之于门外?难不成又是封建礼教和矜持之心在作祟?要知道这来之容易的爱情,去之也快如疾风。不久张生将去长安,与莺莺依依惜别。莺莺再次矜持上身,在张生动身前一晚就闭门不与他相见。

数月后,张生又来到蒲州。见到莺莺,又一起度过了数月。莺莺的字迹秀美,又善于诗文,张生想一睹究竟,却遭她拒绝。张生常用自己的文章来挑逗莺莺,而她却不情愿看。小说进行到此时,元稹又用简单几句描绘了莺莺的超越常人之处:技艺超群,可从不炫耀;言谈敏辩,却寡于应酬;她对张生情真意切,却从未用言语来表达;她常常将愁绪深藏心中,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喜怒哀乐不会溢于言表。

可见莺莺是名何等的深藏不露,将隐忍吞入肚的女子啊。她锁上心房,独自守着内心的煎熬。或许她已经看透张生终将会是个薄情寡义之人,或许她已看到了自己将会被他丢弃的命运。作为读者,也只能猜测到如此。而真正的缘故,恐怕也只有作者自己才知道吧。

没过多久,张生将前赴西安参加科举考试。临行前他唉声叹气,而莺莺却像早有预感一般,觉得和张生将至诀别。她面色恭顺地对张生缓缓说道——

始乱之,终弃之,固其宜矣,愚不敢恨。必也君乱之,君终之,君之惠也;则殁身之誓,其有终矣,又何必深感于此行?然而君既不怿,无以奉宁。君常谓我善鼓琴,向时羞颜,所不能及。今且往矣,既君此诚。

这段发自肺腑的话语,便是“始乱终弃”一词的出处。一个女子能对曾经那般爱恋的人说出了“始乱终弃”,想必她已做好了与爱人永远诀别的决心。或许她早已明白,爱上张生,就等于跃入了万丈悬崖,可她却又义无反顾地纵身一跃。

这跳崖的结局便是粉身碎骨。此时此刻的莺莺,哀怨地轻抚起琴,没弹几声,就已泣不成声。她与眼前人同床共枕,浓情蜜意了这么久,原以为可以托付终身,却哪知道他从未和自己确定婚事,而自己不但赔了身子,又付出了感情。这难道不是被薄情郎玩弄了一把?可明知眼前人凉薄寡意,又不敢将他恨之入骨。除了哀叹,她也无话可说。

离别莺莺后,次年张生又上京城。他写信给莺莺,以表宽慰。莺莺回复了一封长篇幅的信件,道出了内心所想和无可奈何,又附赠上了自己年幼时所带的配饰,叫张生自身保重,不必再将她挂念。

小说看到这里,只能理解为这场未有结果的爱恋,男女双方都有问题,各打五十大板。既然事已至此,只能无奈地发出一声叹。可不知是元稹的直男癌之魂上身,还是渣男的本性暴露,接下去的故事只能招来被无数人唾弃的下场。

也许出于男人爱炫耀的本色,张生竟将莺莺写与他的信四处张扬,于是很多人都知晓了他与莺莺的故事。更甚之的是,元稹还将与莺莺恋爱的细节,包括床榻上颠鸳倒凤之事写成诗,广为流传。朋友们纷纷对这个故事无不感到诧异,而张生却已打算与莺莺彻底决裂了。他这样回答朋友——

大凡天之所命尤物也,不妖其身,必妖于人。使崔氏子遇合富贵,乘宠娇,不为云,不为雨,为蛟为螭,吾不知其所变化矣。昔殷之辛,周之幽,据百万之国,其势甚厚。然而一女子败之,溃其众,屠其身,至今为天下僇笑。予之德不足以胜妖孽,是用忍情。

人家如花似玉的闺中小姐,为你痴,为你醉,又被你睡,到头来你不但将这场过往情事弄得人尽皆知,连床第之事都公布于众。还将她比喻成妖孽祸害,甚至和过去害得殷朝、商朝国破身亡的女子所相提并论。捡了大便宜还一个劲儿摇着尾巴卖乖,这渣男的狐狸尾巴算是彻底一露无疑了。

这还不算狠。时隔一年后,张生和莺莺分别与他人成婚。某回张生经过莺莺的住处,就假惺惺地以表兄的身份托莺莺的丈夫传话,想与她见上一面。莺莺当然不会同意。她偷偷写了二首诗来谢绝张生,最后一首内容如下——

弃置今何道,当时且自亲。还将旧时意,怜取眼前人。

她的意思是:既然你已将我丢弃,那还有何话可说。曾经我们是如此亲密,还是把那些过去的柔情蜜意,用来爱怜眼前人吧。寥寥几句,明确地表述了内心的真实想法。不可不说,这莺莺的内心真可谓坚定如磐石,爱之时懂得把握分寸,分手时亦晓得好聚好散。事已至此,她已将张生完全看破,但最终并未与其撕破脸。不难看出莺莺是个极有素养之人,但碍于善良柔弱,以至于遭受始乱终弃之命运。

这元稹还真不愧是直男癌患者,他在小说的结尾处还用了笔墨为男主洗白,称张生是个善于弥补过失之人,还到处告诫别人对于感情千万不要一时冲动,否则后果会很严重。呵呵,读者都有双明亮的眼睛,这已深深成染进布里的黑,再怎么洗都无法白了!

待月西厢下(四)丨张生和莺莺的诗情词意

最近,笔者欣赏到一则灯笼谜轶闻,说是明代年间,有一年元宵灯市,书生白简坐在一家酒店前观灯,心情舒畅脱口吟诗:“一到上元相庆赏,家家灯火乐春情……”打扮成算命先生的永乐皇帝正好也在这家酒店里饮酒,听了这书生的诗后,觉得颇有新意,便出谜语试其才识:“骨头零零星星,皮肤薄薄轻轻。问得什么顽疾,佳人热火烧心。”白简略思片刻,就向“算命先生”道出谜底是“灯笼”。永乐皇帝回到朝廷,即封白简为招宝状元,巡视河南。后人称白简为谜语状元,这道灯笼谜语也被喻称为“最幸运的谜语”。

上、下联共用药名18个,对伏非常工整,令人耳目一新。

3

这《莺莺传》的故事算是讲完了,是不是对渣男张生还不解恨?那就告诉你,据考证这张生的原型便是小说的作者元稹本人。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指出“元稹以张生自寓,述其亲历之境。” 近代历史学家陈寅恪也说“《莺莺传》为微之自叙之作,其所谓张生即微之之化名,此固无可疑。” 由此可见,元稹是把自身的一段渣男经历融化到了此篇故事里,并以“同人”的方式进行演绎。

至于莺莺的原型,宋朝学者王铚认为是元稹的表妹。而陈寅恪又认为莺莺是来自中亚的“酒家胡”,即专门陪酒客使乐的外国侍女。我私下更倾向于后者的推断。因为从莺莺在小说中的种种表现,不太像一个大门不出的富家小姐,更像是一个身份低微的女人。她的反复拒绝忍让,也像是出于对双方地位悬殊的无奈。元稹一生风流成性,喜欢与妓女厮混,那初恋若是风月女子也不足为奇。不过,无论是表妹,还是“酒家胡”,莺莺都是一个值得读者同情之人。

在同情莺莺的遭遇之余,回顾整篇小说,更是宛若一个直男癌晚期患者的一场自恋的意淫。自这篇小说问世以来,不少后人对此作品表达了愤怒之情。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说其“篇末文过饰非,遂堕恶趣”。王朔更是对张生的行为直言 “玩弄完妇女,还胡说些好男儿当不被美色所诱,进的去出的来,不堕凌云志的便宜话。这厮倒也不全说谎,也承认四个字:始乱终弃。”

不过骂归骂,毕竟同情莺莺遭遇的人居多。后人为了改变莺莺的不幸命运,就将其改编成了“有情人终成眷属”的《西厢记》,还了她一个团圆的结局。

而历史上的元稹此人,虽然在文学上造诣颇高,也流传下了不少著名的诗篇,但在处理男女感情方面,却几乎可以用“渣男”二字来形容。

他在抛弃了初恋莺莺后,为了攀附权贵娶了太子少保韦夏卿的小女儿韦丛。而韦丛的命运不比莺莺好到哪儿去,堂堂的名门千金,甘愿与贫困的元稹“贫贱夫妻百事哀”,可事实上则沦为了一个生育工具。她在七年内生了六个孩子,只有一女存活。最后因产后大出血而逝。

在韦丛归西后,元稹为她写了大量的诗句来怀念,可称得上是古人中为妻子写诗最多的一人,比如那著名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可实际上,元稹却在韦丛的弥留之际,与当时的才女薛涛勾搭上。而薛涛的结局也很惨烈,她也终究逃不过被元稹丢弃的命运,最终以一袭道袍了却余生。

正所谓渣男能得心应手地写出渣男的故事,元稹确实能游刃有余地在自己的小说里,将“薄幸”一面体现得淋漓尽致。况且由这篇小说而催生的“始乱终弃”这一词,现今被广泛用作于批判渣男的文章里。呵呵,由渣男创造了形容渣男的词汇,实属难得啊。因薄情渣男的始乱终弃,诞生了《莺莺传》。又因喜爱皆大欢喜的后人,衍生了《西厢记》。不完美的故事最终被完美的故事取而代之,代代颂扬,真可谓古代才子佳人故事中的一个奇迹。

无戒90天训练营第3篇

第五本 张君瑞庆团圆杂剧

灯谜、中药均为我国的国粹,两者的完美结合显得独特又高雅,使人们在猜谜中学到中医药知识,这是一件多么有益又有趣的事啊!

药名亦可入谜。明代文人祝枝山聚宴赋诗,乐不思归,深夜仆人迎接,手提灯笼,他触景生情,吟成一首诗:

可能连上天都被张生和莺莺的爱情故事打动,也在帮着张生,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张生赶考一举中得状元,赶紧写了封信让琴童给莺莺送去。

淡竹枳壳制防风,内藏红花在当中。熟地不须用半夏,生地车前伏此翁。

莺莺这边呢与张生分别和,也是茶不思饭不想,日思夜盼得等着消息。

既是药名诗,也是药名谜,道出了谜底"灯笼"的结构、用途,可谓工巧神奇。

“自张生去京师,不觉半年,杳无音信。这些时神思不快,妆镜懒抬,腰肢瘦损,茜裙宽褪,好烦恼人也呵!”一时间“腰细不胜衣”、“人比黄花瘦”。

更有把药名写入戏曲者,元代著名戏曲家王实甫的杂剧《西厢记》第五本有一典写道:

小姐这日正在相思想着心事,红娘风风火火的跑进了,还高声说道:“昨夜灯花报,今朝喜鹊噪。”带来了好消息,张生高中状元,让琴童提前送信。

裙染榴花,睡损胭脂;钮结丁香,掩过芙蓉扣;线脱珍珠,泪湿香罗袖,杨柳眉颦,人比黄花瘦。

信中写道:“张珙百拜奉启芳卿可人妆次:自暮秋拜违,倏尔半载。上赖祖宗之荫,下托贤妻之德,举中甲第。即日于招贤馆寄迹,以伺圣旨御笔除授。唯恐夫人与贤妻忧念,特令琴童奉书驰报,庶几免虑。小生身虽遥而心常迩矣,恨不得鹣鹣比翼,邛邛并躯。重功名而薄恩爱者,诚有浅见贪饕之罪。他日面会,自当请谢不备。后成一绝,以奉清照:玉京仙府探花郎,寄语蒲东窈窕娘。指日拜恩衣昼锦,定须休作倚门妆。”

共用了7个药名,构思厅特,含而不露,道出了张生眼中的莺莺形象,及张生对莺莺的衷情。

小姐读罢书信,感慨万千,看来你不久就会来迎娶我,我也终将做个新嫁娘,从今以后,我这座晚妆楼要改成官衙了,于是小姐拿起笔,写了封回信,还拿出些物品,让琴童一并送给张生。

张生左等右等,终于盼来了琴童,急忙打开回信。

信上写着:“薄命妾崔氏拜复,敬奉才郎君瑞文几:自音容去后,不觉许时,仰敬之心,未尝少怠。纵云日近长安远,何故鳞鸿之杳矣。莫因花柳之心,弃妾恩情之意?正念间,琴童至,得见翰墨,始知中科,使妾喜之如狂。郎之才望,亦不辱相国之家谱也。今因琴童回,无以奉贡,聊布瑶琴一张,玉簪一枚,斑管一枝,裹肚一条,汗衫一领,袜儿一双,表妾之真诚。匆勿草字欠恭,伏乞情恕不备。谨依来韵,遂继一绝云:阑干倚遍盼才郎,莫恋宸京黄四娘。病里得书知中甲,窗前览镜试新妆。”

张生读罢书信,看着这些物品说道:“那风风流流的姐姐,似这等女子,张珙死也得着了。”

原来送的“这琴,他教我闭门学禁指,留意谱声诗,调养圣贤心,洗荡巢由耳。这玉簪,纤长如竹笋,细白似葱枝,温润有清香,莹洁无瑕眦。这斑管,霜枝曾栖凤凰,泪点渍胭脂,当时舜帝恸娥皇,今日淑女思君子。这裹肚,手中一叶绵,灯下几回丝,表出腹中愁,果称心间事。这鞋袜儿,针脚儿细似虮子,绢帛儿腻似鹅脂,既知礼不胡行,愿足下当如此。”

想到这里,急忙让琴童把这些衣裳物品收拾保存好:“则在书房中倾倒个藤箱子,向箱子里面铺几张纸。放时节须索用心思,休教藤刺儿抓住绵丝。高抬在衣架怕吹了颜色,乱裹在包袱中恐锉了褶儿。当如此,切须爱护,勿得因而。”

没几日,张生受了皇命,被委任为河中府尹,上任时便约了驻军的杜将军,把这婚事一起办了。

却不料这期间老妇人的侄儿,也就是崔老相国生前口头将莺莺小姐许配给的花花公子郑恒听说了这件事,没等张生到来,就先两天跑来凑热闹,想横插一杠子搅黄了这件事。

白天先偷偷的见红娘探听口风,不想被红娘一阵羞辱后,又夜里见了姑姑,造谣生非说张生得了状元,已到卫尚书家做女婿去了,根本不来赴这婚约。

老夫人听后本已默认了张生这个女婿的心思又变卦了,再次想毁掉这门亲事,不认张生这个事实上的女婿。

等张生骑着大马,抬着花轿和好兄弟杜将军一起来见老夫人,迎娶莺莺小姐时,老夫人将从郑恒处听来的这件事拿出来,当下两相里把郑恒叫来当面对质,拆穿了郑恒的谎言。

顿时老夫人脸面也挂不住了,当场不认郑恒这个侄儿,将他恼骂出去,杜将军也在旁边威胁。

郑恒满面羞惭,被赶出来后到了院中,说道:“罢罢!要这性命怎么,不如触树身死。妻子空争不到头,风流自古恋风流;三寸气在千般用,一日无常万事休。”说罢,便向庭前老槐树上一头撞去结果了自个性命。

这时房内老夫人道:“多谢杜将军前来主持亲事,趁今朝吉日良缘,就做个喜庆茶饭,命他二人拜堂成亲。” 杜确道:“理应如此,恭喜老夫人,恭喜贤弟。”

张生是“门迎着驷马车,户列着八椒图,娶了个四德三从宰相女,平生愿足,托赖着众亲故。”

莺莺小姐是“若不是在恩人拨刀相助,怎能够好夫妻似水如鱼。得意也当时题柱,正酬了今生夫妇。自古、相女、配夫,新状元花生满路。”

从此,这一对历尽相思磨难之苦的才子佳人,永老无别离,万古常完聚,也愿普天下有情人都成了眷属。

待月西厢下(一)丨张生和莺莺的诗情词意

待月西厢下(二)丨张生和莺莺的诗情词意

待月西厢下(三)丨张生和莺莺的诗情词意

待月西厢下(四)丨张生和莺莺的诗情词意

本文由美高梅4858mgm发布于典籍,转载请注明出处:丨张生和莺莺的诗情词意,中医药名对联一

关键词:

上一篇:钱乙生平事迹,儿科鼻祖钱乙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