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清嘉庆,清代药性剧是中医药科普创举

来源:http://www.takasugifarm.com 作者:典籍 人气:107 发布时间:2019-10-22
摘要:清代中叶,我国的地方戏曲已相当兴盛。世殊时异,“水磨腔”已难合观众口味,昆曲日渐式微,“花部”却整冠端带,大步登台,轩然在时代的“九龙口”亮相。比起法度谨严的昆曲

图片 1

清代中叶,我国的地方戏曲已相当兴盛。世殊时异,“水磨腔”已难合观众口味,昆曲日渐式微,“花部”却整冠端带,大步登台,轩然在时代的“九龙口”亮相。比起法度谨严的昆曲,“乱弹”无论在表演还是唱词上,都有着更高的自由度。丢开格律的掣肘,戏剧文辞的创作者可近乎“随心所欲”地进行表达。戏曲的题材得以进一步拓宽和丰富——昆曲传奇脚本、《三国》《水浒》故事、民间传说甚至街巷时事都可搬入戏文,药性剧正是这类“乱弹”剧本中的一朵奇葩。中药材种类繁多,许多药名颇富意趣。历代文人常常拿药名做文章,虽有些游戏意味,仍不失为中医药与文学紧密结合的体现。此类“戏笔”或许启发了医家,促使他们探索传扬医药知识的新方式。宋代已有《医方药性赋》等文学性较高的作品,清代朱东樵《本草诗笺》载药性诗七百八十多首。此外,清代民间还有大量与药性相关的歌谣俚曲,无不反映了这种形式普及程度之高。药性剧在清代的大量涌现,不仅得益于“乱弹”的繁盛,更植根于药名入文的文学传统。目前已知的药性剧有《群英会》《药会图》等,其剧本辗转流传于我国北方,可能为梆子声腔所谱写。当年是否曾搬演不得而知,在传统戏曲大量流失的今日,已寻不到“中药”在舞台上的身影。只能翻检字里行间的趣味,在想象中追寻风姿了。已知最早的药性剧名为《药会图》,是清嘉庆年间山西儒医郭秀升所著,署名“古晋壶关郭廷选秀升”。作者在卷首“自述”中言明:“余不禁有感于药性,择其紧要,正其错误,不必整襟而谈,但从戏言而出……如甘草金石斛之属,尽使着优孟衣冠,歌舞笑啼于纸上……鼓舞欢诵,则人人知其药,亦即人人知其性,用药者不至有错误之遗憾,服药者不至有屈死之冤魂,则吾之心已足矣。”一番言论间,足见作者良苦用心。戏曲表演妇孺能解,借此普及药性知识,庶能救得生灵一二,则功莫大焉。甘草,味甘平,又名国老。宋苏颂《本草图经》说:“甘草能解百毒,为众药之要。”《药会图》中的“甘草”以老生饰演,是个愁着女儿亲事的老员外,登场唱道:“考本草有百姓名传不朽,一个个显奇能万病无忧。谁似我性甘平善调诸药,亦善会解百毒名著千秋。就叫我温中去炙也有益,但是我年高迈女大难留。”一味甘草,统贯全剧。开篇第一段唱词,将药性、剧情尽纳其中。以老生登场,又兼有“副末开场”之古意,不禁令人感叹作者用心良苦。《药会图》目录下注明“十字梆子腔”,这段唱词文辞雅俗共赏,十字一句,正合梆子声腔的音乐规律,,结合今日所见的山西地方戏表演,不难想象其搬上舞台的风采。其后言明甘草之女菊花自幼许配金石斛,年方二八尚未出闺。忽有海藻、大戟、甘遂、芫花送来玉盆绣帐,要强娶菊花成亲,菊花吓得生病了,甘草忙遣家僮栀子去请名医黄芪。栀子请医路上颇多奇遇,铺衍许多戏文。最后石斛与菊花喜缔良缘,甘草、石斛又平定反贼,以皇帝钦赐荣封作结。虽然情节难免芜杂枝蔓,但作者本不以“讲故事”为目的。通计全剧,涉及600多种药名,大多写出其特点与功用,并与剧情形成较好的结合,可谓是不可多得的药性知识普及读物。来源: 中国中医报

清代蒲松龄不仅长于写神鬼狐妖,且擅长岐黄之术,流传于世的医学科普著作有《药崇书》《伤寒药性赋》等专著。此外,他的通俗杂著和诗文中也对医学多有涉及,大大丰富了我国的医学宝库。

一年一度草木青,

贾治中

《药崇书》

春风吹拂万物生。

1990年前后,山西中医学院(现山西中医药大学)医古文教研室主任贾治中教授从太原旧货市场上淘回一本《群英会》钞本,内容是以中药药名为角色展开剧情演绎。那时教学任务繁忙,他并未细审这本书。1992年冬,贾治中将《群英会》与几种古代本草书籍逐条对勘,发现此书具有较大的科普价值,又是寓教于乐的戏曲形式,十分难得。于是他便开始校注此钞本,同时又展开了其他版本的收集、整理与研究,至今已20余载。2013年7月,贾治中与杨燕飞所著《清代药性剧》一书出版。

《药崇书》成书于康熙四十五年,全书分为上、下两册,是蒲松龄收集、编纂的一本偏方、单方、验方集,共收二百五十八方,列病症二百零七种,分四十部。书中所收之方,大多来自当地民间行之有效的土方、单方、验方。另一部分则采录自《肘后方》《千金方》《外科正宗》《本草纲目》等古籍中适用于山村的一些小方。方中所用之药,多为日常生活中常见的蔬果,如大蒜、姜、黄瓜、韭菜、萝卜、枣叶、枣等,昂贵的药材概不收录。治疗之疾病也是乡村常见病、多发病、急症和重危症。该书栏目清楚,查阅方便,宛如现代的诊疗手册。

踏春揽青唤童心,

图片 2

蒲松龄在序言中说:“疾病,人之所时有也。山村之中,不惟无处可以问医,并无处可以市药。集思偏方,以备相邻之急。”收方的原则是“不取长方,不录贵药,检方后立遣村童,可以携取”。从这里不难看出,作者深知人民罹患疾病之苦,洞晓群众问医求药之难,从而辑成这部既方便又实用的大众医学手册。

渭河滩上采茵陈。

贾治中收藏六本药性剧书影

《伤寒药性赋》

茵陈,又称茵陈蒿、白蒿、绵蒿蒿、因尘、野兰蒿、细叶青蒿、绒蒿、婆婆蒿。主要产地为陕西、山西、安徽。茵陈具有清利湿热,退黄疸的功效,是一味医治传染性黄疸肝炎、胆囊炎、高血脂、高血压、杀蛔虫、平咳喘的良药。只有在每年的3月份左右采摘来才有药用价值,过时不可入药。

偶得一书,启一段收藏之旅

《伤寒药性赋》是注解《伤寒论》的一篇赋文。它以乡村庶民百姓为主要阅读对象,通俗易懂,句短字少,节奏明快,便于记诵,是一篇医学科普大作。

近日,山东省淄博市中医院主任医师、山东中医药大学教授曹元成又一部力作《中医聊斋》出版。曹元成教授多年来研究《聊斋志异》、蒲松龄的中医药论述,相关内容在《中医聊斋》一书中多有述析。

贾治中收集到的第一本《群英会》为道光十四年钞本,注有“十字梆子腔”字样。据贾治中介绍,梆子戏最早起源于山西、陕西交界的地区,历史上称作“山陕梆子”。清代,尤其是康熙、乾隆以来,我国戏剧发展进入了繁荣时期。地方戏曲百花齐放,内容也不断拓展,药性剧就是新形式与新内容结合的创举。这是中医药学第一次借助戏剧舞台来表现自己。因为贾治中所收集的各种版本或曰“药书梆子腔”,或曰“药性梆子腔”,都是戏剧的形式,因此他统称其为“药性剧”,以别于历史剧、神话剧等。

在这篇赋文中,作者采用韵文赋体形式,概括地介绍了《伤寒论》中的两百余方剂和八十多味中药的药性知识。对每个方剂和每味中药,从药理、药性和治疗等方面做了注解,文字简明扼要,为初学者的理解记忆创造了条件。

蒲松龄(1640年~1715年),字留仙,淄川人(今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

在此之前,明末清初的章回小说《草木春秋演义》也是以中药药名编写的,在当时影响较大。但其中只有中药名,未涉及药性知识,因此并不具科普价值。与之不同的是,《群英会》一共收录了460余种中药,数量已超越了大多数明清医家编著的本草著作,其中每味中药都讲了药性、功用,且紧密贴合角色定位及剧情铺展。相比过去的通俗本草作品,药性剧可唱可诵,诗词歌赋,说唱逗打,表现手段丰富,对中药介绍得更全面。

《疾病》

蒲松龄精通中医药,在他历尽沧桑和坎坷的一生中,除《聊斋志异》外,还撰写了《药崇全书》《伤寒药性赋》《草木传》等医学科普著作。并有以医药为内容赋文、诗词、杂记之类作品流传后世。在蒲氏故里,展示有他的《药崇全书》抄本,用毛边纸楷书抄写,分上下两卷,约一万余字。除自序、目录外,载方258个,急救、内科、外科、妇科、幼科五部分。这说明,蒲松龄具有丰富的中医药知识。

20多年间,贾治中收集到的药性剧有6个版本,分别为:道光十四年钞本《群英会》、道光十九年钞本《药会图》、民国十九年印本《说唱药性巧合记》、道光十年钞本《药性赋》、道光二十八年山西乔致远堂钞本《药会图》、民国十八年山西灵石一槐陈棻钞本《药会图》。目前这些版本均在山西中医药大学博物馆展出。

《疾病》篇是蒲松龄编写的《日用俗字》中的第十九章,写成于康熙四十三年,目的是向广大乡民普及医学知识。《疾病》篇为七言歌诀,共五十二句,虽然只有三百六十四字,但内容十分丰富。开头提出“人生疾病有多般”,接着叙述了七十多种疾病,以及有关的防治知识,其范围涉及内、外、妇、儿、五官、皮肤多科,内容包括了病名释义、症状描述、治疗方法和治验总结等。

蒲松龄虽幼年瘦弱多病,但颖异聪慧,长大后笔下风起云涌。他的代表作《聊斋志异》,虽然多谈狐说鬼,怪诞不经,但他愤世嫉俗,鞭挞现实,揭露黑暗,抨击罪恶,名篇佳作传诵千古。

贾治中指出,流传至今的药性剧版本众多,传抄致误或増删改易均不可避免,给研究带来了不少困难。贾治中收集到的《群英会》《药性巧合记》等八回本,以及《药会图》《草木传》等十回本,内容相似度很高,惟剧名不同。如在河北流传最广的是八回本的《药性巧合记》,其内容与《群英会》大体一致。以十回本《草木传》与八回本《群英会》为例,《草木传》中“栀子斗嘴”“陀僧戏姑”“妖蛇出现”“石斛降妖”“灵仙平妖”“红娘卖药”六回剧情在《群英会》中都有一一对应,其余部分则自有演绎。

《草木传》

《聊斋志异》中有不少故事情节涉及医药卫生内容,有丰富的中医药知识。如《医术》《药僧》《太医》《口技》《上仙》等篇,全篇故事情节几乎由医药卫生内容构成,中医诊治方法的望、闻、问、切都有详尽的描写;内、外、妇、儿、五官等科,杂病、瘟疫、按摩、推拿、针灸、理疗、手术等内容无所不有;并对脉象、脉理、药性、药理、解剖、消毒、麻醉、止血、止痛、消肿、急救等方面内容也都有不同程度的记述。

在研究药性剧过程中,贾治中得到了不少帮助。夫人杨燕飞与贾治中同为山西中医学院(现山西中医药大学)教授,其治学严谨勤勉,在研究药性剧过程中可见一斑。凡收集到的药性剧之所有资料,包括各种影像、纸质文献以及往来信件等,大多由杨燕飞操作处理并妥善保管。其间,在哈佛大学的侄女贾宁亲自带贾治中夫妇赴该校燕京图书馆查阅药性剧相关书籍,后又专门发来燕京图书馆所藏清同治钞本《药性巧合记》书影。另得中国中医科学院郑金生教授从德国柏林图书馆摄录并电邮发来的《药会图》四种钞本之全部书影,以及山西省中医药研究院赵怀舟先生从网络下载的多种药性剧钞本及印本的影像资料。这些对《清代药性剧》的出版,都有很大的助益。

《草木传》又名《草木春秋》《药性梆子腔》,是一部用拟人化的手法撰写的宣传中药知识的戏剧。全剧十回,约两万七千字,剧情跌宕起伏,人物个性突出,想象丰富奇特,把六百余味中药的药性、功用、相使、相反等形象地做了不同程度的介绍。这种利用戏剧艺术普及医药知识的形式,不能不说是我国古代医学科普的一个创举。

由于蒲松龄博学多闻,于医亦多曾刻苦钻研,所以在《聊斋志异》很多作品中都有医药内容,或单独成篇,或片鳞半爪。《邵女》写贫苦读书人家之女邵女,天资聪明,尤其爱读医学经典,切脉开方,针灸按摩,均能胜任。《封三娘》所述封三娘虽是狐仙,对医道养生很有见地。她说从小得到养生秘诀,擅长“吐纳术”,可以长生不老。她对养生的见解是,大凡修炼,无非是要血气贯通罢了。蒲松龄还将针灸、按摩、气功、外科手术多种治疗手段运用到《聊志》故事中。《太医》篇讲的是针灸术。《梅女》篇中梅女为封氏按摩,她双手交叠,手所经处,筋骨似醉,体舒气和,使人沉沉而睡,醒来时,骨节轻和,殊与往日。《褚遂良》中用气功加按摩治病。《娇娜》篇故事中有外科手术的描写。《人妖》篇说了一个以手术变性的故事,也许是中国手术变性史上的最早记载。

意外发现,探药性剧前世今生

剧中的主人公是甘草,传说中的中医鼻祖神农是剧中的“皇帝”。全剧围绕着甘草这个人格化的主要形象,各味中药根据其药名、药性分别被赋予不同的性格,通过剧中人物的动作、对白、唱段,塑造了各具特色的中药人物群象。如甘草具有和诸药、解百毒、补益中气之用,作者就把它塑造成一位淳朴、刚直的国老形象;草决明具有平肝、清热、明目之用,作者便安排他为善卜周易、兼治眼疾的算命先生。在剧本中,作者以丰富的想象力,将药性、药理巧妙地融会到剧情中去。《草木传》既宣传介绍了药学知识,又使人们欣赏了文学艺术。

蒲松龄擅长把医药知识贯穿在作品的情节中,使人读起来颇有趣味。如《董生》里说,董生“至友人所,座有医人,善太素脉,遍诊诸客”。又如,说明病情的《段氏》里说段瑞环“中风不起,诸侄益肆”“由是病益剧,寻死”。叙述治疗的《莲香》里说桑生死后,莲香“接唇而布以气,生觉丹田火热,精神焕发”。这些描写,书中随处可见,而且都较准确地表述了医学知识。

在校注和收集资料过程中,贾治中发现《蒲松龄集》里收录的《草木传》,内容与《药会图》相似度极高,这引起了他的关注。《蒲松龄集》把《草木传》放到了附录部分,细读内容发现其中存在一些错误。当时山东的蒲学研究引人瞩目,很多人认为《草木传》为蒲松龄之作。

蒲松龄还以娴熟的手法,替中草药作传。在《草木传》一书中,他根据中药的性味、功效特点,运用生、丑、旦、净等戏剧行当加以演义,将药物人格化,情节故事化,把中药搬上戏剧舞台。在这本书里,他共介绍了常用中药500余种,并有不少方剂剧本。

贾治中经过一系列考察、研究,发现并非如此。首先,迄今为止还没有发现任何一本《草木传》的单行钞本署名蒲松龄;其次,蒲松龄并非精通中医学之人,也未有行医经历,虽有医学相关作品,但大多是从别处截录的,且《草木传》为梆子戏剧本,和《蒲松龄集》所有其他剧作风格迥异;再者,梆子戏流传到山东较晚,蒲松龄在清初就去世了,早于梆子戏在山东流行前。此外,中国台湾学者刘阶平、新加坡学者辜振甫等也考据过《草木传》作者是否为蒲松龄,答案均为否定。

在贾治中收集的道光十九年钞本《药会图》中,有一篇署名“邱世俊”的序,序中提及此书乃晋人儒医郭秀升所创。同时还有一篇郭秀升自序。在民国十八年陈一槐抄本郭氏自序文末有“嘉庆十三年古晋亚(“壶”字的笔误)关郭廷选秀升昏序于直隶满城县官署编次”之句。后来在山西收集到的清代药性剧版本多为十回本《药会图》,但并非每本都有这两篇序言。迄今所见诸多《药会图》版本,但凡有署名,均为郭秀升。其他(包括不同名目的钞本)的署名至今未见。因此关于《药会图》的作者,其实是没有什么争议的。

由《药会图》的序言可知,郭秀升是位儒医,与邱士俊为故交。据河南宝丰县县志记载,邱士俊曾任宝丰县知县。在创作《药会图》之前,郭氏与邱氏曾探讨过《草木春秋演义》,感叹其只有药名,没有讲药性,认为应该加以改进,让中药药性真正有所体现,以达到科普的效果。郭秀升是山西壶关人,于嘉庆十三年在河北满城写成《药会图》。他曾在河南、河北两地待过,但故乡是山西壶关。2008年,壶关县志办曾会同该县文联的领导对郭廷选的家世和后人作过深入调查,未有结果。此外,贾治中还写了一些相关的探讨性文章发表在《中华戏曲》《戏曲艺术》等期刊上,阐释了关于药性剧的作者问题、写作时间、意义和价值问题等。

苦心经营,辟药性剧表演形式

在采访过程中,贾治中提出了关于药性剧的一个疑惑,那就是这种传统医学与地方戏曲巧妙结合的艺术,有没有人曾经把它搬到舞台上。《药会图》写完后,首先在北方地区流传很广,一直到民国时期还有人在传抄。但到底有没有真正被搬到舞台上表演过,现有资料对于这个问题是说不清楚的。2011年夏天,“华夏药都”河北安国市与央视《探索·发现》栏目联合拍摄的《药都传奇》,就是以《药会图》作为蓝本的。

近几年,山西中医药大学曾先后尝试将药性剧搬上舞台,或由学生排演,或与某戏校合作。最初的尝试困难重重,演员的选择、经费的筹集等都是难题。后来,在山西省中医药管理局、山西省孝义市政府和孝义市中医院等的协助推动下,于2014年4月在孝义市召开了《药会图》皮影戏的排演工作启动会。之后,即开始了《药会图》的皮影戏排演。彼时数家新闻媒体曾先后做过追踪报道,北京主流新闻媒体记者组曾观看了该剧1~3回的演出。后因经费和管理工作的某些缺失,该剧仅排演了1~4回及一部宣传片,即告暂停。

关于接下来的打算,贾治中希望将皮影戏排演下去并有完满的结局,能让学生在校园里以灵活的形式排演药性剧。艺术的传播形式越鲜活越好,越接地气越好。医学生下乡也可以传播这种接地气的文化艺术形式,让老百姓了解更多的中医药科普知识。清代药性剧作为中医药文化科普戏剧,应该以更接地气的、人民群众更喜闻乐见的形式加以表演。同时,要走向更广阔的天地,还需要不断探索更普适的表现形式。最后,贾治中希望药性剧能作为文化遗产落根于山西中医药大学,以便更好地保存并加以发扬。

本文由美高梅4858mgm发布于典籍,转载请注明出处:以清嘉庆,清代药性剧是中医药科普创举

关键词:

最火资讯